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388章 這是山長所說的人生三大錯覺之一

    起床之后,云不留便對小香姬展開了新一波的思想教育。

    “昨天不是和你說了嗎?咱們要學會分析事物的真善美,要學會去其糟粕,取其精華。你娘親說的東西,有些是不對的……”

    小香姬被他教育得就跟只小鵪鶉似的,縮著小腦袋,忙不迭點著。

    看云不留那副義正詞嚴的模樣,完全不像一個從思想開放的地球村里走出去的現代年輕人,反而更像是一個傳統老派的老學究,思想觀念傳統陳舊,一點都沒有現代人所擁有的前衛。

    “你還是個孩子……”

    “云哥哥,我不小了,我都已經不知道多少歲了。”

    前世的時間,加上幽暗之淵的日子,再加上來到這個世界的十一二年時間,如果按年齡來算,小香姬也確實不能算小女孩了。

    可她的模樣,卻很難不讓人將她當成小女孩看待。

    “還敢頂嘴!”云不留的聲線拔高了些許,看到小丫頭又像鵪鶉一樣縮起小腦袋,他才輕哼道:“還治不了你了!”

    “以后不許這樣了,知道嗎?”云不留沖她道。

    小丫頭點了點頭,又悄悄看了眼云不留,小手輕輕絞著衣擺。

    云不留輕嘆一聲,擺了擺手,讓她去做早餐。

    身為一個思想和這個時代的原始人極為不同的地球人,云不留變得這般老派,不是因為他的思想有多陳腐,而是他得守好自己的底線。

    底線這東西,一旦突破一次,那就基本上等同虛設了。

    倒不是他想當什么圣人,而是小香姬的模樣給他的感覺,負罪感太大了。而且算算時間,安然如果重生,那應該也快回歸了吧!

    來到這個世界也快有二十年了,離安然兵解的時間,也快有十五年了。如果她真的重生,這會應該也有十五歲了。

    但讓云不留有些憂心的是,安然并沒有出現在學院里。

    當初讓女巨人搞這個學院,他出任山長一職,除了被女巨人用巨款砸倒之外,也同樣有借書院快速找到轉世安然的想法。

    即便安然轉世成那些身如鐵塔般的原始人妹紙,云不留也認了。

    是自己的鍋,不管多重,是個男人就得背起來!

    但這么多年來,他卻依然沒有發現安然的轉世者出現。

    按安然的說法,轉世重生之人,最多也就頭兩三年神識可能受胎迷的影響,會受到蒙蔽。

    這個時間段,和普通嬰兒沒什么區別。

    兩三年之后,意識便會慢慢蘇醒,前世的記憶會慢慢浮現。

    所以轉世重生之人,基本上兩三歲就可能開始修行了。甚至一些擁有寶貝的,可以護住自己的神識,不受胎迷所影響,打從娘胎里便開始修行,這種人一出生,甚至可能引來一些異象。

    諸如滿室生香,或者天降祥云之類的。

    如果真按安然的這種說法,那么安然如今應該已經修行有十一二年時間了,這么長的時間,修為肯定不會低,至少也有玄級。

    這樣的修為,雖然依然無法在這片大森林之中縱橫,但多少還是有機會前往那些大部落的。

    如果她真的記起當初的事情,想回來找他的話……

    所以云不留覺得,安然轉世在六大部落的可能性極低,轉生在小部落里的概率可能要大些。

    他覺得有必要抽點時間,出去尋找一下了。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云不留都在這邊煉制陣盤。

    直到半個月后,女巨人通知他,“華乘風帶著徒弟來了!”

    正在煉制陣盤的云不留放下手頭上的事情,然后隨手一揮,將露臺上堆了一堆的各種陣盤送入乾坤葫蘆中,并用精神力包裹,免得這些鐵塊掉到那些蜜釀之中,影響到蜜釀的口感。

    而后,他朝天空打了個呼哨,將在附近抓蟲的大風叫了回來。那窩巨型馬陸依然還沒有滅絕,不過巨蟲的個頭已經越來越小了。當初他還擔心這窩巨蟲會成為禍害,現在看來,還不夠大風打牙祭呢!

    騎上大風,云不留帶著小毛球和小香姬,朝著學院飛掠而去。

    ……

    天蒼學院外,華乘風帶著幾十位弟子,騎著黑豹,緩緩行來。

    天蒼學院后面的湖中,麒麟獸從湖底鉆了出來,咆哮連連。

    當初它和黑豹打了一架,大家實力不相上下,最后因為兩邊的主人罷手而跟著罷爪。現在,它們依然想再打一架看看。

    不過華乘風并沒有讓它們出手的意思,而是有些驚喜地看著學院內的那些小人兒,“蜜釀蜂人一族?還是制香花靈一族?”

    女巨人帶著一眾導師和學員,站在學院的大門口,聽到這話,女巨人直言道:“哪一族人,與你何干?”

    “姜山長,我們是來討教的,不是來和你吵架的。”華乘風皺起劍眉,覺得這女人真是沒什么風度,枉為世族出來的大族之女。

    站在一些導師和學員肩膀上的小蜂人們也不由面面相覷,不過女巨人沒有說話,他們也不會亂說,免得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討教?你拉倒吧!挑戰就挑戰,踢館就踢館,說的那么好聽干什么?五年過去了,讓你的大弟子出來看看有什么長進。如果你不服氣的話,也可以先和我打一架,我們天蒼學院,從不懼任何挑戰!”

    女巨人的野蠻回復,深得身后那般野蠻人之心。

    從那些學員們一個個摩拳擦掌,眼中戰意盎然,就能看得出來他們心底有多渴望站出來出出風頭。

    站在女巨人身邊的炎潮微笑道:“禾山長,他那大弟子和我們年紀相當,當初也是我們這一屆出手接待,不如這次就由我來吧!”

    牛勝嘿笑道:“炎潮,我看還是我來吧!這些年,我看你也沒啥長進,免得丟我們天蒼學院的名頭。”

    兩人從上學時期就開始當競爭對手,如今都當導師了,依然還在不斷爭勝。牛勝邊說邊一把按住虎妞的肩膀,“虎妞,這回可別再搶我們的風頭了,上次你已經輸了,再輸就真丟人了。”

    虎妞肩膀一抖,輕哼道:“這次我能贏!”

    “你趕緊醒醒吧!你這是山長所說的人生三大錯覺之一。”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