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370章 現在才明白山長有多偉大!

    那些導師畢竟不是那些學員們,他們沒那么年輕沖動。

    雖然他們也看不出之前那個華服青年的實力如何,但是敢和禾山長叫板,那就絕對不會弱。

    在禾山長和那個人的交手沒有結果之前,他們都不好對這幾個少年動粗,免得事后不好交待。

    而且,要是那個華服青年勝了,禾山長敗了呢?

    雖然禾山長在他們的心目中是無敵的存在,可凡事總要預防一下萬一,萬一要是敗了呢?

    那時,看到弟子受到欺負,對方會不會遷怒學院?

    這個不用想都知道,要是真把這幾個少年打個半死,到時整個學院都可能跟著倒霉。所以,不得不防!

    就在此時,遠處,兩只巨獸斗在了一塊。

    一時獸吼震天,大地震顫,煙塵飛揚。

    于是導師們將學員們叫入學院,那幾個少年也被帶到學院。

    看到天蒼學院這些看起來極其宏偉的建筑,幾個原始部落少年們看了暗自嘖嘖稱奇。

    能不宏偉嗎?這些建筑可都是照著女巨人的身材規模打造的。

    想想,教室要是才三米高,女巨人都走不進去,這不是很尷尬?

    所以每一層教室,都有七米高。

    好在這個世界巨木超多,打造一座十幾二十層樓高的建筑,真心不算什么。尋常巨木百米高的,比比皆是。

    “你們來自哪里?”

    有位導師陪在那幾個少年的身邊,預防那些熊孩子們搗亂,看到這些少年們一副嘖嘖稱奇的樣子,便問道。

    “我們隨我們的師尊,從東面的大山走出來,我叫諸梁,來自巨豪部落,這些是我的師弟們,他們也來自不同的部落。”

    為首的原始人少年終于不再瑟瑟發抖,說話也變利落了。

    好在大家都會學上古語言,所以交流并無問題。

    “東面的大山之中,部落多嗎?”那位導師又問。

    諸梁點頭道:“很多呢!大大小小的部落加起來,少說也有上百個吧!不過我們師尊眼光比較高,就挑了我們幾個出來。”

    少年的眉目之中,多少有些飛揚之色。

    雖然之前被一群少年所圍,被嚇了一跳,但真要單對單,他可不懼任何人。這種自信,不是從他拜師開始的,而打小打出來的。

    那位導師點了點頭,末了又搖了搖頭,讓少年們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位大哥,有什么不對嗎?”諸梁其實有些不滿,覺得對方在否定他的天賦,不過他不敢表現出來,怕被圍毆。

    那位導師笑了下,道:“沒什么不對!你們確實不弱,我們學院中幾名的頂尖天才,也就和你們差不多,沒強多少。”

    自信的少年暗地里嗤之以鼻,不過依然不敢表現出來,他覺得等他們師尊回來了,一定要挑戰那幾名天才,看看誰更厲害一些。

    此時,學院里的一些天才學子,正在一座高樓頂上看著遠方,觀看遠處的兩只巨獸對毆。

    其實也看不出什么來,漫天煙塵之下,只能看個影子。

    “炎潮,那幾個家伙,你怎么看?”

    一個滿頭棕色頭發的少年問一個滿頭紅發的少年。

    天炎部落的原始人,頭發大多偏向紅色,而青木部落的,則大多偏向墨綠色……不僅頭發顏色不同,連眼睛的顏色都有些不一樣。

    比如天炎部落當中,就有人的眼睛是紅色的,就像紅眼病人。

    而有些則是綠色的,這個以青木部落為主。

    像虤虎部落的人,眼睛顏色就有金色的。

    滿頭棕色發的少年來自天角部落,首領牛大壯的小兒子,牛種的弟弟牛勝,還好這個世界的語言不太一樣,勝和剩發音并不相同。

    這個時候,雖然外面很喧囂,但牛種哪也沒去,就坐在小骷髏的房間外面,替小骷髏守關,免得小骷髏被人打擾。

    牛種變得更加沉默寡言了,他的心里對云不留充滿了內疚,覺得云不留被困,生死未卜,都是他們幾個的錯。

    所以,能為小骷髏做點事情,他的心情能夠好受一些。

    “什么怎么看?”炎潮雙臂環胸,一副不以為然道:“我現在終于明白山長的胸襟有多寬廣,多偉大了。和山長一比,之前那個人雖然長相上和山長他們有些相似,但氣度和器量卻要差太多了。”

    其他幾個少年男女聞言,不由朝他看了過去,顯然有些不解。

    “什么意思?”有位少女問道。

    這個少女名叫虎妞,別看名字很虎,但性格卻很冷淡,和炎蓉那伙娘子軍格格不入,幾年下來,實力已經隱隱壓過炎蓉一頭。

    不過這些原始部落少女們,體型可不會差男人多少。

    炎蓉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末了一捶掌心,嘿笑道:“我有點明白了,炎潮,你的意思是不是那人可能和山長來自同一個部落,但是山長在這里開書院,說過有教無類,不僅是我們人類,即便是有些獸類想學習,他也愿意教……但你們看,那人就收了那幾個弟子!”

    眾人聞言,朝下方看去,然后便跟著點頭附和起來。

    炎潮微笑道:“就是這個意思,那個人再怎么厲害,也只能改變那幾個人的命運。但是我們的山長,他改變了我們所有人,改變了我們的部落,改變了這個時代,甚至是這片天地……”

    炎潮越說越激動,末了雙眸放光道:“能夠追隨于山長身后,見證所有部落的發展和壯大,這是我們的榮幸。我想,這就是山長和我們說過的,參與并見證波瀾壯闊的時代變遷吧!”

    他們都是少年,少年的血都是熱的,輕易一點,就燃起來了。

    被炎潮這么一說,這幾個少年們的熱血就被點燃了,一個個都覺得與有榮焉的樣子,恨不得現在做點什么來證明一下自己。

    炎潮嘿笑道:“等那個人和禾山長交完手,回來之后,肯定會讓他的弟子出來挑戰咱們,咱們就趁此機會,證明一下他有多愚蠢,也順便讓山長看看,他有英明吧!”

    “可惜山長在閉關!”

    “閉關總能會出關吧!回頭說給他聽聽,讓他高興高興!”

    “好,就這么干!”

    PS:五更,打完收工,大家晚安!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