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350章 老古重新上線

    即便是懶到不愿挪窩,除了種竹子就是啃竹子,身體胖成一顆直徑近十米的圓球的團子,如今在學院的那些學員當中也不算陌生。

    可能陌生的,就是成天窩在湖中的小白了。

    基本上所有學員都來過他這里,特別是六大部落的學員,他們在前往學院,或者從學院歸家的時候,都會從他這里經過。

    這點其實小白很不喜歡,可能這也是它不喜歡出來的原因吧!

    如今的小白,體型已經有了大蛇村那條超級巨蟒的規模,成長速度之快,是云不留見過的所有生物當中之最。

    這應該和它吞了那顆寶珠,以及得到它先祖的遺澤有關。要是它的先祖也有這種成長速度,估計也就沒老古什么事了。

    想到老古這個狡猾的家伙,云不留的目光又轉向了大雪山,轉向了那座地底洞中湖,心里頭不由輕輕嘆息。

    結果他這精神力一掃,發現那洞中湖里的黑泥鰍,居然已經成長到了將近十米長的程度。

    可能是感覺到了云不留精神力的掃探,那只大黑泥鰍躲在洞底深處瑟瑟發抖起來,然后轉身直接離開那座洞窟,沿著暗河,一路逃向雪山腳下的大河之中。

    云不留覺得有些奇怪,這只大泥鰍,成長的速度有些可怕啊!

    虎子能夠這么快成長為一頭大虎,從五六米長成長到十米多,團子能成為一頭近十米高的大球,那是因為這幾年來,云不留一直不斷在幫它們提煉源炁,這才有這種結果。

    可這黑大泥鰍有什么?很明顯,它的體內存在著源炁,而且這股源炁,還是他所熟悉的無極逍遙門的無極逍遙勁。

    每一種功法修煉出來的源炁,性質都是不同,氣息會隨著每個人的不同而顯得不同,但同一種功法在不同人身上體現出來的氣息,多少會有一些相同的特質,這是功法帶來的。

    所以,云不留敢斷定,這頭大黑泥鰍學會了《乾坤無極功》。

    當初它出現在那里的時候,云不留立馬就過去了,說明,它根本沒有時間來學習石碑上面的下半部分功法。

    就算它有時間學習,可那是下半部分功法,它的天賦可能那么強大嗎?云不留不覺得一條才剛剛跨入超級猛獸行列的大泥鰍,能有這等天賦,除非……

    可是它為什么不離開這個地方?還要悄咪咪回來? : :

    他身形一動,沖小骷髏說道:“小香姬,秋收就拜托你了,我有些事情,出去一趟。”

    小骷髏點了點頭,朝云不留揮起骷髏爪子。

    這些年來,小骷髏外表看起來也有沒什么變化,但是精神力卻是提升了不少,特別是知識儲備極多,已經能當云不留的小秘書了。

    黑泥鰍很狡猾,它就躺在暗河里不出來,要是云不留進去抓它的話,它肯定會逃,要是不進去抓它,它就躲里面不出來。

    它覺得以云不留的修為,應該還無法用精神力對付它。

    結果它沒有想到,云不留的精神力,已經可以驅動將近十五噸重的東西。這條黑大泥鰍雖然巨大,但還不到十五噸。

    所以,幾分鐘后,云不留便蹲在雪山腳下的大河邊,看著那條大泥鰍在水中掙扎著朝它游來。

    這不是它愿意的,但它控制不住自己。

    “老古,好久不見!”云不留笑瞇瞇地看著黑泥鰍,揮著手說。

    黑泥鰍露出一副求饒之色,雖然表情看起來很猙獰,但是眼神中露出來的哀求神態,卻是很明顯。

    “行了,別藏著掖著了。”云不留邊說邊在河邊的枯草上盤膝坐了下來,“說真的,再次見到你,你我很高興!”

    大黑泥鰍還是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的懵逼神情。

    云不留搖頭輕嘆:“老古,繼續這樣就沒意思了。是!當初我是殺了你,我是有錯,可那能全都怪我嗎?你肯定早就意識到,我的目的就是藏在那座湖里的石碑了,如果你真當我是朋友,會不將石碑的內容告訴我?顯然你也只是將我當成一件解悶的工具而已。”

    “屁!要是我早說了,你早就殺我了吧!”黑泥鰍掙扎了起來。

    云不留哈哈大笑起來,“怎么?不藏了?”

    他邊說邊放開了對它的束縛,黑泥鰍掙扎了下,轉身就跑,跑出數十米后,它又從河中浮了上來,“你不殺我?”

    一人一泥鰍的精神,再度連線,云不留搖頭輕嘆,“可能你還不知道,在殺了你之后,我一直在找借口安慰自己,告訴自己,我并沒有做錯,錯的是你不信任我,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就是根本沒把我當朋友,更別說是兄弟了。即便是真正的兄弟,如果沒有了信任,都能反目成仇,更何況是你我彼此都懷著不可告人目的人和獸了。”

    “哼!別以為你說的好聽,我就能原諒你,告訴你,我是不會原諒你的!”老古朝云不留咆哮起來,精神力模擬出來的形象,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只滿身都是肉疙瘩的丑陋模樣,而是一條泥鰍的模樣。更新最快 電腦端::/

    云不留微笑道:“當初熬了你的金骨,喝了你的金髓……”

    “你,你,你……云不留,我,我和你拼了!”黑泥鰍渾身發抖。

    云不留擺擺手,說道:“淡定,淡定,你應該學學牙哥,人家牙哥就比你穩健多了,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知道不?”

    “滾!你到底想怎么樣?要殺要剮來便是,反正我也已經死過一次了,再死一次又何妨?”黑泥鰍很硬氣地說道。

    云不留摸著下巴,說道:“看來你身上確實有可以讓你重新復活的寶貝,嘖嘖,看來你也是擁有大氣運的啊!”

    他說著,將《乾坤無極功》的上半部分用精神力傳遞給它。

    “當初殺了你,只能說情非得已。殺了你,還吃了你……這個就算是一點補償吧!”云不留輕嘆一聲,末了道:“能說說,你為什么又要回那里嗎?如果涉及到有什么寶貝,那就當我沒問。”

    黑泥鰍愣了愣,直接開始接收云不留的饋贈。

    良久,它才咬起牙來,道:“我想看看,你這渾球會不會殺我第二次!”

    “嘖!這你家伙,就不能真誠一點嗎?”云不留無言道,“彼此之間的不信任,就是從這種情況開始的,難道你不知道?”

    良久,黑泥鰍才道:“那底下有一座殘缺的古陣法,可用于聚炁!”

    云不留疑惑地皺起眉頭,“可我找了不止一次,怎么就沒發現?”

    “你對陣法有研究嗎?”黑泥鰍鄙視了他一眼,老古嘲諷人的神態再次上線,“陣法和符文陣,那是兩碼事好吧!”

    云不留:“……”

    PS:五更,打完收工!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