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76章 小白,來,叫爸爸。呯…

    雖然小白只是簡單說了句謝謝,但是云不留還是很驚喜的。

    這種驚喜,與得到金骨金髓的驚喜完全不同,在他看來,多少有點像自己養的女兒終于開口叫‘爸爸’了一樣。

    雖然它一點都沒有拿他當爹的意思,一言不和就撞他。

    但他依然還是忍不住開心,然后想著,小毛球什么時候會開口?

    他現在已經隱隱有些明白小白為何不愿開口和他交流了,估計就是因為聲音聽起來帶著點稚氣,所以不愿多言。

    不過云不留依然不覺得有什么,只是覺得小白有點笨笨的可愛。

    用精神力模擬發聲,這有點像幻術,所以模擬發出來的聲音是可以改變的,甚至可以變成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這也是為何他覺得這有點像幻術的原因,因為精神力所接觸的所有畫面,都可以是自己所想象出來的,其實都是假的。

    所以小白完全可以將那點稚氣的聲音掩蓋掉,可它卻沒有。

    沒有不要緊,可它還不許他笑它年紀小。

    它確實年紀小啊!

    哎!真是個死傲嬌。

    如果可以變身,它估計應該是個傲嬌小蘿莉吧!

    想象著小白變成小蘿莉的模樣,然后叫自己爸爸,云不留就忍不住和小白探討一下其中的可能性。雖然沒當過爹,可他很愿意聽到有一個糯糯的聲音,甜甜的叫自己‘爸爸’啊!

    結果他又被撞飛了出去,這次撞得更遠,疼得他直抽抽。

    “得得,不愿意就不愿意嘛!為什么要動手呢!”

    云不留揉著胸口,從地上坐起,一臉無言。

    看到它又想上來給他來一下,云不留立馬轉移了話題,指了指那堆金骨,問它:“它是你的大敵?”

    小白沉吟了下,點了點頭。

    云不留點了點頭,長長呼了口氣,“那我就不需要內疚了,誰叫你是我女兒……停停,你不是我女兒,我們只是關系好一點。”

    見云不留很從心,它才縮回腦袋,然后看著那堆金骨,大腦袋伸了伸,從中找出一堆脊椎骨,直接就給吞了下去。

    將大半條脊柱都吞掉之后,它才心滿意足地停了下來,然后朝他耍耍那顆大腦袋,轉身離去,慢幽幽地鉆入湖中。

    對于小白這種明搶的行為,云不留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誰叫他把它當女兒來養了呢!

    其實它吞掉的那些金骨,對于整副骸骨來說,也不算多。

    剩下的脊椎骨,頭腦,肋骨,這些金骨之中所蘊含著的金髓,也同樣不少,特別是那塊碩大的頭骨。

    那塊應該可以說是整副骸骨當中,最閃亮的一塊了。

    如果之前對老古還有那么點內疚的話,那么現在基本上就沒了。

    從小白謝謝他,并承認老古是他的仇敵之后,云不留就認為自己所做的這一切,不過是為了小白掃清障礙而已。

    他又給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找了一個極其光明正大的借口。

    可憐的老古,壓根不知道它的云兄弟其實是個極其沒原則的家伙。和他做朋友這么久,還不如小白跟他說的一句‘謝謝’。

    小白回到湖中之后,猴子終于松了口氣,朝云不留吱吱叫了叫。

    看它想離開,云不留叫它等一會。

    然后他便在金骨旁邊點了一堆篝火,又搬了個大木桶過來,用特殊金屬打造的小刀,以源炁包裹,在其中一塊脊椎骨上戳個小洞,再用精神力將這些金髓從金骨之中逼出。

    金髓滴入放置在大木桶里的竹碗里,滴了有半碗,估計有三百毫升左右,云不留才將這半碗金骨遞給猴子。

    “來,好兄弟,見者有份,喝了再走!”

    猴子雙眸放光,撓耳撓腮一番,看起來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還是忍不住金髓對它的誘惑跑了過來,端起竹碗便飲。

    最后整個竹碗被它舔得干干凈凈,仿佛要把竹碗都吃掉一樣。

    云不留又裝了一碗,倒在小毛球的小木盆里,小毛球自然不會和云不留客氣,整個腦袋都埋到木盆里去了。

    虎子,小團子,大風,就連鹿崽,鹿崽它娘,都分到了一些。

    而后云不留又用精神力分出幾滴金髓,用精神力送到野峰巢里的那只蜂王面前,讓那只蜂王將這幾滴金髓給吞了。

    看著它們一個個都在喝,云不留自己倒是不著急,他將那些金骨一根根用小刀戳個窟窿,然后用精神力將里面的金髓逼出。

    忙活到半夜,收集到的金髓起碼有二三十升。

    這還沒包括那塊巨大的頭骨里面的金髓。

    除了這些金髓,這些金骨還可以熬成金湯。

    看著這一堆金骨,還有那半截金色象牙,云不留覺得,自己身體這個無底洞,這回肯定可以填滿了。

    從那此鑫骨當中挑出九顆超級猛獸獠牙,云不留將這些獠牙帶回崖上的小木屋,將它們擺放到大廳里。

    這些是八頭超級猛獸和老古的獠牙,其他的,他都覺得可以熬成金湯,包括大廳里的那幾根之前他用來研究的金骨。

    將它們擺放好之后,云不留又拿著衣服下了崖,清清爽爽地洗了個澡,換上粗布麻衣,然后將沾著血的獸皮衣洗掉,回到崖上。

    坐在露臺的躺椅上,他搬來那塊頭骨,用小刀在骨頭上戳了個窟窿,然后將其中的金髓吸出。

    將金骨內的金髓一股腦兒吸完,云不留打了個飽嗝,而后默默靠坐在躺椅上,精神力釋放出去,開始研究起這些金骨上的符文鏈。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是這么久以來,云不留和他的寵物們過得最幸福的一段時光了。

    天天喝金髓,體質簡直可以說是一天一個變化。

    從外表上看,云不留和小毛球倒是沒有多大變化,變化最大的是大風和虎子,以及小團子,那體型,完全就是噌噌往上長。

    當然,還有那只被他喂了幾次金髓的蜂王,個頭都快有正常人的拳頭大小了,而它生出來的新一代野蜂,同樣不小。

    云不留覺得這窩野蜂已經開始換代了。

    不過,最讓他覺得最為意外的,并不是他和那些寵物們,而是池塘里的一株荷花,一株變異了的荷花,長勢驚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天身上沾了金髓,所以在洗澡的時候洗進了池塘,被那株荷花給吸收了。

    Ps:五更,打完收工,大家晚安!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