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62章 老古,我不能占你便宜

    金骨之中不用熬就可以直接喝的金髓,自然是大補之物,云不留自然不會客氣,不過他并沒有馬上就喝。

    他的精神力探入金髓之中,去感受這些骨髓當中的細胞。

    這些骨髓細胞都是經過不斷進化的細胞,質變達到量變的最終體現就在這些細胞上。

    可以說,研究它們的意義,確實不小。

    不過現在不是研究的時候,他只是粗略的感受一下有沒有毒?

    還好,整顆巨牙當中蘊含的金髓都沒有問題。

    于是云不留當場就喝了起來,象牙內的骨髓并不少,完全可以用水桶來裝。他不僅自己喝,還給小毛球和虎子,以及大風喝。

    最后在大部分金髓都被他喝掉之后,僅留下一些,被他裝進裝酒的小葫蘆里,他準備帶回去研究一下。

    當他扛起這根斷牙,準備回程時,不由想起那頭超級巨象腦袋上剩下的那大半截斷牙。

    那半截象牙中的金髓,是不是在它們戰斗的時候就撒光了?

    他的精神力在周圍掃探起來,但最終也沒找到多少撒落的金髓。

    估計不是被超級巨象自己給喝了,就是被那只獅王給吸走了,又或者還在那半截象牙之中。

    云不留覺得,最后那個的可能性會比較大。

    超級巨象肯定不是不會使用精神力,而能使用精神力,肯定可以輕易堵住牙上的那個孔。

    不過如此一來,它的注意力就肯定會被分散。

    在兩者實力相當的情況下,一方精力分散,失敗就成定局。

    云不留估計,這頭超級巨象應該是在最后要輸的時候,給了那頭獅王一下狠的,所以獅王跑了,沒有選擇繼續拼命。

    之前看那只超級巨象的那半截象牙上也沒有金髓流出的樣子,所以現在,他已經可以肯定,那頭超級巨象,之前肯定是在裝死,因為它的精神力還在堵著象牙中心的那個孔。

    從這也可以看得出來,那頭超級巨象根本不可能會死。

    金髓對身體細胞的刺激是毋庸置疑的,說句不好聽點的,就算它真的快死了,只要喝掉它那半截象牙中的金髓,就能以此保命。

    雖說自己吸自己的髓,這個說出去有些不太好聽。其實也正是因為這個不太好聽的說法,云不留并沒有選擇,將象牙內的金髓送回去救治那頭重傷的超級巨象。誰知道它會不會突然發怒?

    但如果真要快要死了的話,相信那頭超級巨象也知道該怎么選擇。

    其他時候還可以說自己重傷,打不開金骨,無法利用骨內的金髓力量。但現在,相信那頭超級巨象也不會好意思這么說了吧!

    喝了大半桶超級巨象金髓的云不留,此時只覺得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無法匹敵的力量,扛起那半截象牙就走。

    他倒是想跑起來,但是地面不允許,扛著那么重的重物,每一步踩踏出去,都會陷進泥中,行動確實不太方便。

    即便他用精神力來輔助,效果也不大,還是因為他肩膀上扛著的象牙太重的原因。

    其實說起來,這小半截象牙的重量,完全沒有那小半截象鼻來的重。但是論珍貴程度的話,絕對是這根超級象牙。

    這東西,不論是拿回去熬煮了喝,還是拿回去放在那里當藝術品收藏,都是極其難得的珍寶。

    但是那些肉,如果不能及時吃掉,就等著發臭吧!

    云不留扛著象牙繞了個大彎,離那超級巨象遠遠的,準備悄咪咪將這小半截象牙送回去再回來扛那小半截象鼻。

    免得被那頭超級巨象發現,氣得做出臨死反撲的事情。

    ……

    “云兄弟,金髓很好喝吧?”

    當云不留扛著金象牙走進草原邊上的那片森林時,老古的精神連線【 】便來了,語氣中多少帶著點羨慕。

    “前輩難道就沒有喝過那些金髓?”云不留反問了句。

    然后老古便跟著吹了起來,“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在這里活了多長時間了,什么東西我沒有嘗試過呀?”

    “老古果然不愧是老古,厲害了!”云不留笑呵呵的回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嘮嗑的都比較會吹,他發現,老古并不像它自己所說的那么老實,它說過許多話,其中真假有些難辯。

    許多看起來有吹牛的成分,許多現在看來也是假的,反而有點扮豬吃虎的感覺,也有可能是扮虎吃豬。

    而且每次云不留想要不著痕跡地刺探那座洞中湖時,都會被它不著痕跡地擋下來,明顯就不是一個剛進群的萌新。

    “云兄弟,我已經很久沒有嘗過那種味道了,不知道能不能給我一點嘗嘗?”老古厚著臉皮向云不留討要好處。

    云不留便笑道:“老古,你都那么厲害了,喝這金髓,純粹就是屬于浪費。只有像我這種弱者,才需要借助外物來快速提升。”

    老古的娃娃音就開始賣萌起來了,“云兄弟,就讓我嘗一口吧!大不了,大不了我讓你觀看我的老窩便是了,好不好?”

    如果打得過它的話,云不留想給他來一腳:又老又丑還賣萌,可恥!惡心!

    不看它的那副丑惡形象,這個聲音確實是很好聽的,娃娃音聽起來總會讓人想起萌這個字。

    但一想到那副尊容,云不留就不拍了下額頭,而后一副義正詞嚴地說道:“老古,你這么說就不對了。朋友之間,說什么交換不交換的呢?金髓并不算珍貴,而你的老窩里面肯定到處都是寶貝,我可不能占你的便宜,所以還是算了吧!我現在真的需要提升實力呢!等回頭我去把那半截象鼻扛回來,給你做一道蜂巢蒸象拔,怎么樣?”

    “那可說好了!”

    “說好了!”

    云不留一邊扛著象牙,一邊用精神力和老古嘮嗑。

    虎子在前面奔跑,毛球騎在它的脖頸上,大風在天空中飛掠。

    當他扛著象牙走出那座冰洞時,他問老妖獸,“老古,為何你不向那頭超級巨象動手呢?以你的神識之力,應該能干掉它吧!要不我們聯手,你負責用神識干掉它,我去幫你撿尸?”

    “……”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