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52章 如何讓技能符箓化?

    這個冬天,云不留很忙碌。

    他忙著將那片甘蔗林制成紅糖,只留一些給小團子禍害。

    他忙著將廚房改造成了小花園,將綠茵里的泥土挑到崖上,鋪在小花園里,弄了厚厚的一層。

    還用精神意念,將土屬性能量和水屬性能量,以及金屬性能量結合起來,灌注入這些泥土中,增加它們的肥沃度。

    然后將綠茵里種植的那些草藥移植到小花園里。

    他還在花園,以及房子和露臺中間,搭了個葡萄架,準備來年開春就去猴子那里弄棵山葡萄過來。

    這樣一來,露臺那里,前半部分是露天的,后半部分上面就是葡萄架了。夏天中午的時候,完全可以在葡萄架下面吹風打盹。

    猴子偶爾會拎著果子酒過來找云不留,雖然沒辦法和云不留正常聊天,但是可以聽云不留嘮嗑,還可以蹭點美食。

    猴子覺得很滿足,它所住的猴山離這并不遠,兩座山崖都能彼此相望,所以它跑過來蹭吃的次數在慢慢增加。

    他還忙著去找老妖獸老古吹牛,給它制作烤魚,拉進彼此關系。

    雖然依然還是不讓云不留的精神力進入那座洞中湖,但是云不留已經從那座洞中湖里帶回來了不少透明的玻璃魚,養在大湖中。

    當大雪來臨的時候,他開始忙著儲冰。

    為了除去冰窖中腐水帶來的異味,不知不覺間,冰窖被他擴大了些許。那些冰融化之后,腐壞的肉中流出的腐水與冰水滲入地下,使得這個異味很難拔除,于是云不留便將這些泥土給挖了。

    大雪之后,云不留去了兩趟大草原。

    大草原上不見枯黃,反而是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連到天盡頭。

    許多食草動物也因此不見了蹤跡,不知道遷徙到哪里去了。

    是以,兩次前往大草原,他都沒有碰到什么超級猛獸,只有一次碰到了一頭野豬,就是當初他碰到的那頭獠牙半黃的。

    經過兩年的進化,它那半黃的獠牙,依然還是有一半沒有出現金色符文,不過還是被他給宰了。

    因為這家伙在看到他和虎子的時候,直接就朝他們豬突過來。

    虎子有點廢,雖然在云不留的幫助之下,體內有了源炁,但它根本無法使用這股源炁,只是讓源炁被動的改善它的體質。

    這種被動的改善,和云不留這種細胞主動吸收源炁相比,可以說是天差地別的。

    別看他這種體質被人當成廢柴,但真正成長起來,卻是可以一飛沖天,一鳴驚人的那種。

    畢竟他不是無法使用源炁,而是源炁的數量無法保持罷了。

    面對這個情況,虎子嚇壞了,直接爬上一棵樹。

    而云不留卻是直接給了那頭野豬一拳,然后它就成了云不留他們的伙食,可以給他們提供一兩個月的肉食分量了。

    得到那進化到一半的金色獠牙之后,云不留便對那些神秘金紋進行研究起來,發現獠牙上面的紋路,和他從那些傳送法陣上面得到的土屬性基礎符文極其相似。

    他又檢測了下那頭野豬的身體屬性,確實是偏向于土屬性的。

    這讓他不由有了一絲猜想。

    然后,他又去了趟大森林,獵了頭地行鼉龍獸回來。

    那頭地行鼉龍獸,也和他打過交道,當初它的伴侶就是云不留給獵殺的,而且還是當著它的面。

    是以,再次見到云不留的時候,那頭地行鼉龍獸轉身就跑。

    它的身邊,并沒有那只小鼉龍獸跟著,想來應該是長大了,自力更生去了。

    云不留沒有對它留情,直接將它獵殺,整只扛了回去。

    當初他還扛不動這一整只地行鼉龍獸,需要將它們的內臟清理掉之后,才能勉強扛回去。

    想到那次為了在安然面前裝逼,硬是死撐著將整頭地行鼉龍獸扛回去的畫面,云不留便不由覺得有些好笑,那時候確實挺二的。

    或許這就是戀愛中的男人才會干的傻事吧!

    想到安然時,他已不再那么悲痛,只是有些感傷,還有一些期待。

    從地行鼉龍獸身上得到的金骨,云不留并沒有將其熬掉,而是和那野豬獠牙一樣,被他保存了下來,然后進行研究。

    研究表明,這頭地行鼉龍獸身上金骨的紋路,確實和那兩顆野豬獠牙上的紋路,以及土屬性基礎符文極為相似。

    只不過這些基礎符文形成了符文鏈,卻是不太一樣。

    是以,只看表面的話,會發現兩者上面的符紋是完全不同的。

    但經過傳送法陣上那繁雜的符文鏈群轟炸,云不留卻是能夠從兩者之間尋找出共同的地方。

    他有理由相信,這些金色紋路,很可能就是它們的技能體現。

    所以他在想,如果將這些紋路用符文體現出來,是不是可以用符箓的方式,將這些技能再度呈現?

    這種方式,天炎部落的巫們有過研究,他們也嘗試過將這些符紋在獸皮上描繪下來,但結果是什么也沒有發生。

    聽過他們的解釋之后,云不留得出了一個結論,它們忽略了天地能量的使用。并沒有賦予那些描繪下來的符紋天地能量。

    在沒有能量作為基礎的情況下,自然不可能會有什么變化。

    就像一副名畫的原件和復印件一樣,看去都相似,但兩者之間的價值自然是天差地別。

    而他現在要做的,則是進行仿制,仿制要是搞得好,并不一定就比原件差。甚至還可以研究升級,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從仿制這條路上走出來,進入自主研發創造這條大道。

    不過這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獸皮的材質,描繪所用的草汁,這些都需要能夠承載一定量的天地能量。

    當他自己進行這方面的實驗研究時,他才明白,天炎部落的那些巫們,沒有研究出任何結果,這是完全正常的。

    因為這里面需要解決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只要其中任何一個環節不對,都無法實現他們的猜想。

    不過云不留倒是不著急,他可以進行慢慢研究。

    一個冬天,就這樣默默過去,冬末的時候,云不留便開始將綠茵上的枯草拔除,放到一塊燒掉,然后進行翻地。

    這個時候,一只帶著火焰的巨禽,出現在天空之中。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