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25章 成為天炎部落的傳說

    對天炎部落之人來說,云不留這個人,他們并不陌生。

    即便認不出他來,也肯定聽過他的名字,肯定能夠認出他肩膀上的那只小獸小毛球。

    那只會放電的小獸,當初在天炎部落的時候,那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存在。愛是因為這小家伙確實很招人喜歡,渾身毛絨絨的,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去擼一把。

    但結果那些忍不住去擼它一把的,都被電得口吐白沫倒地,無一例外,除了它的主人云不留之外。

    當初還有人拿這個事情打賭,打賭誰去摸它不會被電。

    最終的結果是,別說男人,就是女人敢去擼,它也毫不留情。

    而云不留的大名,在這天炎部落里,那絕對算得上家喻戶曉了。

    即便沒有近距離見過他這個人,也肯定有遠遠看過,而且名字也絕對聽過。因為他的到來,改善了他們部落的許多生活習慣。

    比如接生新生兒的時候,一定要把所有器具用開水煮一遍,這叫衛生問題。然后部落里嬰兒的死亡率很快就降低了不少。

    比如早上起來,一定要保持牙齒口腔清潔,這也是衛生問題,還說能保護牙齒,保證牙齒的生命,不會還沒老就掉牙,同時還能保證口腔清新,不會臭氣熏天,讓人不敢接近。

    知道這個后,部落里的少年少女們,刷的最是勤快。

    還有他想到了辦法讓谷子脫殼,想到辦法讓谷子和大豆增產。

    他讓部落里的人學會了煮鹽,學會了燒陶。

    一樁樁,一件件,都在影響著他們這個部落的生活。

    雖然他已經離開這里近兩年,但這兩年時間,他們的部落里,卻一直流傳著關于他的傳說。

    據不確定傳聞,首領家的那幾個女兒還不嫁人,就是沒法忘記他。

    “是先生,是云先生,快開門,我去通知首領和大巫。”

    上面有人認出了云不留,叫了起來。

    沒多久,部落大門便嘎嘎嘎緩緩開啟,從里面跑出幾個人。

    “云先生,快請進,快請進……”

    他們跑來拎起云不留身邊用獸皮包裹的金骨,甚至還有想去解大風背上的竹箱,但被大風一閃身躲開了。

    云不留笑著從大風背上解下竹箱,扔給其中一人,道:“大家都還好吧!大巫和首領呢?炎角和炎巖他們最近怎么樣?”

    “他們都很好,炎角去年成親了,今年還生了個大胖小子。”

    “先生,去我家吧!我家離首領家最近。”

    “你家人那么多,怎么住得下?先生,去我家,我家就仨人,我和我婆娘,還有我老娘……”

    幾個年輕人爭相邀請云不留去他們家做客。

    云不留擺了擺手,笑道:“都別爭了,我得去大巫那里,快帶我去見大巫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商量。”

    云不留這么一說,大家才停止相互拆臺,然后領著云不留,浩浩蕩蕩地朝寨城中心走去。

    “先生,你找到家鄉了吧!你們家鄉在哪里啊?”

    路上,又有少年忍不住好奇,問起云不留。

    云不留微笑道:“還沒有找到,不過我也成親了,暫時就不打算去找了,安安穩穩過幾年再說。”

    “咦?先生也成親了嗎?那怎么不把嫂夫人帶來,把她一個人留在家里,要是有什么危險,那可怎么辦?”

    云不留聞言,唇角輕輕抽搐了下,而后微笑道:“不用擔心,她很厲害的,比我可厲害多了!”

    正聊著,大巫炎元和首領炎陽帶著一大批人迎了上來。

    在他們身后,除了幾位巫外,還有炎角和炎巖他們幾兄弟,更有他們那幾個長得極其威武的姐姐妹妹。

    “大巫,首領,好久不見,你們還好嗎?”

    云不留遠遠就朝他們揮手打招呼,笑容極為爽朗,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心事的樣子,他把自己的心思隱藏得很好。

    “先生可是找到故鄉了?”大巫哈哈大笑,擠得滿臉褶子。

    眾人紛紛和他打招呼,炎角抱著個小子,咧著嘴,齜著牙,有些不自然地笑道:“先生這次前來,可是來向我父親提親的?”

    他邊說還邊朝幾位‘嬌羞’中的姐姐妹妹瞄一眼,很顯然,他是被逼的,所以才會當眾提出這個問題來。

    這就讓云不留有些不好招架了,拒絕就是掃人面子,不拒絕,難道還要接受?要是愿意接受,當初他就不會一個人回去了。

    云不留輕咳了下,微笑道:“這次來,是有要事要和大巫和首領商量一下。另外,我還沒有找到故鄉,但已經成親了。在路上遇到了一位極為厲害的姑娘,我們組了個家庭,在那座大雪山旁邊安了家。”

    云不留說著,看向大巫,沒有去看炎角的那些姐姐妹妹。

    而炎角的那些姐姐妹妹們雖然有些不開心,但神情其實也沒有太過黯然,畢竟在這原始時代,三妻四妾真不算什么。

    他們的父親炎陽,妻妾成群,兒女都五六十個了。

    不管是在哪個時代,越是強大的男人,所占有的女人資源就越多。

    只不過,在這個時代,沒有人會去指責這樣道不道德,也沒有人會覺得這樣對女人是不是不公平,人家女人自己都不覺得有什么。

    而大巫炎元,則是有些意外地看了眼云不留,然后邀請云不留去他家,首領元陽也跟在他們身邊,后面還跟著一大波人。

    “先生也沒有穿過那片大草原嗎?”大巫問他。

    云不留搖了搖頭,道:“沒有。”

    大巫微笑道:“要是早知道先生在那里停留下來,我們早就派人過去請先生來做客了。雖然這里和先生那里相距幾千里之遙,但對炎凰來說,跑個來回還不需要一天時間。”

    云不留微笑道:“正是因為知道你們部落的炎凰很厲害,所以這次我才前來尋找你們幫忙的。”

    一邊的炎陽拍著胸口道:“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們的地方,請盡管開口便是,除非實在沒辦法,否則我們可沒有拒絕的道理。”

    炎元也微笑道:“首領的意思,就是老頭子的想法。”

    云不留點了點頭,但沒有當場說出來言,炎元和炎陽都明白,云不留說的事,不宜當眾說出來,于是他們加快了步伐。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