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24章 嘗嘗烤雕翅,也是不錯的享受

    大老也點頭道:“確實有些可惜,如果云先生愿意留下來,我們大蛇部落肯定可以很快壯大,成為周圍最強大的部落。”

    “昨晚聽說先生今天就要走,阿蓮都哭成淚人了,哎!”

    大蛇村的首領和巫,兩人都在嘆氣。不過很快,兩人就又開心了起來,連天炎部落都留不住他呢!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但沒有比較,也會少了許多快樂。

    ……

    他們的快樂,云不留自然不清楚,此時的他,正在快速趕往天炎部落的路上,身形如同幻影,于山林中快速穿梭。

    隱藏在枝葉之中的那些毒蛇毒蟲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身影便已經遠去。因此一路上,云不留也沒有碰到什么危險。

    直到再一次來到雙矛峰前,云不留才聽到大風急促的叫聲。

    然后看到天空中一只巨禽朝著大風撲去。

    那只巨禽的體型和翼展起碼是大風的三四倍大小,在高空中遠遠看著的時候還沒什么感覺,但飛近再看,感覺就有些大了。

    大風飛速降落,朝著云不留所在的方向疾掠而來,雙翅收斂,看起來就像一顆藍色的炮彈。

    “大風別怕,我在這!”云不留跳上樹梢,拔出柴刀,一刀削掉樹頂上的樹冠,然后站在樹丫上,從背后抽出鐵矛。

    雙矛峰這個地方,云不留其實不算陌生。

    兩年前,他和蛇古和蛇木一起前往天炎部落的時候,就是在這個地方遇到百鬼夜哭,以及一片吸血蟲雨的。

    當時大老只說雙矛峰這個地方有巨禽,要小心。

    可結果巨禽沒遇到,卻遇見鬼了。

    沒想到這次再來,鬼倒是沒有碰到,或許因為是白天吧!

    但是上次沒碰到的巨禽,這次可能是因為大風入侵了它們領地的原因,所以出現了,而且還是一言不和就向大風出爪。

    好在大風機警,一有不對就往云不留所在的方向逃竄。

    然后云不留就給了那頭巨禽一矛,相距離起碼上千米的距離,鐵矛就如同弩炮一般,帶著狂暴的呼嘯聲,朝那巨禽激射而去。

    實際上,大風飛行的高度早就已經超過萬米,只是因為要給云不留指路,以及兩者之間可以相互幫助,所以它的高度現在只保持在五千米左右。但即便是這樣,對于云不留來說,也有點鞭長莫及的。

    所以這需要大風自己機警一些,一有不對就逃命。也好在它沒有傻傻的去挑釁那些巨禽,是以一路走來,它也沒碰到什么危險。

    他一逃,后面的巨禽便追了上來,幾千米的距離,很快就接近了。

    當云不留甩出的鐵矛,飛過上千米的距離,精準地轟在那只巨禽的身上時,那只巨禽頓時便被轟飛了出去,從空中掉落下來。

    巨禽凄厲地慘叫一聲,灑落一些羽毛和鮮血,從上千米的空中掉落下來。很快,它又振翅飛起,帶著一根鐵矛,想要逃之夭夭。

    但就在它才剛剛穩住身形,想要振翅起飛的時候,又一根鐵矛轟進了它的大翅根處,將它的一邊翅膀給射斷了。

    終于,這只巨禽折了翼,從空中掉落了下來。

    雙矛峰的峰巔上,另一只巨禽遠遠的,默默看著這一幕。

    它沒有出來幫助自己的伴侶,這就是大自然的殘酷,它還有小崽需要喂養,屬性它伴侶的戰斗,它不會隨便參與。而且就算參與了也沒有用,它能感覺到,就算它下去,結果不過是一塊死罷了。

    啪啪啪……

    那只巨禽掉落樹林中,折斷了不少樹枝,掉落在地后,還依然在掙扎,這是生物求生的本能。

    它一只翅膀耷拉著,一只奮力撲扇著,掙扎起身。

    看到云不留的身影出現時,它朝他鳴叫起來,雙眸之中全是兇戾之色。到死都不求饒,也算是有點骨氣了,他覺得。

    然而他卻不知道,這是許多動物的本能之一,在許多動物眼中,求饒是沒有用的,只有表現出足夠的兇悍,才能讓其他動物害怕。

    云不留看著這只已經身受重傷,還敢對他瞎逼逼,還敢嚇唬大風的巨禽,隨手就又是一矛甩出,結束了它的性命。

    這是一只大雕,滿腿都是毛,至于是什么種類的雕,云不留就不得而知了。他看了看它的喙,發現上面確實布滿了金色的紋路。

    它的雙爪也是如此,估計它的腿骨也可能是金骨。

    原本的趕路計劃,被迫停止,云不留準備在這里解剖這頭巨禽。

    解剖的結果是,它得到了一只金喙和一對巨爪,兩根腿骨,再加上兩根翼骨和兩根肋骨。

    云不留也不清楚它的進化順序為什么是這樣,估計是這樣有利于它飛行和捕獵吧!

    而因巨禽的體型比較龐大,所以這些骨頭都比較巨大。

    云不留用獸皮將這些金骨都包裹起來,用麻繩扎緊,然后開始生火烤肉。原本他是想繼續趕路的,但現在他準備等明天再上路。

    先吃肉吧!嘗嘗烤雕翅膀,也是不錯的享受。

    來到這個世界這么久,他都還沒有吃過這么大的鳥類呢!

    第二天,云不留將剩余的那些鳥肉遺棄,重新啟程。在通過雙矛峰下的山谷時,也沒有碰到什么危險。

    峰巔上的那只巨禽,云不留也感應到了。

    這倒不是他用精神意念去感應,而是對目光的一種感應,那種被人窺視的感覺,他能感受得到。

    畢竟他現在的精神意念范圍雖然已經增加到兩千多米遠,但還到達不了這兩座山峰的峰巔。

    他知道,另一只巨禽正在峰上看著他,只是不敢動他罷了。

    他背著金骨,帶著小毛球,飛速穿過山谷,谷中暗藏著的那些吸血蟲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已經帶著一陣旋風穿過去了。

    接下來的兩三天,云不留都沒有碰到什么危險,大風也同樣沒有碰到巨禽,他走的路線,是上次炎角帶他走過的。

    他還畫了地圖,照著那些路線走下去,他在第四天下午,終于趕到了天炎部落,出現在天炎部落寨門前。

    當然,大風早就被云不留從天上叫了下來。

    要是大風還在天上飛,把天炎部落那只火鳥引出來,他可能連叫喚都來不及,大風就被一把火給烤熟了。

    “喂喂,上面的兄弟,我云不留啊!我來看你們了,快開門!”

    帶著大風和小毛球,云不留拄著大槍,在門外叫了起來。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