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23章 投挑報李(二更求票票)

    果酒,茶,紅糖,稷米,大豆,鐵質器具等等,這些東西,在這個大蛇部落里,都是找不到的。

    可惜,云不留的果酒也不多,無法拿來提煉蒸餾酒。不過在這原始時代,有這果酒喝喝就算不錯的了。

    大老在聞到酒香時,雙眸也是一亮,“猴兒酒?!”

    云不留聞言,不由愕然,不過想想也覺得沒什么好奇怪的,他能碰到猴兒酒,就不許別人也碰到嗎?

    “算是吧!不過是我自己釀造的,來嘗嘗。”

    “自己可以造?怎么造?”大老的雙眸直接大亮。

    “很簡單,將山果采摘回來,洗干凈,搗碎,封到罐子里,等上一年,基本上就可以了……”

    大老美滋滋的喝著酒,云不留也喝了點,不過這東西因為酒精度不高,根本喝不醉,就是滿足一下口腹之欲罷了。

    蛇力厚著臉皮過來蹭了一小杯,主要還是向云不留推銷他家的阿蓮妹紙,說他家阿蓮有多雄壯,屁股有多大,多好生養之類的。

    在他的描述中,云不留的腦海里不由浮現出阿蓮妹子的模樣,然后趕緊將這些畫面清空,同時浮起安然的模樣。

    “力大哥,我的年紀都可以當阿蓮的叔了。”云不留失笑,“而且我也成親了,力大哥還是在部落中替阿蓮挑個小勇士吧!”

    聽到云不留已經成家,大老便問:“先生這是找到故鄉了?”

    云不留搖了搖頭,道:“還未找到,就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個女子,于是便和她成了家,我現在就住在一千多里外的一座大雪山旁邊。順著那條大河東去,就能找得到。不過沿著大河走,得走兩三千里路,甚至可能更遠。”

    云不留沒有隱瞞自己的住處,感覺也沒什么好隱瞞的,難道大蛇部落還會跑到那里去和他搶地盤不成?

    大老也沒有說他為了女人就不回故鄉這種事,轉而問道:“那先生此次前來,可是有什么需要我們大蛇部落幫忙的事嗎?”

    云不留搖了搖頭,“我這次出來,是想去天炎部落一趟,路過大蛇部落,進來看看大家,順便送大家一些種子。”

    他邊說邊從竹箱里拎出兩個竹筒,里面裝的是他留存的稷谷和大豆種子。

    經過今年的培育,云不留也發現了,這些種子只能用天地能量培育一次,第二次,再怎么催生,只會加快生長速度,而不會讓這些進化過一次的大豆和稷谷,產生進一步進化。

    反倒是沒有用天地能量催生的情況下,這兩個物種都出現了相應的退化。估計它們種上幾年,可能就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也許是它們的基因序列不支持它們無限進化吧!

    云不留也不清楚,像小虎崽和小團子它們的基因能否支持它們無限進化。但有一點不同的是,它們體內都有源。

    但稷谷和大豆,云不留無法在它們體內弄出源來。

    而源這東西,則是人類修士進化的源泉。

    “這是稷谷和大豆,是我從天炎部落里得到的,經過我這兩年的培育之后,它們有了不少變化。不過培育它們需要用到精神意念……就是神識的力量,估計大蛇村也沒有人擁有這個力量,所以就讓它們自然生長吧!不過相信過幾年,它們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然后他又送給大佬一塊香皂和一竹筒紅糖,“這個東西我叫它香皂,用來洗頭洗澡除垢去油漬用的,是用動物油脂混和草木灰浸泡出來的水,進行加熱后便可生成……還有這個紅糖,這個是從一種名叫甘蔗的東西身上提煉出來的,喏,就是這個。”

    云不留從竹箱里拿出一截甘蔗尾部,上面有幾個看起來像干掉的芽。但其實那只是外表看起來如此,剝開芽衣,里面就是鮮嫩的芽。

    他帶的不多,只給了他們大蛇部落三根,并教它們如何栽種。

    大老笑得合不攏嘴,因為云不留帶來的這些東西,都是和他們生活切身相關的東西,并非花里胡哨的無用之物。

    就比如茶,兩年前云不留帶來這個東西,然后教他們怎么認,怎么炒制,后來他們也去找了,并在一些河邊和山坡上找到了一些。

    這東西對于他們來說,確實是個好東西。因為他們生活的主食就是各種獸肉,肉吃多了就燥,喝茶可以有效緩解這種狀況。

    云不留也不藏私,將這些東西直接相送,甚至沒有想過和他們交換什么東西。主要是這個部落太小太窮,沒什么值得他惦記的。

    真要說起來,大老當初給他融化金骨的密方,就價值萬金。人家也沒想過要從他身上得到什么回報。

    當然,當初云不留教他們的東西也不少,這也算投桃報李了。

    如果這里不是一個原始時代,而是一個發展達到一定程度的封建時代,那么,云不留相信自己拿這些‘技術’,可以換回無數東西。

    可惜,來錯了時代,他能怎么辦?

    在大蛇部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云不留就啟程前往天炎部落。

    大老有心想要云不留多呆幾天,但他婉拒了。

    其實按云不留的想法,這件事應該在安然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就得通知天炎部落的,不過安然當時將事情隱瞞了下來。

    他覺得,安然應該是不想他為難吧!

    當時他要是知道了這件事,那肯定也會有所猶豫。

    畢竟當時安然源全失,原本他以為安然能夠動用神識,但事后才知道,安然連神識都無法動用,全部用來壓制體內那股劍氣了。

    那時就算他知道了,估計他也不會將其當回事,畢竟破滅之地這種孕靈地,孕養年限都是以千年萬年計的。

    總不能這么衰,在這一年里,人家就上門來收割吧!

    如果真這么衰,那就是命!

    云不留在給安然找著各種借口,同時也肯定,自己當時和安然正處在蜜里調油的狀態,君王都不想早朝了,誰還管這事啊!

    只是現在不同,他現在只想找點事情做做,讓自己忙起來,別沒事就去瞎想。時間是個治愈神器,他只希望時間可以過得再快一點。

    看著云不留離去的背影,蛇力直嘆可惜。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