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16章 我們,成親吧!(五更)

    洗手做飯,給安然和小安安熬上小米粥,他自己則去砍了一大塊肉下來洗凈,放大鍋里慢慢熬著,又給小虎崽一塊鮮肉。

    吃了兩個多月熟肉,又再次面對這個生肉,小虎崽有些幽怨。

    這讓云不留有些無法理解,覺得這頭小腦斧真的要廢了,哪有老虎不喜歡吃生肉,反而喜歡吃熟肉的?要不要這么矯情啊?

    這種臭毛病,肯定都是慣的,不能太慣它。

    云不留一狠心,轉身回到鼉龍獸身邊,然后將藏在鼉龍獸腹部的竹簍拉出,拿到屠宰臺那邊洗了洗。

    然后將里面的蟲子倒出,進行解剖,去殼剔肉。

    將毒囊取出后,聚集火屬性能量和陽屬性能量,進行銷毀作業。

    安然這才看清楚她之前一直吃的那種挺好吃的肉是從哪來的,這會看到那惡心的蟲子,她好懸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云不留在默默關注著她的表情,事實上,他一直沒將狩獵超級巨蟲的這個牛吹出來,就是害怕她想到巨蟲的時候會覺得惡心。

    今天也算是給她一個心理準備,如果她能接受,那回頭再吹這個牛就沒問題了。這都是自己的功勞啊!不吹一波太可惜了。

    但看到她這個表情,云不留便想轉移話題,讓她緩緩。當他看到草地上一條巨大的壓痕,便問:“今天小白上岸了?”

    抱著小安安站在露臺上的安然嗯了聲,道:“它來告訴你,那塊石碑的另一半,應該在那座大雪山上。”

    “小白能開玩說話了?”云不留驚訝道。

    安然白了他一眼,道:“想什么呢!妖獸想要開口說人話,可沒那么容易,沒修個幾百上千年,想都不要想。”

    “……”云不留愣了下,搖頭道:“小白不一樣吧!誰見過兩歲大的蛇能有那么大條的?”

    安然想想,也覺得沒毛病,但嘴里還是說道:“就算不一樣,百年時間也是要的吧!”

    “可能是吧!”云不留點了點頭。

    看到云不留那一副平靜的樣子,安然又問:“怎么,聽到石碑下半部分有了著落,你就一點都不覺得驚喜?”

    云不留微笑道:“可能是因為,這是意料之中的事吧!”

    他搖了搖頭,繼續道:“其實在它送我那塊石碑的時候,我就已經有想過,或許湖底下會是一個遺跡。不過后來見你提起湖底下有一條巨蛇骸骨的時候,我又推翻了這個想法。如果真有遺跡,我想你不會半句都不提。后來想想,你是從大雪山上飛下來的,大雪山上存在著上古傳送法陣,那么肯定也有上古遺跡的吧!”

    “那你怎么一個冬天都窩在家里,對那遺跡就不好奇嗎?”

    云不留輕咳了下,道:“遺跡的事,將來可以慢慢探索,怎么都沒有比照顧你的事更重要了。”

    云不留大膽表明自己的心跡,末了順嘴就來了句:“你身體好點了沒?什么時候做我媳婦啊?”

    這種沒臉沒皮的話,放在以前,他肯定是不敢輕易說出口的。

    因為在那個世界,沒車沒房的男人,想要開口說出這種話,壓力實在太大了,這需要極大的勇氣。那不僅是隨口說說‘我愛你’,而是‘我能給你一個家’的承諾。

    戀愛和結婚,那是兩碼子事。

    雖然看起來有些耍流氓的嫌疑,可事實就是如此。少年人在戀愛的時候都很勇敢,但一提到結婚,e……你剛才說什么?

    但是現在,云不留絕對有這個底氣,房子,現成的。車子,鹿崽牌了解一下;實在不行,還有虎崽牌;還不滿意,國寶牌怎么樣?

    至于‘小白牌’這種話,他不敢說,怕不小心哪天狗頭就沒了。

    當然,還有一個理由就是,他怕那個遺跡里面,有上古先民留下的怨念殘魂,他可不想再經歷一次百鬼夜哭這種詭異了。

    誰知道這種詭異會給他帶來什么,上次那次百鬼夜哭,莫明其妙的就給他們帶來一場蟲雨,要不是有小毛球在,他們就團滅了。

    要是不小心再來一次獸潮什么的,那就等著GG吧!

    想要探索那片遺跡,怎么的,也得等自己的修為不再增長,那半部修行之法沒法給自己帶來提升之后,再來考慮這個問題。

    而云不留那沒羞沒臊的話,讓安然那蒼白的俏臉有些羞紅,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不過云不留也沒有步步緊逼,轉身將那些蟲肉送到冰窖去。

    看到云不留身影消失在小竹樓后,安然微微松了口氣。

    然后回到廳中,在躺椅上靠了下來,陷入沉思。

    放好蟲肉,云不留又順手帶了幾塊肉回來,放到另一個陶罐里熬上一些肉湯。“這次的肉,效果應該沒有之前的那么好了。”

    云不留解釋了句,畢竟這次的肉是那些普通的巨蟲,而不是那條超級巨蟲,那種超級巨蟲只有一只,大部分肉都被安然吃了。

    云不留和小毛球它們,也只是偶爾烤幾串嘗嘗鮮。

    是以,效果好不好,云不留自然是清楚的。

    “謝謝你!”安然看著他說。

    云不留搖頭道:“不用說什么謝,我就希望你能快點好起來。”

    聽到這話,安然不由沉默起來。云不留也不介意,忙完手頭上的活,便將她手中的小安安給抱了過來,說話逗著她。

    “我們,成親吧!”安然突然說。

    云不留呆呆看著她,空氣突然就像凝結了一樣。

    驚喜來得太突然,讓云不留突然有些措手不及之感。

    “你,你……”他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你,你說!”云不留有些激動地點頭道。

    “其實我知道,這個話,就算我不說,你也會這么做的,你是個善良的人,從你收養這么多小獸,就能看得出來。”

    安然微笑地看著他說,“我的要求是,希望你能將安安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來愛護!”

    云不留點頭道:“你放心,我會把她當成我們的女兒來愛護的。”

    “那就沒有問題了!你有什么要準備的嗎?”

    準備?能準備什么呢?

    PS:五更,打完收工,求個票!大家晚安!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