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15章 珍愛生命,別亂開車(四更)

    呯……

    那頭地行鼉龍獸才剛抬頭,便見一道黑影朝它撲來。

    它正待張嘴咆哮,一只鐵拳已經砸在它的唇角。呯的聲,直接將它的大腦袋給轟得歪到一邊,龐大的身子不由自主向旁邊歪去。

    那頭地行鼉龍獸腳步踉蹌了下,終是站住了,但它才剛穩住龐大的身子,便感覺脖頸又被轟痛擊了一下,腦袋不由自主往上甩。

    太慢了!

    云不留能夠感覺得到,這頭地行鼉龍獸身上,全身都是破綻。體型大,速度慢,即便力量強大也沒用,根本摸不到他的衣角。

    就在他這么想的時候,旁邊兩頭地行鼉龍獸便朝他吼叫起來。

    略小的那頭大腳往地上一跺,地面便如波浪一樣卷蕩起來。

    云不留隨著卷蕩的波浪縱身而起……雖然安然無法指點他練太極拳,但是對他在力量上的運用卻是指點了不少。

    是以,太極拳的借力使力,云不留最近也多了不少領悟。

    此時,云不留很輕易便借到了這股卷蕩之力,加快了他的速度和力量,然后一拳轟在那頭巨獸的胸口上。

    這招是那套無極拳中的一招‘炁貫全身天地開’,不過此時在他施展起來,就是‘力貫全身’了,因為他用的是純肉身之力。

    那個畫面,還真有點‘小拳拳捶你胸口’的那種感覺。當然,如果不看中招后的效果的話。

    那頭地行鼉龍獸在中招之后,胸口以云不留的拳頭為中心,幾乎塌下去一塊,連里面骨頭斷裂的聲音都能聽得到。

    它的身子不停往后退,嘴里發出慘嚎,連技能都忘了放了。

    倒是它的伴侶朝云不留施展起了土刺之術,不過云不留轉身便是一拳,瞬間將那些飛向自己的土刺盡拳轟滅。

    吼……

    他像一頭人型兇獸一樣,張嘴朝那頭母獸吼了聲。結果母獸沒有被嚇到,倒是它身后的小獸被嚇了一跳,轉身就跑。

    看到云不留那兇兇的模樣,那頭母獸的氣勢一下就被壓制了下去。

    身后受傷的那頭地行鼉龍獸穩住身形,雖然受了傷,但似乎是看到云不留準備對它的伴侶動粗,它頓時便咆哮著朝他沖來。

    血盆巨口猛張,朝著云不留的腦袋便咬了下來。

    說起來,春天的野獸其實性情是最為暴躁的。就像正在約會中的男女被人打擾的時候,總會忍不住暴粗口一樣。

    云不留的出現,明顯打擾了它的好事,而且還讓它受了傷,這就不能原諒了。

    這頭地行鼉龍獸也是鋼,好像云不留會搶走它的伴侶一樣。

    云不留感受著頭頂上傳來的惡風,雙手往上一撐,便按在它的大嘴唇上,或者說它的鼻頭上,它的鼻頭就在它的上嘴唇。

    一股龐大的力量朝他壓了下來,壓得云不留雙腳都陷入地中。

    感覺到這股大力,云不留雙臂微顫,心中暗道:膨脹了!沒想到這鼉龍獸的力量如此之強,好在沒有受傷。

    云不留自我反省起來,而后雙臂使勁,往上一頂,同時身形朝旁邊滾去,逃脫出那頭地行鼉龍獸的腦袋范圍。

    就在此時,那些土刺又如影隨行般朝他射去,這是另一頭地行鼉龍獸施展出來的土刺。

    云不留順勢滾到一棵巨木身后,稍稍喘了兩口氣,然后從巨木的另一邊跳了出來,向那頭小一些的地行鼉龍獸沖去。

    試出了自己的力量承受范疇,云不留便不準備蠻干了,準備展現出自己靈活這方面的優勢,身形如鬼魅般,在兩只巨獸之間穿梭。

    每次出手,都往支撐著它們身體的那雙巨腿攻擊。

    那畫面,確實有點‘跳起來捶你膝蓋’的感覺。

    沒多久,那頭大一些的地行鼉龍獸便被云不留給放倒了,胸口的傷口,讓它無法支撐太久。

    瘋狂過一段時間之后,它的威懾力便驟然減弱。

    然后云不留幾拳下去,它的雙腿就廢了。

    看到這頭地行鼉龍獸倒下,剩下的那頭轉身就逃,充分詮釋了什么叫‘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看到那頭地行鼉龍獸逃走,云不留沒有追擊,倒在地上的那頭鼉龍獸有些凄惶地看著他,又仿佛像是松了口氣似的。

    云不留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意思,隨口就在它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巴,“你高興個什么勁啊?從此以后,你的其他同類就可以睡你的老婆,打你的孩子,花你的錢……哦,抱歉,你沒有錢。”

    他說著,一腳踢在它的大腦袋上,直接將它的頭骨踢碎,瞬間結束了這頭地行鼉龍獸的痛苦。

    “兄die,以后別亂開車,珍愛生命,為家人,為自己,懂?”

    他說著,拎起那頭地行鼉龍獸的尾巴,使勁拖了拖。這頭地行鼉龍獸比他以前殺的那兩頭都要小一些,也輕了些。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皺眉起身,用長槍的槍尖將其開膛破肚。

    除去那些不需要的腸子和其他內臟之后,再扛起來時,總算能扛得動了。只是每一步踩下去,都有一個深深的大腳印。

    不過云不留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這是展現男性力量美的時候。

    遠遠看去,就像一只步履蹣跚的地行鼉龍獸,在慢慢移動。

    直到中午時分,云不留才氣喘吁吁的回到小樹林。

    然后又在小樹林里給自己來了一發電擊,補充一下能量。

    他發誓,以后再也不裝逼了。

    為了裝這個逼,他覺得自己多吃了不少苦頭,在路上已經補充了兩次能量,泡面頭發型都爆炸了不少。

    休息了一陣,他再度起身,扛著地行鼉龍獸的尸體,往湖邊移動。

    直到移動到那片綠茵邊上,他才叫道:“我回來了!”

    安然抱著小安安從小竹樓里走了出來,見云不留扛著頭巨獸,像只孔雀一樣站在樹林邊上昂首挺胸,她不由笑了起來。

    “回來了!”

    “嗯嗯,回來了!看我獵了只什么東西回來!”

    他將那頭地行鼉龍獸從上面扔了下來,轟的聲,鼉龍獸砸在草地上,仿佛地面都在顫動。然后跳到鼉龍獸的背上,滑到下面。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