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210章 為未來女兒的將來默哀幾秒鐘

    安然走到另一張躺椅上,躺靠了下去,動作很輕柔,優雅的像個大家閨秀。可惜,她那潑悍的一面,云不留已經見識過了。

    “為何之前拒絕我,現在卻又……卻又為我去拼命?”她問。

    云不留將小安安放到他懷里,去給她準備晚餐。他和小毛球,小虎崽它們都已經享用過了,此時它們都窩在這大廳角落呢!

    就連小毛球,如今也不去二樓了,它的小窩,也變成了小安安的搖椅,它跑去跑小虎崽擠一塊了,讓小虎崽這幾天都睡不好。

    看他忙里忙外,她又道:“不想說嗎?”

    他頓了下,輕嘆道:“我真不是那樣的人,我不希望我的感情是交易而來的,兩人相處,是一輩子的事情,想到這個,多少會有點膈應吧!至于拼命……追女孩都是這樣的嘛!你沒有被人追求過嗎?”

    拼命,其實也就說說,有小毛球的幫助,還真談不上拼命。不過他不可能這么說,他現在只是還沒想好該怎么吹這一波。

    怎么的,也得把自己吹得高大上一些,反正即便最后被揭穿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男人追女孩的時候,有幾個不吹牛的?

    至于揭穿,云不留覺得,只要小毛球不說,就不會有這危險。

    小毛球會說話嗎?

    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

    聽到云不留這么說,安然不由輕咳了下,道:“誰,誰說我沒人追求?只是我們身為劍侍,不得有半點私情罷了。”

    這個可以理解,畢竟身為劍侍,要是有了私情,將家族的功法外傳了怎么辦?只是讓云不留有些不解的是,他們為何要將功法刻到金骨上面去?難道他們就不怕劍侍被擄走,然后功法流落在外?

    只是看到她這副神情,云不留估計,她壓根就是在吹牛。

    不過他也不點破,點破就是憑實力單身。他現在要解決自己的單身問題呢!自然不能這么做,而且還得順勢舔一波。

    他上下打量了她幾眼,點頭道:“這個我倒是相信,憑你的容貌身材氣質,想來在你們天瀾界,也是赫有名的仙子,追求者定是如過江之鯽般茫茫多。不過可惜,他們都沒有我的好運氣。”

    “也許這是天大的霉運!”她微笑說。

    云不留輕咳了下,道:“你也不要把所有事情都往壞處想,其實這半天來,我也想了許多,你們安氏家族雖然打不過你們的對手,但肯定也不能這么快就全部被滅了吧!”

    安然聞言,不由默然。

    云不留又道:“所以短時間內,他們肯定無心他顧。另外,你們過來的那個傳送法陣已經被炸掉了吧!所以,想要過來,就必須先找到其他傳送法陣。你想想,這個世界,還能有多少傳送法陣?如果有的話,那為何以往就沒有天瀾界的人過來這里?”

    安然聞言,微微頷首,覺得他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

    “感覺好點沒?”云不留有些希冀地看著她。

    她微微頷首,只是眉宇間,仿佛有著一道抹不去的哀愁。

    云不留以為那是她想起了安氏家族的下場,也沒多說什么。

    她幽幽說道:“你說的有理,這破滅之地的傳送法陣就算有,也絕對不會多,因為這種地方與其他地方不同。”

    聽到她再次提起破滅之地,云不留便不由問道:“有何不同?”

    安然解釋道:“兩大文明大戰,一般會出現三種可能性,一種是戰勝,這個沒什么可說的;一種是戰敗,但是文明之火不滅,此時戰敗方一般會關閉各地傳送陣,進行休養生息;最后一種是戰敗,且文明之火也被滅了,那它就會成為戰勝方的‘孕靈地’。”

    云不留疑惑:“孕靈地?”

    “所謂的孕靈地,就和農夫的休耕地一樣,先搜刮一番,然后放養一段時間,讓其自行恢復天地元炁,等個幾千上萬年,甚至是數萬年之久,然后再來收割,諸如靈藥,靈礦,靈獸等物。”

    “而那些原始土著,就是他們放養的奴仆和戰兵。從這里的傳送陣并未關閉,以及這個世界擁有土著原始人,且文明仿佛被抹除這三點來看,這片天地,應該就是一片孕靈地。其實我能來此,也是誤打誤撞,原本我想要逃離的地方并非這里。”

    云不留聽到安然這般說,不由大感意外,說了句:“這就是緣分啊!”但末了又問:“你能否看得出來,這片天地,休養多久了?”

    如果已經修養數萬年,那么他就有大麻煩了。

    安然搖頭道:“看不出來,但想來,數千年應該有了吧!”

    她看了看屋外的那座湖泊,如果沒有數千年,湖底也不可能有那么一條巨蛇骸骨。至于從土著人那里,是看不出來的。

    幾萬人的部落就是大部落之一,說明傳承的時間不會超過千年。

    但顯然,休養千年的時間也是不對的。

    云不留默默點頭,像是松了口氣,但同時,心里頭卻也不免有了個結,總感覺有一把劍懸在他的頭頂上方,隨時會掉落似的。

    安然仿佛能夠看出他的想法,微笑道:“你也不必想太多,不說你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如果你能活那么久,想來你的修為也不會弱到哪里去。到時,與他們為敵或許不行,但去人家那里做個客卿,領一份俸祿卻也綽綽有余。”

    看到他還皺著眉,她又道:“你以為給那些修行大勢力當奴仆或戰兵,是一件屈辱的事嗎?在許多人看來,那其實是一份美差,特別是對那種想要修行,但卻修行無門的人來說。”

    他點了點頭,看了她一眼,轉過身去,往陶罐里加水加山參,邊道:“這些事情都還很遠,現在我倒是有個問題想要向你確認一下。”

    “什么問題?”她好奇地看向他。

    云不留轉過身,看著她正色道:“你心里有沒有想著替你們安氏復仇?有沒有想著把小安安培養起來,將來讓她去替你們復仇?”

    安然聞言,有些愕然,而后搖了搖頭。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根本做不到,連整個安氏家族都沒辦法對付的敵人,她一個小小劍侍,又能做什么?

    更何況,還有一個小安安需要她照顧呢!

    而且,這個世界有沒有其他傳送法陣都還是問題。

    如果沒有其他傳送法陣,她根本沒辦法離開這個世界。

    當然,相應的,天瀾界的人想要過來也根本不可能。

    星空宇宙有多大,尋找到一顆生命星,又何其難!沒有直接的傳送陣,想要從外部進來,根本不可能。

    這是最理想的情況,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安心地將小安安撫養成人,將安氏嫡系的血脈流傳下去。

    至于讓小安安長大之后去復仇,那也基本上是沒可能的。

    所以,還是安心過日子吧!而這,也是小安安的親生母親將小安安托付給她時的想法。

    只是不小心流落到這樣一個世界,修行卻是不能落下,否則能不能在這充滿危機的荒蠻世界里生存下去,都是問題。

    看到她搖頭,云不留便松了口氣,笑了起來,道:“那我就沒有問題了,你安心養傷,等傷養好了,你就做我的媳婦吧!到時要是我們有了兒子,還可以把安安許給他。要是女兒,那就慘了……”

    想到那些原始部落中虎背熊腰的勇士,云不留便失笑搖頭,為自己未來女兒的將來默哀幾秒鐘。

    安然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不過卻也不去反駁,只是抬頭看著屋外的風雪夜,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黯然之色。

    這個傻瓜,希望他將來不會太難過吧!

    PS:回來了,沒什么事,虛驚一場,就是個淋巴結。謝謝大家關心。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