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140章 腳下生風之術(二更求訂閱)

    兩只寵物跟在他身邊,已經跟隨習慣了,現在看到這個主人居然想要將它們甩下,自己出去浪,它們怎么能愿意?

    云不留見此也沒強制它們不要跟隨,背上裝著鐵矛的矛囊,以及清洗干凈,用來包裹冰塊的黑虎皮,朝著大雪山的方向疾奔而去。

    小毛球很雞賊,早早就站到了云不留的肩膀上,爪子緊扣他肩上的獸皮甲,任云不留速度再快,它也不會掉下來。

    小虎崽也很想跳到云不留背后的虎皮上,當初離開這里,去外面尋找文明之旅的時候,小虎崽就是趴在那張虎皮上讓他背著去的。

    現在它還想繼續做這美夢,云不留自然不可能答應它。

    當初的小虎崽才幾個月大而已,體型還算嬌小。

    而如今的它,已經差不多快有一歲了,塊頭也長得跟頭小牛犢似的壯碩了,還想要人背,想屁吃呢!

    云不留無情地戳破了小虎崽的小幻想,也不等它,甚至有意加快自己的前進速度,小虎崽則在后面吃力地跟隨著。

    猛虎本是山林霸主,在山林中的前進速度,還是極快的,再加上它現在也學會在樹枝上縱躍前進,只是跳躍的跨度不遠而已。

    但不管怎么樣,速度還是很快的。

    穿過山林,來到大雪山上,看著被冰雪覆蓋的山林,云不留開始運用天地間的風屬性能量,讓它們纏繞在自己的腳下。

    然后,云不留便領悟了‘腳下生風’的技能,感覺自己仿佛踩在一團團棉花上面,一不小心,就摔了個惡狗撲食,一腦袋扎入雪中。

    雖然技能施展失敗,但云不留卻并不氣餒。

    因為這給了他能夠飛上天與太陽肩并肩的信心,就算無法利用風屬性能量形成大風,將自己托起來飛翔,可只要腳下的風能夠承載他的重量,他就能借此在空中踏風而行。

    雖然這可能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但至少給了他信心。

    他不停練習著,直到來到那座溫泉山谷外面,雖然還無法做到踏雪無痕,但至少已經不像之前那樣一腳下去便入雪三尺了。

    當云不留帶著小毛球,以及氣喘吁吁,渾身熱汗,四肢在不停輕顫的小虎崽,再一次來到那座溫泉山谷的時候,一陣陣嘩啦啦聲便不停響起。

    只見那些湯池之中躥起一道道小身影,有貂狐,有山羊,也有松鼠等等,倒是沒有再看到那大肉山一家。

    它們飛速逃離這里,小虎崽的氣息,讓它們極其不安。

    云不留挑了個看起來清澈些的湯池,試了下溫度,然后便放下大虎皮和革囊,剝去身上的衣物和草鞋,光潔溜溜地走了進去。

    在湯池中坐了下來,云不留呼了口氣,這種冷熱交替的感覺,讓他忍不住打了個顫,長長呼了口氣。

    云不留靠坐在湯池邊上,然后緩緩將整個身子,包括腦袋都埋入湯池之中,讓溫熱的池水,浸潤一下它的頭皮。

    頭發油膩膩的,讓他覺得,有必要研究一下怎么制作肥皂了。

    撲通……

    小虎崽跳入一個大池子中,在里面劃起水來。

    而小毛球則在云不留所在的那個湯池里暢游起來。

    小毛球其實并不是很喜歡水,但面對這溫泉,卻并不討厭。上次來這里的時候,它就和小虎崽在湯池里嬉戲過一次了。

    不過,看在它水里撲騰的時候,長毛散在水里沒什么感覺,但當它從池中爬起來,濕透的長毛貼在身上的時候,就有些滑稽感了。

    想象一下落湯雞和落水狗就知道是什么情況了。

    同時云不留也才知道,在那蓬松的皮毛下面,小毛球原來是這副鬼樣子,好丑,一點都不可愛。

    不過小毛球并不喜歡身上濕噠噠的感覺,站在池邊猛然甩動身上的長毛,一時水珠四濺,甩了云不留一臉。

    而后,在它身上閃起一道道電弧,電弧的溫度瞬間就讓它那濕噠噠的皮毛變得干燥蓬松起來。

    沒幾下,它又從這副鬼樣子恢復成那可愛的毛絨絨狀了。

    泡了一會熱湯,從身上搓下一層角質層后,云不留頓時便覺神情氣爽,也不去在意自己的行為,有沒有給這湯池帶來什么污染。

    然后從新穿上衣甲,背起黑虎皮,朝著山谷深處走去。

    沒多久,他便來到那座冰洞底下的湯池前。

    冰洞黑黝黝的,下方的湯池冒著熱氣,沒有大肉山一家,也沒有黑白色的大團子,不過側耳傾聽時,仿佛能夠從上方的冰洞中,聽到一絲嗚嗚的風聲從深處傳來,有點像鬼哭狼嚎的感覺。

    冰洞與下方的湯池,是一片如滑帶一樣傾斜的冰壁,不過就是有些陡,約摸估計有二十幾米的樣子。

    他身子微微一蹲,而后雙腿一蹬,一個汗地拔蔥,身形猛然拔地而起,朝著那個冰洞縱躍而去。

    當他跳到那個冰洞上方時,大手輕輕在上方的洞頂一按,身形便落在冰洞的洞口處。

    此時他才發現,這座冰洞的洞口,比他想象的還要高大,目測有十米以上,寬也有六七米的樣子,像一個巨大的獸口。

    站在洞口處,便能感覺到,一股寒風從洞中吹拂而出,揚起他的泡面長發。這股風力時強時弱,弱時只是微風,強時卻能給人一種風刀寒劍切割皮膚的感覺。

    這讓云不留心中對這座冰洞的盡頭,很可能就是大雪山另一面的這種猜測,更為確定。

    他有種想要進去一探研究的沖動,但空中的太陽已經西斜,等從這大雪山回去,估計就可能要天黑了,家里還有顆小團子等著他回去喂養,他也只好將這股沖動給壓制了下去。

    暫時沒什么重大收獲,云不留便退出冰洞,從冰洞一躍而下,身體隨著冰壁滑了下來,就在他快要墜入湯池時,只見他雙腳一點,直接從冰壁跳向湯池的對面。

    身形站定,云不留回首看向那個冰洞,心里想著,回頭得挑個時間來這里探究一番才行。

    思量了一番,他才離開山谷,在谷外的一座冰崖上,敲下幾大坨巨冰坨,然后用虎皮包裹起來,綁上繩索。

    接著,他又去砍了兩棵小樹,做成一個簡單的擔架,然后將虎皮包裹著的冰坨放到擔架上去。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