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139章 歪打正著的采蜜之法

    雖然他沒木桶,但用巨木樁挖個簡易木桶,還是沒有問題的。

    在有了鑿子和鐵錘這些鐵制工具之后,做這種事情,其實還是很簡單的。他只需要控制一下力道,不要將巨木樁鑿裂就行。

    花了一個多小時時間,云不留就用一截一米多長的巨木樁,挖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簡易木桶,整個看起來渾然一體。

    木桶的底部不是平的,而是圓錐形的,為了方便開鑿。

    他本想將這個簡易木桶倒懸在一棵樹上,但想想,倒懸的話,如何將有蜂王的那塊蜂巢固定在木桶之中?

    沒法固定,那蜂群肯定不會跟著它們的王。

    看看那口完全被蜂群占據,已經看不出模樣的大鍋,云不留便覺得頭皮一片發麻。有密集恐懼癥的人看到這畫面,非暈過去不可!

    云不留看了看蜂群,又看了看手中的簡易大木桶,然后又看了看那塊沒有野蜂光顧的蜂巢。

    從這點就可以看得出來,野蜂群追隨的不是那些蜂蜜,而是他們的王。可惜,他們的王不會飛。

    或者說,這個時期的蜂王可能是要產卵,肚子太大,飛不起來。

    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之前他用煙熏時,它才沒有出來。好在那香木粉并沒有毒,否則這只蜂王估計就被毒死在蜂巢中了。

    云不留拿起那塊被他放在石鍋里的蜂巢,此時已經有蜂蜜滴在石鍋上面。看到這一幕,他想起了村子里老人說過用蒸煮法取蜂蜜。

    但怎么蒸?他卻不是很清楚。不過后來他又聽說,蜂蜜在高溫的情況下,內部的一些有益分子會遭受破壞,營養價值大跌。

    所以現代人取蜂蜜,就基本上不用蒸煮法了。

    至于用什么方法,云不留也在撓頭。但是看到這些蜂蜜自主從蜂巢切口流淌下來,他不由想到了一個辦法。

    于是,他用刀將蜂巢外面一層白色的蠟狀物給切開,這一層白色的蠟狀物就是蜂蠟,巢孔被這層東西堵著,蜂蜜就流不出來。

    將這層蜂蠟切掉之后,云不留便將這塊蜂巢直接扣到石鍋上。

    但想了想,他又將石鍋換成了那個木桶。

    不是因為木桶更干凈,而是因為木桶底部是圓錐狀的,更容易讓他一會取蜂蜜。石鍋畢竟是他用虎牙刮出來的,鍋壁并不光滑,而是一條痕一條痕那樣,這樣就很不容易取蜜了。

    蜂巢倒懸,在木桶上方,然后云不留便看到蜂蜜緩緩從巢內流淌而出,得還是得益于蜂巢的孔洞都不小的原因。因為那些野蜂的個頭都不小,所以這個蜂巢很大,巢孔少說都有指頭大小。

    不過它們流淌的速度還是很慢,這讓他不由拿起蜂巢,輕輕往木桶里甩動,用這種甩動的方式,將蜂巢里的蜂蜜甩出來。

    他不知道的是,現代人采集蜜蜂的方式,用的就是這種搖甩的方式,通過高速旋轉蜂巢,將蜂巢中的蜂蜜甩出來。

    云不留這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等那塊蜂巢中的蜂蜜被甩出來后,云不留便用木勺將這些濃稠的蜂蜜收集到竹筒之中保存起來。

    這是真正的純天然野蜂蜜,色澤晶瑩剔透。

    當然,當中免不了會有一些殘留物,但云不留卻管不了那么多,畢竟沒有其他辦法過濾這些蜂蜜。

    那塊蜂巢,讓他收集了兩竹筒蜂蜜,目測有三四斤的樣子。

    于是,云不留又將主意打到了大鍋里那塊大蜂巢上。

    接著,他繼續用煙熏之法,將大鍋外面的蜂群趕走,然后上將將蜂巢拿了起來就跑,跑到木桶邊上,用刀將蜂巢切下一塊。

    剩下藏身蜂王的那塊,他又拎回大鍋那里,放在大鍋之中。

    等煙霧散開,那些野蜂又嗡嗡嗡飛了回來,將大鍋包裹。

    云不留繼續用甩動之法,將那塊蜂巢里的蜂蜜甩出來。

    如此這般,他總共收集了六竹筒蜂蜜,然后就不再禍害那個野蜂群了。雖然現在是夏天,還有些植物正在開花,但誰知道被他搶走了這么多蜂蜜之后,它們會不會生存艱難?

    聽說蜜蜂過冬都是吃蜂蜜的,而且蜂王想要產卵,也得吃蜂蜜。

    要是全將它們的蜂蜜給搶走的話,估計接下來一段時間,這個蜂群可能會變弱,成員會不斷減少。

    采集好蜂蜜之后,云不留便將那個沾著蜂蜜的木桶側懸于小樹林中的一棵大樹上。這棵大樹臨近果園,處在小樹林里的東北角。

    木桶側懸,微微向下傾倒,可以避雨。

    然后他又跑回去,用煙熏之法,將那些野蜂趕走,然后拎起那塊蜂巢,跑到木桶那棵大樹上,用一根骨釬,將蜂巢固定在木桶內。

    才將蜂巢固定在木桶之中沒多久,那群野蜂便又嗡嗡追隨而來。

    云不留躲在遠遠看著,幾乎是轉眼之間,那個內部直徑在一米二以上,深有八九十厘米的大木桶,就被蜂群整個占據。

    密密麻麻的野蜂,覆蓋在大木桶上,看得人頭皮發麻。

    云不留呼了口氣,轉身離去。

    從今往后,這窩野蜂,就算是它養的了。

    通往大湖北面的那片深林之中,也就是東北面的那片被大肉山一家占據的大森林,肯定不止一窩野峰。

    當然,就算是只有這么一窩,大肉山一家也不敢輕易前來這片小樹林,除非他們像那頭大黑虎一樣頭鐵,天不怕地不怕。

    不過以他對那座大肉山的理解,它基本上是不會來冒險的,別看它長相兇惡威猛,但其實就是一頭從心獸。

    否則的話,它不可能只看一眼云不留射出的鐵矛就轉身離開。

    回到湖畔小竹樓,小毛球和小虎崽已經回來,小毛球似乎有些不敢面對云不留‘鄙視’的目光,溜到了樓頂。

    小虎崽則搖著尾巴,跑過來向他賣萌。

    吊腳樓下,母鹿和小鹿崽母子倆,還在那瑟瑟發抖,心有余悸。

    云不留沒好氣的抬腳輕輕挑了下小虎崽,道:“去去去!”

    他說著,將那蜂蜜收藏起來,然后又背起大虎皮,對樓頂的小毛球和小虎崽說道:“你們在家乖乖等著,我去大雪山一趟!”

    但很快,小毛球就出現在他的肩膀上。

    小虎崽也屁顛顛跑到他跟前。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