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122章 走!咱們去找回場子!

    扒皮,去臟,將不好處理的內臟扔回湖中,湖中的生物在聞到這血腥味之后,紛紛涌動起來,包括它的同類,那些枯柴們。

    有鐵制刀具之后,給這大枯柴扒起皮來時,要比以往便利得多。

    那顆猙獰的大腦袋,也被他扔回湖中。

    倒是四根爪子被他留了下來,他準備回頭去北面森林看看,看能不能從那頭大肉山那里弄點蜂蜜回來。

    在他看來,這時節,蜂巢里應該是有很多蜂蜜的。

    畢竟春日才剛過去沒多久。

    而北面森林那邊,經常有蜜蜂出沒,他已經不止一次看到過,那些蜜蜂一只只塊頭還老大,想來肯定是有蜂蜜的。

    他準備弄點蜂蜜,看能不能來一道‘清蒸蜜汁大龍爪’。如果那座大肉山敢不聽話的話,那就干脆改成‘清蒸蜜汁黑熊掌’好了。

    云不留一邊用殺豬刀將大鱷魚骨肉分離,一邊心里琢磨著。

    然后將分離出來的肉,送回山洞,用大石臼腌制起來。

    想到自己已經有了大鐵鍋,還有大鐵錠,大鐵錘……煮鹽雖然還是很繁瑣,但卻要比一開始的那個時候容易的多。

    是以,也就無所謂了。

    總不好將這么多肉都給浪費掉。

    而且,自己也確實該為冬天準備些食物。

    更何況,冬日狩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又或者,到時要是自己不想出門,那也可以用肉干頂著,不至于餓肚子。

    忙活了一整天,最后連那他原本用來煮肉的那口大石鍋都被他用來腌制鱷魚肉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有大鐵鍋可以用了。

    大鐵鍋確實要比石鍋好用得多,在導熱方面,要甩出好幾條街。

    即便他現在這口大鍋的厚度也相當厚,最厚之處達到一厘米。他還準備給大鐵鍋用巨木削片木板出來當鍋蓋。

    不過,在此之前,他準備去一趟北面森林了。

    去找那座大肉山找回場子,同時找點蜂蜜回來。這么熱的天,要是鱷魚爪子放久了的話,肯定是會放壞掉的。

    當天夜里,他沒有再去打坐,也沒有研究上古修行法,而是坐在引水管邊的磨刀石后面,給那二十根矛頭打磨起來。

    鐵矛頭的鋒利程度確實要比木矛強得多,硬度也高得多。配制上木柄之后,重量要比曾經全木制的高出不少。

    然而云不留卻有些擔心它們的質量問題,畢竟這是生鐵澆鑄出來的矛頭,沒有經過鍛打,硬度上是夠了,但韌性卻是極其不足。

    也就是說,比起木矛來,它們雖然不會輕易變鈍,但卻因為質地的原因,變得更容易折斷,變得更脆。

    磨了五支矛頭,然后用硬木桿插進鐵矛后面的鐵窟窿眼里,并將其固定,一根鐵矛就出來了。

    矛桿只有八九十厘米左右,加上矛頭,也就一米出頭,這是他平時用短矛時最喜歡用的長度,可以背上背上。

    打造好五根鐵矛之后,云不留就去休息了。

    不過躺在床上他,有些睡不著,他發現,小白在那天晚上吃得太飽回來之后,就窩在床上不動了。

    要不是感覺它還有呼吸,還有心跳的話,他還以為它掛了呢!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小白因為吃太飽而進入‘冬眠’狀態。他有些疑惑,這家伙到底叫了什么東西?這么難消化嗎?

    小白的消化能力,他是見識過的。

    想著想著,他就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起來,看了下天色,應該會是個晴天。

    他來到菜園子邊上看了看,發現過幾天得鋤一下草了,地里已經長出小草,這些天因為忙活其他事情,也沒空理會它們。

    洗漱一番,往鐵鍋里放了些水和肉,又扔了幾片生姜和筍咸,云不留便跑去打太極了。

    感覺自己快要甩不動的時候,便又將兩股能量甩到空中。

    也因為這樣,小毛球和小虎崽現在都不跑了。

    只是修行結束之后,看到云不留沒有叫它來一發,而是自己坐在那里給自己發電,小毛球看向他時的眼神,多少有些黯然神傷。

    可惜,云不留并沒有發現這點,反倒是覺得自己越來越牛了。

    早餐之后,云不留關好門窗……主要是怕鵝村傻勇跑進去,傷害到正在‘吃飽了睡’的小白,然后背上矛囊和竹簍,帶著小毛球和小奶虎,朝著那座山崖后面的樹林行去。

    “走!咱們去找回場子!”

    穿過樹林,爬上石梁,來到那片果園。

    猴子以為云不留是來跟他打架的,興匆匆的就跑來了,看到它那光禿禿的腦袋,云不留覺得失策,居然沒給它打造個‘金箍’。

    下次下次……

    他邊想著,邊拒絕了它的比斗要求,繼續朝著北邊的森林走去。

    猴子看到他又前往那片森林,不由愣了愣,而后拍著大腿咯咯笑了起來,那模樣,仿佛是在告訴云不留,你肯定會像上次一樣的。

    云不留沒有理會它的取笑,緩緩朝著那片大森林走去,邊走邊慢慢聚斂周圍的陰陽正負能量。

    感覺到這兩種能量在他身邊越聚越多,小毛球和小虎崽都躲得遠遠的。在云不留走進樹林之后,它們便爬上樹,在樹上遠遠跟著。

    云不留就那樣畫著圈,背著竹簍和矛囊,緩緩在林間走著。

    然而,他都走到湖的北面,聽到鴨寨中鴨霸的聲音了,依然還是沒見到那座大肉山一家子。

    這讓他不由露出愕然之色,然后又覺得自己好傻,大肉山那一家子的領地肯定不會小,怎么可能整天就窩在這片小地方?

    不過他覺得這也怪那一家子,誰叫他經常能夠聽到熊咆聲從這個方向傳來,而且也好幾次在森林邊緣看到它們一家的身影。

    也因此,他下意識的就將它們當成是經常在這里出沒了。

    沒看到大肉山一家,那自然更好,他其實早就垂涎湖北面這邊的野藕和野鴨了。

    至于說大肉山一家有沒有在去年的野獸大軍中一同離去,這個云不留可以肯定,沒有!

    他之前還聽到過熊咆聲,像極了它們一家。

    野蓮藕,野蓮子……蓮子現在還沒法采,此時正是野荷花瘋狂盛開的季節,荷花香飄蕩四方。

    他甚至想過,找機會過來弄些蓮藕回去,移植到自家小竹樓露臺下的池塘中,這樣回頭就有蓮藕和蓮子燉肉吃了。

    看著那些野荷花,以及在野荷花中嘎嘎叫的水鴨們,云不留雙眸放光,嘿嘿嘿……

    PS:求個票!順便通知一下,本書明天中午十二點上架!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