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110章 平心靜氣,凝神定性

    平心靜氣,靜氣凝神,凝神定性……

    這是一個能夠讓人們感受到那種神秘能量的過程。

    用道家的說法,其實就是不斷斬去自己腦海里出現的念頭。

    佛家用‘斬去三千煩惱絲’的比喻,就比較形象和貼切。

    但是,這種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有多難,試過就知道。

    云不留很難想象,一個人要如何才能進入那種無思無想無念的奇妙狀態當中,他甚至覺得這根本不可能。

    他試過夜中靜坐在小樓外的露臺上,但入耳的不是鵝村傻勇們時不時的鵝鵝聲,就是草叢里的蟲鳴聲,又或遠處山林中的夜梟聲。

    等好不容易將這些聲音漸漸忽略掉,入耳的卻是大湖湖水的嗚咽聲,大河水流注入大湖時的轟隆聲,以及夜風過耳的呼呼聲。

    他也試過早上的時候爬上那座高崖,坐在上面靜心凝神,看能否借登高遠望而心曠神怡之機入定。

    又或迎著朝陽,傾聽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看能否成功。

    但可惜,入耳的不僅有風聲鳥聲,還有鵝村傻勇們的鵝鵝聲,以及隔壁鴨寨的水鴨嘎嘎聲。

    他也試過用笛聲來讓自己進入寧靜狀態,但顯然,這個方法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因為他的心神全都投入到吹奏當中去了。

    幾天時間折騰下來,他也沒能試出個所以然來。倒是他那天劈的那些柴火在烈日的暴曬下,已經曬干,可以準備燒炭的事宜了。

    他收拾了下遺憾的心情,準備先將修行的事情放一放。

    修行這種事情,確實不宜操之過急。

    修行,哪有一蹴而就的道理?

    即便是自己這種充電就能變強的古怪體質,不也需要一天天慢慢成長,而無法一口氣吃成胖子嗎?

    這么想想,云不留便決定順其自然,以后早上的時候就像以前那樣鍛煉,晚上就打坐,凝神靜心,看能否有所收獲。

    因為相比白天,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更容易讓人平靜。

    拿好主意后,他便將那些劈好晾干的堅硬木柴塞入那個早就挖好的,一米長寬高的洞穴之中,豎著碼好。

    等堆好木柴之后,他便將點火物塞到木柴表面,又在洞口砌上一層泥磚,只留下一個不到二十厘米長寬的點火口,然后點上火。

    這種燒炭法,其實和他燒陶時所用的堆燒法極其相似。

    不少鄉下人燒炭,也都是這么燒的。

    還有更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在地上挖個坑,將柴火堆到那個坑里面,等木柴徹底燒起來之后,再用泥土將其埋起來。

    當然,他需要的炭,肯定不止這么多。但是燒炭這種事,他也是第一次干,以前只是見過別人干,而且人家還不止一個人。

    當時看到出炭時,一個人拎著鋤頭破窯門,幾個人專門拎著水桶提水往炭窯里潑水滅炭火,那場面可熱鬧了。

    但這種事情擱給一個人來做,那就有些麻煩了。

    不過他要燒的是白炭,不是黑炭,倒是不需要潑水。

    可燒白炭,出炭時也需要沙土覆蓋,這種事,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的話,一個人也是忙不過來的。

    好在他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普通人。

    等窯火點著之后,他便跑去和稀泥,用木盆裝著拿回來,等窯火完全燃燒,煙囪里的冒出來的煙從濃濃的白煙變成青煙后,他用土塊將那個點火口堵上,再用濕泥糊住,然后默默等待。

    等到底下幾個通氣口冒起火光的時候,他便將通氣口一個個都給堵上,最后煙囪也給堵上。

    大概夕陽快要西下的時候,云不留將肉放到石鍋里燉上,然后才將之前砌起來的洞口打開,進行煉炭。

    感覺到洞窯中的溫度越來越高,云不留便用做好并浸泡在池塘里的大竹夾子將火窯中燃燒的火炭拉出,扔向早就準備好的那個土坑。

    土坑長寬三米,里面全都是松好的泥土拌上草木灰。

    火炭被他從火窯中拉出,扔到土坑之中,扔了有一小堆之后,他才跳過去,飛速將拌著草木灰的泥土覆蓋到火炭上。

    這些拌著草木灰的泥土,就是用來給火炭冷卻之用的。

    等覆蓋結束,他繼續如法炮制。

    直到那些大塊的木炭都被埋入土中,而一些小塊的木炭,則被他用水直接潑濕。潑濕的木炭,其實就是黑炭。

    相比之下,黑炭要比白炭重,但卻沒有白炭耐燒,燃燒的溫度也沒有白炭高。想要用黑炭來煉鐵的話,基本上很難。

    當然,用火爐加風箱,用黑炭將鐵燒紅,進行打鐵的話,卻是沒有問題。云不留見過許多打鐵鋪用的就是這種黑炭。

    用白炭的打鐵鋪反而很少,估計是白炭比較貴的原因吧!

    看到云不留燒炭,小奶虎還覺得挺好玩,結果看到出炭時,火星四濺的畫面,小奶虎便嚇得直接就遛回了小竹樓。

    小毛球和小白就很聰明,沒來湊這個熱鬧。

    事實上,這也是他燒的炭不多,火窯不大,否則的話,開窯時冒出的有毒氣體諸如一氧化碳這些東西,就足夠他喝一壺的了。

    如果不是他早就屏住呼吸的話,他應該用濕布或濕巾裹住自己的口鼻的。只不過,這些東西他都沒有,只能用屏住呼吸這招了。

    不過,在出炭時,這火窯的溫度也給了云不留一個啟迪,讓他知道這火窯里的溫度似乎高得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他不知道煉炭時火窯內的溫度可以達到多高,但是,他準備拿那些赤鐵礦石試上一試,看能不能用火窯的溫度將其煉化成鐵水。

    如果可以的話,那就可以省去他許多麻煩了。

    當然,火窯的規模得擴大一些,這樣木柴才能裝得多些,才能燒得更久一些,溫度應該也能更高一些。

    他一邊思索著,一邊嚼著鱷魚肉,喝著鱷魚湯。

    半個多小時后,他才跑到泥土坑里,翻開那些泥土。

    此時,坑中的火炭早已冷卻,太陽也早已下山,但是在篝火的火光下,那些火炭的表面,卻有著一層如同白灰一樣的東西。

    這個,就是白炭,他一次就燒制成功了。

    PS:求個票票,謝謝!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