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101章 小白,我回來了!

    云不留拿著虎牙,在那塊巨石上刮了幾下,然后看了看刮痕,刮痕里面能夠看到暗紅色的巖體。

    他估計,這可能真的是一塊巨大的赤鐵礦,而且很可能,這附近的地底下就埋藏著一條赤鐵礦脈也不一定。

    想了想,云不留便用虎牙在這塊巨石的一角刮了起來。

    半個小時之后,一塊有兩三百斤的石塊就從巨石上被他刮了下來。

    他準備將這塊巨石扛回去看看,看能否煉出鐵來。

    當然,在此之前,他先將那條幾斤重的一溜黑給扒皮抽筋,烤成了酥脆的烤肉,然后撒上一點鹽,便可以開吃了。

    不過以他們的胃口,這點肉肯定不夠,于是河中的大魚又遭殃了。

    雖說肩上多了塊兩三百斤重的石塊,但對云不留的行動,并沒有帶來多少不便。這點重量,對他來說,就像多了塊積木。

    終于,在夕陽西下的時候,云不留終于回到大湖邊上,他將那塊鐵礦石扔到對岸的竹林中,然后抱著小奶虎和毛球,背上背著竹簍和獸皮,跳過那條大河,回到竹林之中。

    此時的他,心里頭很興奮,很激動,他想要大叫一聲,抒發一下情緒,但又有些擔心會引出湖中可能存在的大怪獸。

    想了想,他覺得還是安靜點吧!

    別沒事找事!

    當他扛起石塊,穿過竹林時,已經能夠聽到湖中鵝村傻勇們鵝鵝鵝的叫聲,甚至湖對岸那邊的水鴨嘎嘎聲都隱約能夠聽得見。

    聽著那熟悉的鵝叫聲,云不留唇角不由自主咧了起來。

    出去逛了小半年,終于又一次回來了。

    秋末冬初出發,到春末夏初回歸,確實有半年了。

    竹林里,已經生長出無數新竹,想來不需要多久,這里又會是一片青翠。

    走出竹林,入眼的,正是那片綠茵,以及綠茵中間的小竹樓。

    小竹樓看起來似乎沒什么變化,除了顏色變得更黃了之外。

    掛在小竹樓檐下的那些咸肉干也還在,并沒有其他肉食動物跑到這里來偷吃,小白蛇也很聰明,沒有向這些咸肉干下口。

    小竹樓外的池塘里,竹管的水流依然沒有停止,倒是池塘里多了一些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傻勇們。

    遠處的湖面上,依然飄著幾截枯柴。

    山風依舊,景物依然,但竹樓前,卻沒有那道白色身影。

    “小白,我回來看你來了!哈哈……有沒有想我啊!”

    云不留背著竹簍,扛著石塊,跳入綠茵,朝著小竹樓走去。

    在路過那塊茶苗的苗床時,他看到那些枯草底下有幾抹綠色,很顯然,底下的茶苗已經開始生長,他順手將枯草掀去。

    事實上,回來的時候,他也碰到那幾株茶葉了,但因為竹簍里裝的東西有些多,是以他只好放棄采茶的打算。

    旁邊的另一塊地里種著的山蒜和野生姜,苦菜,此時也已經和那些雜草一塊生長起來,而且長勢并不比那些雜草差的樣子。

    他將石塊扛回小竹樓前,扔到地上,然后朝小竹樓走去。

    “小白,我回來了!”

    看到小白蛇沒有迎出來,他又叫了聲。

    直到他走上小竹樓門前的臺階,走進小竹樓,將背上的竹簍和獸皮解下,依然還是沒有小白蛇的身影。

    “難道是出去狩獵了?”云不留有些疑惑地想,邊伸著懶腰,然后到二樓看了看,二樓也沒有它的身影。

    他轉身下樓,穿過小竹樓,來到后方的露臺上。

    踩在露臺上,傳來竹片變形擠壓的聲音,在露臺下方池塘中嬉戲的鵝村小勇士們抬起頭來,朝露臺上那個陌生的身影看去。

    不過它們只是看了幾眼,又繼續低頭劃水了。

    有這些鵝村小傻勇們在池塘里鬧騰,可想而知這池塘里的水肯定清澈不起來了。要不是因為池塘里的水有活水源頭,估計這時候都要發出惡臭,成為蚊蠅集中地了。

    為此,云不留的眉頭輕輕蹙了起來。

    于是,他脫去了一身戰袍,拿著根棍子,跳入池塘中,開始用棒子在池塘里攪動起來。

    同時將池塘面向大湖那邊塘埂的缺口開得更低,讓池塘里的水能夠更快的流出去,他準備給這池塘換換水了。

    看到云不留跳進池塘里折騰,剛剛跑到露臺邊上的小奶虎可能也覺得很好玩,嗷嗚一聲,也從露臺上跳了下來。

    看到這情況,云不留有些無語,看來一會又得給它洗澡了。

    這池塘被他一折騰,直接就變渾濁了,沉在塘底的泥漿和鵝村大小勇們拉的糞便,也都被攪了起來,結果這傻虎居然一頭扎進來了。

    本來看到云不留下來,鵝村小勇們就已經嚇得四處亂躥了,再加上小奶虎一頭扎下來,那些小傻勇們直接就找不到方向了。

    云不留搖了搖頭,沒有理會小奶虎,在池塘里折騰了一會,便跑到引水管那里徹底給自己沖洗了一遍。

    沖洗干凈頭發和身子后,他穿上皮內褲,跑到山洞那邊,將石鍋和竹鍋蓋翻了出來,到引水管那用水沖洗,并用竹鍋刷刷洗。

    “小毛球,看到小白沒有?”

    云不留邊刷著鍋,邊問蹲坐在小竹樓頂上的小毛球。

    小毛球又進入了貓頭鷹的狀態,聽到云不留叫它,它只是低頭看了看,然后又抬起頭來,靜靜看著大湖。

    看它又變成這樣,云不留也懶得和它說了,說也沒有用。

    洗完石鍋和鍋蓋,云不留裝了一鍋清水回來,將石鍋放到小竹樓前的石灶上,然后又跑到山洞那邊抱了一捆干柴出來。

    雖然干柴被蟲蛀得厲害,但用來燃燒生火,還是沒問題的。

    等火升起后,他又跑去拿了條肉干下來,那些肉干都已經風干得硬梆梆的了,外面還有一層灰。

    其實這不是灰,而是脂析物質,也就是脂肪析出的東西。

    當然,也可能是霉變引起的。

    不過云不留仔細看了看,排除了霉變這一情況。

    他拿著硬梆梆的獸肉干,來到水管下,用竹鍋刷猛刷,將這一層灰白色的物質給刷禮干凈,然后將整塊肉干扔進石鍋當中熬煮。

    晚餐準備上后,他便趁著夕陽還未落山,拿了根木棍,跑到種山蒜和野生姜的地方,用木棍撬出一小塊空地來,將他帶回來的野草野菜種下,有大號金針花黃花菜,大號菊芋,野葫蘆瓜……

    PS:明天又是新的一周了,替明天求一下票票!謝謝!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