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84章 上古先民們可能可以飛天遁地

    (求個票票吧!謝謝!)

    云不留眉宇微微輕蹙,想起了那天晚上,那詭異的白霧,詭異的身影,詭異的哭聲……最可怕的是那詭異的笑容。

    每次回想,都讓他覺得脊背有點涼涼的,頭皮有點麻麻的。

    但問題是,他們遇到那些東西的時候,估計也就才剛離開大蛇部落三百里左右的距離而已,和這家伙有什么關系?

    云不留不解地看向炎角,炎角輕咳了下,道:“別這么看我,我到現在也還在奇怪呢!事實上,我們天炎部落首領之子的試練,就是獨自一人前往裂山猿的領地,得裂山猿一族的一頭小猿認可,試練就算成功。對我而言,得到一頭裂山小猿的認可,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是以暗地里,我其實并未將這次試練放在心上。”

    “裂山猿,你知道是什么東西嗎?”云不留低聲問蛇木。

    蛇木點頭說,“裂山猿是一種巨猿,成年裂山猿巨如山岳,裂山碎石如同兒戲,據傳聞,最強裂山猿有搬山擲岳之能……”

    這讓云不留不由自主想起了那些大腳印,其中有些大腳印,就有點像猿猴一類的巨獸腳印,指不定就是這種巨獸留下的。

    炎角看著兩人嘀嘀咕咕,不由停了下來。

    云不留說:“你繼續啊!我正好奇呢!我記得三天前是我們剛離開部落的第一天,結果當晚就碰到了百鬼夜哭,這和你有何關系?”

    “三天前嗎?”炎角點了點頭,末了道:“我只記得,那天晚上我們從那座山洞莫明其妙被送走,連那些先民遺魂也被送了出去。”

    云不留的眉頭皺了又皺,問道:“這種事情,以往有過嗎?”

    炎角點頭道:“當然有過,在這片山林之中,存在著諸多上古流傳下來的東西,部落中就有許多巫在研究這些上古遺跡,比如當中的上古文字,上古修行法。我們如今修行的方式,就是巫們根據上古修行之法衍化而來。聽巫說,上古先民們,可能可以飛天遁地……”

    蛇木聽了一臉木木的,覺得像是在聽故事。

    飛天遁地!?

    那是什么個情況?

    蛇木想象不到。

    但是云不留卻可以,他毫不懷疑這種事情的真實性,因為這個世界很玄幻。所以出現一些玄幻的人類,他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聽你這話的意思,我們遇到的那些詭異之事,是由你帶出來的?”云不留皺眉問,“我還是沒搞明白,你能一口氣說個清楚嗎?”

    炎角輕咳了下,點頭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到了裂山猿的領地之后,沒多久就找到一頭火紅色的裂山小猿,我想收服它,就和它打了一架,結果打著打著就跑遠了,最終我們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只知道掉進一個類似于上古先民的遺跡當中。”

    云不留不明絕厲,炎角繼續道:“在那先民遺跡當中,我和那只紅色裂山小猿碰到了一些詭異之事,一開始,仿佛有許多上古先民在吶喊,他們似乎碰到了什么無法抵擋的天災或者人禍,但后來碰到的卻都是一些詭異的喝叫聲,還有一些詭異的笑聲……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們便消失在那洞中,彼此也被分隔開來。”

    “等我清醒過來,發現我已經來到上千里之外。”

    他說著,看向云不留,道:“你們碰到的百鬼夜哭,是不是有許多孩子的笑聲和哭聲?還有許多身影帶著詭異的笑容?”

    云不留微微頷首,末了摸著下巴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們見到的那個百鬼夜哭,其實是那些上古先民的遺魂?”

    炎角微微點頭,“其實所有的百鬼夜哭,陰兵借道問道,甚至是山鬼問時辰等等不祥,都是那些先民的遺魂所化的邪祟在作祟。三天前你們碰到的那些先民遺魂,其實已經變成邪祟,要是任其在外隨處游蕩的話,其他小部落的人一旦碰上,必是有死無生。”

    云不留聞言,不由愣了下,末了道:“那依你之見呢?”

    炎角微微輕嘆了下,說道:“可惜我戰力有限,無法獨自消滅那些邪祟,但這事必須得盡快告訴部落中的巫和首領,好讓他們派出強大獵手隊,來獵殺這些于山林中游蕩的邪祟……”

    炎角說著,努力看著云不留和蛇木。

    云不留也愣愣看著炎角,問:“然后呢?”

    炎角有些無語地看著這兩個年輕人,“這個時候,你們難道不應該說些要追隨于我,然后送我回部落之類的話嗎?”

    “……”蛇古愣了愣,看向云不留。

    云不留:“……”

    愣了幾秒,在終于明白這位中二少年的話是什么意思之后,云不留才搖頭道:“送你回天炎部落倒是可以,因為我們的目的地本來就是天炎部落。但追隨于你,你問蛇木和蛇古吧!我沒興趣。”

    “先生沒興趣,我也沒興趣!”蛇木直接搖起頭來,“就算我要追隨,那也是追隨先生,雖然你是天炎部落的少首領。”

    “先生?你是大蛇部落的巫?可看起來不像啊!”炎角奇道。

    云不留抹了把他的泡面頭,道:“我本來就不是巫!”頓了下,他又好奇道:“巫是什么樣的人?或者說,要如何才能成為巫?”

    對‘巫’這個字,云不留可一點都不陌生。

    雖然兩個世界的文字不同,但意思一樣。

    一直以來,巫給云不留的感覺,就是神秘和強大。

    炎角聞言,不由愕然道:“你們大蛇部落沒有巫?”

    蛇木搖頭道:“有啊!大老就是我們的巫,我們的首領是蛇力!”

    云不留:“……”

    想到那個拉著自己問煮鹽之法,被村民們稱之為大老的老叟,云不留不由愕然,大老就是巫?看起來完全沒有半點神秘的感覺啊!

    一瞬間,巫的神秘形象,在云不留的心里瞬間崩塌。

    他搖了下頭,覺得巫不可能是這樣的,否則的話,怎么可能讓其他人信服?這個世界,可是有如山岳一般的巨獸存在的,人類想要在這樣的環境里生存,戰斗力肯定也不會太差。

    而能夠讓全部強者都信服的人,能力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云不留在心里自我安慰起來,而后看向炎角,“炎角兄弟,你修煉的是什么拳法?目前到什么境界了?”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