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82章 難道真是山鬼問時辰?

    (求張票票壓壓驚!謝謝大家!)

    穿過一座茂密的樹林,眼前的場景仿佛一陣變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兩座高聳的山峰,峰尖如戟似矛,沖霄而起。

    這兩座如同矛戟一般沖天而起的山峰,便是雙矛峰。

    在兩峰之間,有一條谷道蜿蜒而過,谷道兩邊的山石間偶爾披青掛綠,但更多的是卻是灰黑色的苔蘚山石。

    谷道之中有些潮濕,可能是兩峰太高,擋住了陽光,使得谷道內常見光照不足,顯得陰寒潮濕。

    而且還有一股死老鼠一樣的怪味,讓人直犯嘔。特別是鼻子很靈的小奶虎,聞到這股味道時,直接翻起白眼,張開虎嘴干嘔起來。

    看到這情況,云不留便將它拎起來,放到自己背后的虎皮上,然后招呼了蛇木和蛇古一聲,加速穿過這條谷道。

    果然,正如他之前所猜測的那樣,這雙矛峰下的谷道內,并沒有任何蟲子的身影,更別說是那種吸血蟲了。

    原本還擔心峰上有猛禽,以及峰下谷道中會有吸血蟲。現在不僅吸血蟲沒有見到,連峰上的猛禽也沒有影子。

    估計昨晚那群夜行的百鬼,就是從這條谷道中過來的吧!

    只是不知道它們是如何將那些吸血蟲帶出這谷道的?還有,那些吸血蟲在這谷道之中,又是靠什么生存繁衍的?

    這種未解之謎無法得到答案,使得這百鬼夜行更為詭異。

    特別是每當想到那白霧之中的蒼白臉頰上帶著的詭異笑容,云不留都會不由自主的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也不知道這頭皮頻繁發麻,會不會增加掉發機率?

    通過雙矛峰下的那條谷道,看到前方的樹林,鼻端的臭味也跟著消失不見,蛇木和蛇古明顯大大的松了口氣。

    小奶虎也從云不留背后的獸皮行囊上跳下,朝山谷低吼,活脫脫一個打不贏你我先罵贏你的二哈形象。

    云不留見它如此,又將它提溜起來,繼續趕路。

    身為未來的山林之王,沒事學什么二哈?

    毀形象知不知道?!

    接下來的行程,蛇木和蛇古兩個少年顯然沉默了許多。云不留則是一副不知者無畏的模樣,只將那些傳說當故事聽聽。

    他甚至有些懷疑,昨兒晚上上演的百鬼夜哭,是不是自己出現了幻視和幻聽?當然,后面的吸血蟲雨,倒是真實的。

    到現在,他身上的那些小紅點雖然結了痂,可痂還在呢!

    他發現,自己在這山林之中已經生活了快有一年了,可似乎才剛剛開始認識這片山林一樣。

    他一邊跳躍著前進,一邊思索著,不知何時,旁邊傳來啊的一聲慘叫。他停了下來,轉首看去,便見蛇古被幾根枯藤纏繞住了。

    原本他并未在意,但很快他就發現不對勁,那些枯藤居然在飛速蠕動著。他還以為是蛇,但想到大蛇部落的村民不會被蛇類攻擊,他才放棄了這個想法,同時拎出骨刀,朝著枯藤劈去。

    蛇木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不過他拿的是一根骨矛,一根帶著金紋的骨矛,“先生,是食肉藤,普通骨刀是無法斬斷它的。”

    果然,骨刀斬在那枯藤上面,就像砍到堅硬的枯柴一樣,差點把他用來當作篾刀的骨柴刀給崩出個豁口來。

    它將骨刀插回腰后的革囊中,從腰間拔出虎牙,對著那幾根枯藤就是一陣猛戳。

    在虎牙和骨矛的戳點下,這些食肉藤最終被戳成一段一段。

    但是那些未斷的枯藤卻縮得很快,瞬間便縮入灌木叢中,令人無法輕易追擊,只能站在樹上‘望藤興嘆’。

    被從食肉藤下解救出來的藤古,摸著屁股上的血印,欲哭無淚。

    事實上,這種像草莓一樣的血印子,不止屁股上有,腰肋上,雙臂上,大腿上,到處都是類似的血印。

    食肉藤,又稱吸血藤,它們吃肉的方式就是靠吸吮。

    先將人或獸捆綁,然后將無數帶著類似吸盤一樣的口器,扎在人或獸的身體上,慢慢將其吸干,最終留下皮包骨頭。

    這東西聽起來,看起來都像是動物,但它卻是植物。

    這是大老和他說過的叢林中的危險之一,不過是他第一次碰到。

    他應該慶幸,慶幸那片山林遭遇山火,否則的話,他不知道自己要遭多少難才能從那片山林中走出來。

    或許短時間內根本就走不出來,因為他很有可能會碰上巨獸。

    要是碰到像大蛇部落守護神那樣的超級巨獸,他能怎么辦?

    肯定是二話不說,轉身就回去啊!

    他撿起一段食肉藤看了看,掰天揉碎聞了聞,植物根莖,卻帶著極大的彈性,還有血腥的腥臭味。

    他將這些食肉藤的碎塊全都撿了起來,用獸皮包裹著,然后找了點干柴,點了堆篝火,將這些食肉藤給燒毀了。

    這東西是植物,植物大多都是可以無性繁殖的,它也不例外。

    在經過這些事之后,三人兩獸都變得更小心起來了,特別是變成卷毛的小奶虎,都不敢怎么皮了。

    這種情況持續了兩三天,他們已經趕出了上千里路。

    一路上,他們也沒有遇到什么部落,事實上,如果按大老給的這張地圖的路線去走的話,其實是能碰到一些部落的。

    不過云不留覺得那張地圖上的路線,繞太多彎了,真以那條路線去走的話,可能要多走幾百里的路程。

    反正有小毛球這個能夠預知危險的小家伙在,小心點就好。

    而且,之前也按著那條路線走了,結果呢?還不是一樣出事!

    所以他直接就放飛自我,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了。

    好在一路走來,雖然還是碰到不少危險,但都不算怪異。

    夜里,他就拿著張獸皮,用自制的炭筆,就著篝火的火光,在上面寫寫畫畫。他覺得有必要畫一張更為精致一些的地圖。

    以前他自然是不懂怎么畫地圖的,但是,當他看到大老給他的那張地圖之后,他的自信心噌的下就起來了。

    地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真實,是比例上的真實。

    而地圖最可怕的什么?是抽象,是比例失真后的抽象。

    大老給他的這張圖,就是抽象派大師的杰作。

    云不留覺得,作為一張地圖,自己這種寫實方式畫出來的,再怎么滴,肯定也要比抽象派的更受歡迎吧!

    就在云不留盤膝坐在地上,對著獸皮寫寫畫畫,小奶虎和小毛球擠在大黑虎皮下,貼著他休息,蛇古在睡大覺,蛇木在跟著守夜,無聊地看著眼前的篝火堆時,頭頂的樹梢上突然傳來簌簌聲。

    蛇木猛然抬首,結果便見一道身影從樹上掉落下來。

    那身影呯地聲砸在地上,然后就沒了動靜,蛇木一臉緊張地看向云不留,希望云不留給拿個主意。

    而云不留其實也有些傻眼,這荒山野地的,怎么會有人類?

    但面對蛇木求助的眼神,他也只好站了起來。

    此時,小毛球和小奶虎都被驚醒過來,但似乎是沒有感覺到有什么危險,兩個小家伙又瞇起雙眸,趴了下去。

    至于蛇古,這貨睡得跟頭死豬一樣。

    看到兩個小家伙都不以為意,云不留心下稍安,然后拿著火把小心走了過去,問道:“喂!兄臺,需要我們幫忙搶救一下嗎?”

    那身影抽動了下,而后緩緩抬頭,露出滿是鮮血的臉,問道:“兄弟,這是何地?今日又是何期?”

    云不留:“……”

    蛇木一聽這個問題,臉色頓時疾變,叫了聲:“先生……”

    云不留也在暗叫握草,難道真是山鬼問時辰?

    不會這么邪門吧!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