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76章 突然暴增的力量

    (例行求個票票,謝謝!)

    云不留明白老叟的意思,這頭大怪獸是他獵殺回來的,他自作主張地分給那些孩子們一些金湯,已經有些越俎代庖了。

    是以,剩下的,他準備交還給云不留來分配。

    就算云不留一毛不拔,半點也不分給他們,估計他們也不會多說什么,最多就是覺得這家伙有些貪心,有些小氣罷了。

    當然,云不留不是那種沒有器量的人。

    再說了,那些草藥可是老叟出的。沒有這些草藥的話,那些金紋獸骨也煮不爛。他甚至覺得,那些草藥比獸骨更重要。

    云不拿出兩個陶盆,給小毛球和小奶虎妥了一勺子,然后開始給村里的村民們每個都分上一勺子,包括那些婦人們。

    分到最后,眾人才發現,鍋底只剩下一些殘渣了。

    將這些殘渣過濾一下,得到的金湯也不過一小石盆而已。和之前的那一大石鍋相比,相差太多了。

    看到這情況,眾村民們都有些尷尬,紛紛將自己手中剩下的金湯遞還給云不留。

    云不留擺了擺手,轉身回到石屋內,從屋里抱出四根黑虎肋骨和四顆大黑虎的虎牙,然后看向老叟。

    老叟見此,咧起嘴來,轉身進屋,又拎了一捆草藥出來。

    眾村民看到這情況,也終于松了口氣,然后心安理得的喝掉手中的金湯,幫忙給提水燒火。

    就這樣,云不留將大黑虎的那些金紋虎骨給熬成了一鍋金湯。

    當然,用的石鍋不再是那口大石鍋,那口大石鍋太可怕了,熬出來他也喝不完,到時估計還得分給其他人。

    說實在,他雖然不小氣,但確實不想再將虎骨湯分給他們了。

    不過他倒是不介意和小毛球和小奶虎分享一些。

    當喝了一鍋金紋虎骨湯之后,他就發現,晚飯已經不用吃了,肚子已被那些金湯撐得鼓鼓的了。

    他摸著肚子,一臉滿足地靠在石墻上,小奶虎也學他的樣子,仰著四肢,像一只投降的大貓。

    小毛球則是蹲在石頭房上打著嗝,每打一次,都有電弧在它身上閃爍開來,搞得它在這夜間就像個電路接觸不良的大電燈泡一樣。

    那些正在打拳的村民們,一個個好奇地看著它。

    而云不留也在好奇地看著這些村民們,他們這是干啥嘞?

    此時,不論男女老幼,都在做著相同的動作……打拳。

    一套也不知道是什么拳法,被他們打得虎虎生威,而且是男女老少都會,打一個動作都會跟著哈的聲,極有氣勢。

    那個老叟看到云不留喝完金湯之后便癱在那里,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樣,便跑了過來,朝他招手,嘴里嘰哩呱啦說著什么。

    云不留能聽得懂幾個字,比如說‘來’,‘好’,‘打’等。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他能猜得出大概意識,老叟的意思,應該是喝過金湯之后,跑去打一趟拳,才有助于藥效吸收。

    可問題是,他根本不會打拳……他有些,于是只好招呼著小奶虎和小毛球,一人兩獸繞著村子跑起來。

    跑著跑著,云不留便發現,他的視力……或者說他在夜間視物的能力,似乎在慢慢提升。他覺得這和他喝了那些金湯有些關系。

    可惜,他和這些村民們,言語不通,否則倒是可以問問他們。

    ……

    次日,天色陰沉。

    山谷上空,寒風呼嘯,有點像要下雪的感覺。

    云不留習慣性早起洗漱,毛球和小奶虎跟在他的身邊。

    他用細鹽給自己刷了牙之后,沖小奶虎招了招手。

    小奶虎一臉新奇的小跑了過來,結果被他夾住了脖頸,然后掰開它的大嘴看了起來。

    “好了別動,我給你刷牙,牙齒不保護好,以后你怎么吃肉?”

    他說著,拿著根咬碎的細樹枝,抹了點鹽,在小奶虎的虎牙上刮蹭起來。小奶虎有些掙扎,但又不敢真的把嘴合上。

    只好用委屈的小眼神看著他,喉間發出嗚嗚嗚的可憐聲。

    云不留沒有理會它,繼續給它刷牙。

    等給小奶虎刷完牙后,他又朝小毛球招了招手。

    結果小毛球看了他一眼,張嘴齜牙,然后牙齒間電光閃爍,卡在尖齒之間的一些殘渣,在那電光閃爍之時,便直接被崩飛了。

    看到這一幕,云不留張了張嘴,已經無話可說了。

    洗漱之后,他回到村中,發現不少年輕的村民,正在村子中心的空地上,搬著幾塊石碾玩。

    那些石碾有大有小,小者如磨盤,大者如巨甕。

    看到云不留帶著小奶虎回來,便有不少年輕人朝他揮手,然后招呼著他也過去試一試。

    云不留也對自己擁有多強的力量感到好奇。

    昨天回來的時候,他雖然沒有準確的進行力量測試,其實也沒有辦法進行準確的力量測試,只能粗略估計估計一下。

    約摸估計,他扛回來的那塊骨和肉,少說也有四千斤。

    這是把肉扛回去,而不扛起來就放下。

    所以,他覺得自己的力量怎么說也有四五千斤了。

    他走了過去,指了指這些石碾,問他們,這些都是多重?

    當然,他的表達沒有這么準確,但大概意識算是表達出來了。

    那些年輕人們比劃了幾下,云不留大概知道,這些石碾所代表的重量了。于是,他一個一個測試了過去。

    五百斤,一只手就拎了起來,看到這個,不少胳膊比云不留胳膊還粗的大姑娘們就為之側目了。

    一千斤,也能輕易提起來玩。

    兩千斤,三千斤,四千斤,五千斤……

    隨著一千斤一千斤往上加……云不留覺得這些石碾的計量單位可能不是斤,但他覺得重量應該是差不了多少的。

    最終,連那個他估計有一萬斤的大石碾都給他搬動了起來。

    看著他那渾身青筋暴露,肌肉虬結,面紅耳赤的模樣,不少年輕人都露出了崇拜的神色。

    而那些胳膊比他的胳膊還粗的大妹紙們在看向他時,眼波流轉之間,仿佛要將他給融化掉一樣,讓云不留大感吃不消。

    雖說是當了很久的和尚,可這款妹紙他還真有些下不了口。

    這和他的審美相比,完全就是兩個極端了。

    無視掉這些秋波,云不留暗暗在自己的計劃表上添了一筆。他的計劃很簡單,學習語言,了解外界,現在添了個熟悉草藥。

    那種可以使金紋獸骨融化的草藥,絕對是稀世珍寶。

    沒有那東西,即便是有金紋獸骨也沒毛用。

    另外,還有打拳。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