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44章 找到了擼貓的感覺

    (求張票票,謝謝!)

    咻嗚……

    大黑虎才剛轉身逃去,云不留隨手便朝它甩出一矛。

    然后云不留便驚嘆地發現,自己還是錯估了它的瞬間爆發力。

    被它閃過一矛之后,云不留起身在它后面追,一根根短矛帶著咻嗚咻嗚的呼嘯聲,朝它射去。

    下一刻,在這片曠野之上,大黑虎給云不留上了一堂何謂‘蛇皮走位’的究極風騷走位課。

    同時也讓云不留清醒地認識到,以他目前的實力,還遠遠沒有達到那種可以隨意在這片山林之中撒野的程度。

    正面硬干,云不留其實敵不過大黑虎的拍擊之力。

    他能感覺到和它硬干會有風險,這是一種直覺,所以面對大黑虎的巨爪拍擊,他每次都是滾到它的腹部偷襲。

    當它只抬起一只爪子做出防守反擊姿態的時候,雖然它拍擊的力量會隨之減弱,但他依然還是選擇了遠程攻擊。

    大黑虎防守反擊的狀態下,要是沖上去近身搏斗,他擔心自己躲不及那張虎口。

    不過單從心態上來說,他已經算克服了最大的難關。

    面對這種山林猛獸的時候,他不會再像當初那樣緊張得手腳都變得僵硬了。他現在連森林之王都敢挑了,還怕其他猛獸?

    一場人類與森林之王之間的戰斗,以森林之王落逃而落幕。

    來到森林邊上,云不留停下了腳步,沒有再追擊。

    他知道自己追不上這擁有四條大長腿的家伙。

    而且,在這片森林當中,可是它的主場。

    之前的戰斗,雖然讓它受了一些傷,但那其實都是皮肉傷,即便是兩次捅中它的腹部,也沒給它造成多大的傷害。

    它的身體太龐大,皮肉太厚,捅進去還不到十厘米。

    否則的話,剛才它也秀不出那風騷的蛇皮走位來。

    拎著最后一根短矛,他對這座大森林看了會,然后轉身離去。

    他將之前射出去的短矛一一找了回來,結果發現,那些被大黑虎用大爪子拍下來的短矛,基本上都廢了。

    他決定回頭再多制作幾根短矛出來,近距離戰斗太兇險,用遠程攻擊解決問題,其實才是最安全的。

    將那些射出去的短矛一根根收起,即便壞了,他也沒有扔掉。

    他覺得,這是自己成長的標志,就像傷疤是戰士的勛章一樣。

    回到那只大野牛邊上,他便看到小毛球坐在大野牛的腹部,一副淡定的模樣。而小奶虎卻趴在它身邊瑟瑟發抖,看到云不留回來,它才松了口氣,朝云不留有氣無力的哇了聲,像是在尋找安慰。

    之前黑大虎出現時,這頭金色的小奶虎就直接趴了,還是小毛球將它拖到大野牛鼓起的腹部上,讓它遠遠看著他和大黑虎戰斗。

    他走上前去,將裝著短矛的革囊裝進竹簍,又將竹簍掛到大野牛的牛角上,然后拎起大野牛的一條腿,身子微蹲,將肩膀頂在大野牛腹部,一聲沉喝,直接將這頭重達三千多斤的大野牛給扛了起來。

    “走!”

    他有些吃力地叫了聲,扛著這頭大野牛,步履堅定地朝著小樹林方向進發。每走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個不淺的腳印。

    用了一個多小時,他才將這頭三千多斤的大野牛弄回大湖邊上。

    他知道,自己目前的極限力量,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和那頭大黑虎,其實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要不是那頭大黑虎太過囂張,今天他也不會和它打起來。

    原本他就沒有打算這早去惹它,只是面對大黑虎的挑釁,他不得不硬起頭皮頂上去,一旦后退,大黑虎肯定會得寸近尺。

    回頭要是它偷偷摸到大湖那邊來的話,事情可就麻煩了。

    他覺得自己應該在小樹林里面挖一些大坑,布置一些陷阱,用來防備這頭大黑虎,免得它偷偷摸過來。

    他渾身大汗,氣喘吁吁癱坐在湖邊,吹著湖風,湖中飄浮著的那些枯柴們,似乎是聞到了血腥味,緩緩朝他這邊靠了過來。

    看到這情形,云不留起身處理起這頭大野牛來。

    用虎牙將其開膛破肚……但很快,云不留便發現,虎牙雖然很是鋒利,但因為體積太大,用它來割肉其實還沒野豬獠牙好用。

    野豬獠牙要比虎牙細許多。

    當然,骨刀更好用,但是這牛皮太厚,他擔心把骨刀給弄斷了。

    他將大野牛的肝臟扒出,用力甩到湖中,讓那些枯柴們爭搶。

    沒多久,那個地方便沸騰起來,無數湖魚朝那邊聚集。

    清理干凈大野牛的內臟后,他將整牛扛回山洞。

    發現小奶虎正一臉憂愁的在山洞里趴著,看到云不留回來,它抬頭看向他,朝他哇哇叫喚起來,仿佛在問,它媽媽去哪了?

    云不留將大野牛放在地上,走過去輕輕揉了揉它的腦袋,并在它背上擼了兩下,確實找到了擼貓的感覺。

    小奶虎似乎感覺到了他的善意,趴在地上,嗚嗚叫著。

    擼了會大貓,他站起身來,換上野豬獠牙和骨刀,來到大野牛面前,將其進行扒皮肢解,扒一點皮,便肢解一些牛肉下來。

    肢解下來的牛肉用麻繩穿上,懸掛在洞中的幾根竹竿上。

    大野牛太重,他擔心放到兩根竹竿上,會把竹竿壓斷。但將這些牛肉均勻地分布在竹竿各處,就不用擔心竹竿會斷掉。

    當最后一些小細塊的牛肉被他用骨刀從牛皮上刮下來,扔到陶罐中后,他才將帶血的牛皮拿回湖邊清洗了下,攤到竹樓的露臺外曬。

    他并不知道如何處理牛皮,估計就算知道,也沒有條件,所以干脆就胡亂曬曬,回頭用刀刮掉肉屑,再用草木灰洗洗了事。

    那幾張鹿皮和兔皮,他用的就是這么簡單粗暴的處理方式,結果現在它們已經開始掉毛了。

    很顯然,這很浪費,但又有什么辦法呢!

    等他將牛皮曬下,小白蛇便從小竹樓里溜了下來,跟著他來到山洞中,然后張著大嘴朝他嘶鳴,這是求肉的節奏。

    云不留對此也不厭煩,拿起骨刀就對著一塊牛肋排割起肉來。

    給它割了幾條牛肉條放到陶盆中后,他便開始燉肉烤肉。同時將那些細碎的牛肉放到另一個石灶上燉著,這是給小奶虎準備的。

    趁著這個空檔,他跑回小竹樓,拿上昨天編了大半的竹籠頭,回到山洞繼續編織。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