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山野閑云 來不及憂傷

第32章 看著我,以后我們都得這樣喝湯

    當云不留扛著野豬回來時,石灶上的火還沒有熄滅,陶罐里的肉湯早就飄起了香味,小毛球嗖的聲便跑進山洞,然后在灶旁端坐。

    如果它的爪子里端著碗筷的話,那就更形象了。

    云不留將野豬扔在洞外,走進山洞,解下矛囊,看了看陶罐里獐子肉翻滾的肉湯,撤掉灶下的炭火。

    “先別急,放著涼一涼,我去宰殺野豬。”

    他邊說邊拿起一塊從破西裝上撕下來的破布條,放在一個裝著水的陶盆里蕩了兩下,然后在那兩條放肉的竹竿上擦了擦。

    出門扛著野豬來到湖邊,剝皮開膛,留下豬心和豬肝,剩下的豬雜連著豬頭,全都被他扔進了湖中。

    一時間,湖魚歡騰起來,鵝村傻勇們紛紛聚集過來,連那些黑柴都往那個方向飄來。

    其他內臟不好處理,帶著濃郁的腥味,特別是腰子。

    雖然那東西很補,但他根本沒法處理那股子腥味。

    而且,真要補的話,他覺得用豬心燉鹿茸,也同樣是大補。

    不過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這樣補,自己的身體一直很健康,要是不小心補過頭了,反倒是件麻煩事。

    那些鹿茸他覺得應該留起來,等將來離開這里,尋找到文明社會之后,那東西還可以用來換點錢財,也不至于被一分錢難倒。

    沒有理會那些傻鵝們會不會被鱷魚們吃掉,他用那張厚實的野豬皮包裹著野豬肉,扛在肩上就走。

    野豬的毛很硬,外面有些地方還沾著樹脂和碎石。

    他估計了下,留下來的肉和骨,差不多有一百二三十斤。

    如果讓他放開了吃的話,估計也就夠他吃兩三天。

    當他回到山洞,將野豬肉放在竹竿上,順手將豬心和豬肝放在野豬皮上時,發現小毛球已經伸著小腦袋,想要去舔陶罐中的肉湯,但又怕被冒著蒸氣的肉湯燙著,時不時嘟起小嘴吹上一口氣。

    看到這嘴饞的小家伙偷吃,氣得云不留差點將它拎起來扔出洞外。

    但最后他還是忍住了,只是拎起它的后脖頸,數落起來,“還講不講衛生了,你是想讓我吃你的口水嗎?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偷吃,我就罰你不準吃肉,聽見了沒有?”

    小毛球睜著大眼,一副無辜的樣子看著他。

    看得他悻悻然將它放下,然后拿過一個陶盆,將陶罐內的肉湯倒了出來,又夾了兩塊肉放到陶盆里。

    其實肉湯的溫度已經不高,云不留往陶罐里放了點鹽,攪拌兩下后便捧著陶罐準備直接喝湯,但剛到嘴邊,他又放了下來。

    估計小毛球偷喝湯,就是學的他,所以他覺得得先自己改正。

    “毛球,看著我,以后我們都得這樣喝湯。”

    他說著,將肉湯從陶罐倒到一個陶盆中,然后端著陶盆喝,“記住,得這樣喝。直接就著陶罐喝,是不衛生的行為,明白嗎?”

    看小毛球那一副呆萌的模樣,云不留估計,它應該是不明白的。

    算了,慢慢教吧!

    他嘆了口氣,開始喝湯吃肉。

    喝了幾口湯后,好吃懶作的小白蛇便溜了過來,然后跳到他的肩膀上,朝它的臉頰探頭探腦,不斷嘶鳴。

    很顯然,它的小肚子餓了,在向他求肉肉。

    “別急別急,一會就給你肉吃!”

    他安慰了它一下,又開始生起一堆篝火,準備烤豬肉。

    然后又將另一個破了個缺口的陶罐放到石灶上,從石臼中舀了點水放在罐中燒,準備回頭用來涮豬肝。

    “可惜這時節林中的枸杞子還沒有成熟,否則就可以燉一盅枸杞豬肝湯和枸杞豬心湯嘗嘗了。”

    他搖搖頭,用骨刀割了幾條豬肉放到豬皮上。

    小白蛇從他肩膀上溜了下來,張嘴叼著肉,伸著脖子吞咽。

    云不留看了兩個小家伙,笑了笑,用骨刀將野豬肉一片片片下,再用竹條夾子夾著,放到篝火邊上燒烤。

    相比燉肉,烤肉的腥味要少許多,不過烤肉吃多了也不健康,云不留準備以后多種點野生姜,然后就可以多吃燉肉了。

    有時間的話,也可以多去森林里頭找找,或許能找到一些去腥用的調味品,比如八角,桂皮,花椒,孜然等物。

    野生姜是有了,但他覺得還是有些不夠。

    其實肉吃多了也不好,會缺少許多人體所需的維生素。

    如今有了鹽,他覺得可以制作一些筍咸了。

    林中許多筍都已經長高,變成了新竹,估計再過十幾天就沒筍了。

    之前他來到這里的時候,啃了兩三天生筍,就吃到想吐,之后一直不敢吃那東西,現在看來要準備一些才行。

    邊忙活邊思索著,直到火灶上的陶罐冒起水蒸氣,他才用骨刀將豬肝一片片片下,然后用筷子夾著放到開水中涮。

    同時還往陶罐里撒了點鹽。

    小毛球見此,圓溜溜的大眼便看著他,小腦袋更是隨著他的動作而來回轉動。

    云不留看到它這動作,直接被它逗笑了,將一塊豬肝放到它面前的陶盆里,“有點燙,你自己吹吹。”

    果然,這小家伙嘟起了小嘴,吹了起來。

    這個小表情,云不留看一次樂一次。

    看貓嘟嘴就能明白。

    “果然,你是聽得懂我說話的吧!你這家伙,我的話,你都是選擇性的聽,對吧!”云不留被它氣得又開始數落起它來。

    不過小毛球完全就是一副充耳不聞的皮樣子。

    一旁的小白蛇見此,也溜了過來,張嘴朝他要吃的。

    “你不能吃熟肉,就算要吃,也得等你長大些再吃,到時要是不小心吃壞了肚子,身體也能撐得住。乖!聽話!”

    他邊說邊將它拎回野豬皮邊上,讓它繼續吃生豬肉。

    吃完午餐,他將那顆豬心放到陶罐里燉著,又用一根去了皮,洗干凈的木棍穿上一塊二三十斤重的豬排,架了篝火邊上烤。

    然后背起竹筒,轉身出門,他準備去那座竹林里挖些竹筍回來制作筍咸。筍干他不準備做,那東西如果沒有用炒的話,并不好吃。

    而如果要炒的話,還得有油。山中的動物,脂肪一向很少,即便是這頭豬野,豬肉里也沒多少肥肉。

    走過培育茶苗的苗床邊上時,他看了下。

    下了三天雨,苗床旁邊的兩個水坑里已經儲滿了水。不過苗床比較高,倒不怕茶苗被淹死。

    兩個多小時后,他便挖了十多根竹筍回來。

    將筍堆在山洞里之后,他便覺得煮筍是個不小的工程,因為陶罐不夠大。另外,裝筍咸用的竹筒也得多準備幾個。

    用陶罐的話,根本不行,他連陶罐的蓋子都沒有。

    這東西要是不密封保存的話,很容易就會變質腐壞。

    另外,還得準備些木柴,不論是煮筍,還是燒陶,都需要。不過這次他不準備撿干柴了,小樹林里的干柴都快被他撿光了。

    至于劈柴,其實不是一件難事。

    有野豬獠牙這種鋒利的東西,再加上他本身的力氣,把木柴弄成一截一截,也不算什么難事。

    而砍樹的話,也不需要跑多遠,山洞上方就是一片小樹林。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