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第七百八十六章乘十了啊

    嚴蓉望著縮在墻角跟遭受迫害的小姑娘一樣臉色怪異。

    “侯爺,這是宮里的規矩,再說了這明顯是下官吃虧好不好!”

    嚴蓉說的倒也不錯,每一個服侍皇子跟檢驗未來駙馬是否有隱疾的女官都必須是完璧之身,到時候要跟公主一起下嫁到夫婿家中。

    在公主身體不方便的時候代替公主服飾公主的夫婿。

    “別鬧,這位女官這不是誰吃虧不吃虧的問題好不好,主要是本侯不習慣,能不能跟皇后娘娘說一說這個過程就算了!”

    嚴蓉跟八名宮女相互看了一眼微微搖搖頭:“侯爺,這是皇后娘娘的懿旨,也是宮里歷來的規矩若是下官等完不成可是要受到刑罰的!”

    “編一個啊,反正又沒有人知道!我不說你們不說誰知道,你想是不是這個理!只要你們不說本侯總不至于滿大街的吆喝去吧!”

    嚴蓉還有幾名宮女嚇得馬上給柳大少跪了下來:“柳大人,萬萬不可啊,身為宮中之人若是編造莫須有的文書是要被杖斃的,侯爺你就可憐可憐下官還有這些宮女姐妹吧!”

    柳明志無語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來:“你們是不是死腦筋,本侯都說了你們只要不說出去就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情,皇后娘娘自然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假!她總不能親身……嗯哼……編一個吧!”

    嚴蓉神色有些發紅從懷里取出一塊雪白的手帕:“侯爺,編造不了的,回宮復旨下官要被驗明正身的,哪有侯爺說的那么容易!你就別為難下官了!”

    “姐姐你搞清楚,是你在為難本侯好不好!你們陪嫁點丫鬟這個本侯完全可以理解,可是你們搞這一套這是在侮辱本侯爺嗎?本侯爺孩子都有五個了怎么會有隱疾呢?你們想是不是這個道理!至于給你驗明正身的女官更好搞定啊!”

    柳大少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拍在了桌案之上:“以宮里的那么點俸祿加上平時的一點賞賜十年也掙不了一萬兩銀子吧!”

    嚴蓉幾人低頭沉默了起來。

    “侯爺,這不是錢的問題!”

    “兩萬兩,一張給你驗身的女官一張給你們幾人分了,這樣再不行本侯自己進宮面見皇后娘娘說明緣由去!”

    嚴蓉還有八名宮女相視了幾眼為難的點點頭,嚴蓉取下自己尖銳的發叉在自己的手指之上用力一戳之后將手指在雪白的手帕之上擦拭了幾下。

    “侯爺,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否則下官的小命可就沒了啊,這幾位姐妹也全部都要給下官陪葬的!”

    “你們就放心吧,本侯肯定不會泄露出去的,畢竟咱們兩個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不是,誰出事了對方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下官謝侯爺體恤!”

    “奴婢等侯爺體恤!”

    “好了好了,趕緊起來吧,真受不了你們這一套了還有別的東西嗎?”

    嚴蓉幾人依次站了起來:“侯爺行房的時辰下官也要記錄在案,如今那什么還是侯爺自己說吧,下官讓人記錄下來!”

    柳大少臉色驟然漲紅了起來,這個問題稍微有那么一些隱私了一些。

    背著手在房中徘徊了起來柳大少不時的扣弄著手上的扳指,說多久好呢?

    試探性的望著嚴蓉柳大少嘴角糯糯了幾句:“兩兩個時辰?”

    嚴蓉一怔跟幾位宮女互相看了幾眼帶著懷疑的神色盯著柳大少:“侯爺,一天才六個時辰,下官在宮中可是負責這方面的事情的,請你誠實!”

    “本侯爺乘十了啊!”

    “侯爺,請不要再為難下官了,侯爺還是誠實一些,不然下官真的沒辦法交差了!”

    “本侯爺真的乘十了,你咋就不信呢?”

    嚴蓉臉色糾結的望著神色義正言辭的柳大少,發現其眼神毫無躲閃炯炯有神根本不像在說謊。

    心里不禁有些遲疑,難道侯爺真的天賦異稟不成?

    默默地嘆了口氣側首輕輕地在宮女耳邊輕聲說了起來:“尺寸時辰身高七尺二,身體健壯,無隱疾在身,無疤痕,手腳健全,相貌剛毅俊朗,評分為九!”

    “是!”

    宮女一邊記錄著一邊不時的瞥著柳大少在一本書冊之上記錄著什么。

    行為柳大少眉頭直皺心里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你們可不要胡編亂造啊,本侯爺行的正走的直可不想讓人有異樣的眼光!”

    嚴蓉面色窘迫的看了柳大少一下櫻唇微啟:“侯爺,本來就是你讓胡編亂造的啊!”

    “我”

    柳大少無言以對,你說的好有道理啊!

    “算了算了,你們編也編的合理一些才行,除了這些應該沒有別的事情了吧?”

    “沒有了,請侯爺給下官姐妹安排給房間休息一下吧!”

    “安排房間?你們直接走不就行了,干嘛還要安排房間休息一下呢?”

    嚴蓉兩步輕移走到柳大少身邊細聲細語的說了一句話:“一個時辰呢!”

    柳大少眉頭一挑贊許的看著嚴蓉,這女官絕對有前途。

    “來人!”

    “少爺,小松來了,少爺有什么吩咐嗎?”

    柳大少沖著嚴蓉幾人努努嘴:“給宮里的女官在內院安排一間舒適安全沒有任何人進入的房間休息一會,好酒好菜一樣不能少的招呼著!”

    “是!”

    “幾位貴客請跟小的來,小的為你們帶路!”

    柳大少緩緩走出房間伸了個懶腰:“嘖嘖一個時辰就是兩個小時,本侯腰酸腿痛也是理所當然嘛!”

    “話說這是不是有些自欺欺人呢?算了算了管它呢,反正是給后世的人看的,這是什么?這就是史書!”

    嚴蓉跪坐在地毯之上恭敬的將手中的文書托著放在皇后南宮夢的面前,臉色有些蒼白的模樣不知道是怎么做出來的。

    皇后沒有去接嚴蓉手中的文書先是瞥了一眼嚴蓉還有八名宮女身后的兩名年紀約莫六十歲上下的宮中老人。

    兩人隱晦的掃視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的嚴蓉沖著皇后娘娘點點頭。

    皇后娘娘這才松了口氣,淡笑著瞥了一眼珠簾內腦袋都快低到胸口的三公主:“嫣兒!”

    “母后,兒臣在!”

    “你先回你的宮里吧,母后這邊還有些事情◇零零看書網◆要跟你的幾位皇姨娘商議一下!”

    “是,兒臣告退!”

    三公主走后皇后娘娘還有幾位嬪妃們跟女流氓一樣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皇后娘娘還是先查看一下宮女記錄的文書吧,畢竟關乎著三公主的終身大事呢!”

    皇后點點頭接過嚴蓉手中的文書翻看了之后臉色古怪的遞給了幾位妃子。

    “我的天,這是頭牛吧!”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