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太上執符 第九天命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天花亂墜,紫氣東來

    就算你重生為慈禧太后,想要變法也沒那么容易,變法是靠著民族意識覺醒,而不是靠著某個人、某一條法度。

    宮闕中,八寶蓮花池的池水清澈透底,一朵夭夭蓮花正在緩緩綻放。

    縱使是什么都不做,憑他的圣人命格,便可鎮壓天地大勢,自然而然的增長氣數。

    楊三陽面色莊嚴,緩緩的跨入八寶蓮花池中,借助八寶蓮花池的池水來沐浴凈身。

    八寶蓮花池的池水自天上來,取自于昆侖山地脈,有無窮精華匯聚于其內。

    楊三陽緩緩清洗著身軀,感受著水流自身上的毛發緩緩滑落,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

    沐浴、焚香,楊三陽端坐在大殿內,此時一襲白色衣衫,看起來莊嚴無比。

    一番儀式后,方才見楊三陽站在祭壇前,眼中露出一抹擔憂,隨即面色凝重下來,閃爍一抹居然:“不論如何,道緣的傷勢都拖不得!而且我的法相定境被封印,若不能打破屏障,日后如何修行?豈能白白浪費大好時光?”

    楊三陽周身氣機流轉,口中默誦真章,開始觀想玉清元始天尊,無上真言在剎那間引得冥冥中天道感應:

    大羅高天,玄黃玉文。盤結萬炁,金玉璀璨。侍香金童,傳言玉女。

    飛云成蓋,散香成樓。中有神君,與我為儔。元始保命,太上司喉。

    青衣姹女,純陽玉童。共煉正炁,歸于道宗。層層峨峨,玉京宸闕。

    杳靄大梵,超越眾天。非無非有,真體自然。降神流世,為人精魂。

    陽魂護精,陰魄育血。精血純全,至陽內備。乘彼凡質,復歸無物。

    浩浩真體,大合太空。空中有象,真體玄融。抱一守真,真體不變。

    既來不隨,倏去無戀。無中有體,體法真空。真無妙理,與道符同。

    圣行純備,功德圓熟。出沒自我,化俗成真。所化緣盡,復歸高清。

    高清天上,上無復色。以神為體,以空為宅。神我遍空,如波涵月。

    道合無為,求真問宅。三界大魔,贍仰稽首。非魔所測,當盡不惑。

    九天真圣,諷誦此文。誦經得福,助真超神。至神無我,至道無名。

    巍巍大道,萬法真宗。九陽天真,六陰幽鬼。福業不同,聞我妙咒。

    兩耳皆通,我今稽首。萬劫道祖,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

    五宮黃老,三玄丈人。飛天神王,妙行真人。左右真人,太乙真君。

    十方天尊,諸天上帝。一切苦惱,及所希求。保身養命,洞徹明幽。

    (資料來源于玉清元始玄黃九光真經。)

    伴隨著冥冥中的大道天音,法則之海不斷翻滾,浩瀚無窮的天道意志復蘇,一股無匹偉力籠罩大千世界,整個大千世界不斷震動,天花亂墜地涌金蓮。

    有圣人出,對于天道來說,乃是大喜之事,圣人的出現能夠促進天道進化,需得普天同慶。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甘露不斷灑落。

    浩瀚無窮的紫氣自天邊而來,紫氣東來三萬里,西昆侖內有圣人出。

    大荒世界所有眾生俱都是紛紛朝拜,一雙雙眼睛駭然的看向西昆侖。

    “西昆侖出現圣人了!”麒麟王猛然站起身,面色駭然的看向西昆侖方向,頭頂浮現出一枚寶鏡,那寶鏡神光流轉,混沌之氣沉浮,看不清模樣,不斷抵御著圣道威壓。

    “圣人!圣人!天地間居然又有圣人出世了!”東海之中,祖龍頭頂混沌珠,眼中露出一抹陰沉:“三尊圣人了!三尊圣人了!他們到底憑什么成道?他們究竟是如何成圣的!除了一統大荒的氣數外,究竟還有何等法門能夠成圣!”

    大荒某一處,鳳祖正在趕往鳳凰族,在其身邊銀鳳公主不滿的道:“老祖,那道緣失蹤了,麒麟族的金仙高手也失蹤了,看來是靈臺方寸山的余孽出手了。據說道傳已經證就太乙果位……”

    正說著,忽然間天花亂墜地涌金蓮,浩瀚無窮的威壓忽然憑空涌現,銀鳳公主下意識跪倒在地瑟瑟發抖,身軀不斷顫抖,低下頭連連叩首。

    鳳祖面色陰沉,頭頂懸浮一尊火紅色旗幟,整張面孔頓時陰沉了下來:“第三尊圣人了!第三尊圣人了!圣人接連出世,我三族威嚴不斷削弱,如何統治大荒?”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

    時光長河深處

    時間之神與空間之神正在大荒深處坐而論道,忽然間齊齊停下動作,看向了遠方,眼中露出一抹駭然:“又有圣人出世了!”

    “你我的選擇,是不是錯誤的?”空間之神此時有些懷疑人生。

    圣人的威能,眾人雖然不曾見過,但是觀魔祖這半圣,便已經吊打大荒中所有強者。

    圣人威嚴,可見一斑!那可就僅僅只是半圣啊!

    “圣人究竟是什么?”時間之神不解。

    “可惜,圣人隱居混沌天外,我等若能拜會圣人,坐而論道,必然可以大有所獲!”空間之神的眼中滿是惋惜。

    一雙雙眼睛俱都是齊刷刷的看向西昆侖遠方,西昆侖中有圣人出世,三族征伐西昆侖的攻勢必然暫緩,需退避三舍,不得驚擾圣人。

    面對莫測的圣人,誰敢隨意放肆?

    “要不然咱們趁機前去拜會一番?”時間之神有些坐不住了。

    伴隨著三尊圣人陸續現世,對于眾人來說,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圣人莫測,你我只知道異象來源于西昆侖,哪里去尋找圣人蹤跡?西昆侖那么大。咱們怎么去尋找?”空間之神無奈的道。

    不周山

    后土抬起頭,站在不周山內部,抬起頭看向遠方西昆侖方向,靜靜的感受著天地間的氣數變遷:

    “大千世界尚且處于成長階段,此時是證道成圣的最佳時機,可惜了,成圣法門掌握在少數圣人手中……若是日后大千世界停止成長,再想證就圣人,可是難了!難如登天!”

    后土鎮壓不周山,隱約中能夠感應到大千世界的變化,每一次大千世界有圣人出世,都會促進天道的成長,都會有無窮力量在其中孕育,促進天道再一次發育。

    “四尊圣人了!大荒世界眾生只以為三尊圣人降臨于世間,卻不知另外一尊圣人早就在悄無聲息間證就了圣道!”后土心中各種念頭流轉:“這一尊圣人出世,將會促進大千世界發育,至少延緩大千世界成熟兩個量劫。到時候大千世界將會進化到何等可怕的地步,簡直是不敢想象。”

    “不應該啊!大千世界此時不該有圣人出世啊!”后土的眼中露出一抹不解。

    “按理說,唯有等到大千世界成熟,才會有真正的圣人降臨于世間,才會有圣人誕生的成熟條件,這四位圣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他們這是在竊取天地造化!竊取眾生的運數!但是也相助大千世界又一次進化!”后土的眼中滿是不解。

    她確實是想不通,這種事情瞞得過別人,但卻瞞不過她。

    證就圣道,就像是貨幣政策的制定。

    在黃金還不值錢的時候,還不能取代貨物本身地位的時候,若是大量存儲黃金,一旦有朝一日黃金地位正統,涉及到國運傳承,自然是身價暴漲。

    大千世界現在就是這樣,四位圣人就像是投機倒把之輩,此時天道毫不設防,任憑人寄托真靈,證就圣道法相。

    而且大千世界也在成長期,無法拒絕、抗拒那一次又一次的成長鍥機。

    等到以后天道成長完畢,定型下來,徹底關閉投機倒把的口子,眾人再想成圣,近乎于不可能。

    此時證就圣道,乃是相助天道進化,對于天道有益。等到天道定型下來,再想證就天道,那是分潤天道權柄,人家天道豈會那么容易叫你得逞?

    非無上大道,不可成圣!

    到時候天道眼光高了,看不上你的證道果位。

    比喻雖然不恰當,但卻很形象。

    就像是馬云的創業,初始之時兩千萬美金的投資,到現在你給人家幾個億,也不會讓你隨便入股。

    這個道理諸神雖然不懂,但身為天地之子,隱約中也能有幾分預感。若不能趁著天地成長定型之前證道,再想成圣可是難如登天。

    可惜了,諸神雖然著急,但卻不得門路。

    眾位圣人將成圣法門藏得死死的,唯有眼下天下爭霸一條路,你叫諸神怎么辦?

    圣人不履塵世,定居混沌,眾人想要拜見圣人,請求圣人指點的機會都沒有。

    不周山內部

    魔祖面色陰沉的松開手,放開了鼻青臉腫的猢猻,抬起頭看向外界大荒:“又有圣人出世了!圣人什么時候這般不不值錢了!”

    又轉頭看向楊三陽的真靈:“狗蠻子,都怪你!若非你胡亂攪局,老祖我如今已經證道成圣,俯視大千世界蕓蕓眾生了!”

    說到這里,魔祖氣的咬牙,又一次舉起拳頭,兇狠霸道的向楊三陽砸了下去。

    “老祖莫要惱!莫要惱!你已經半步圣人,一半真靈寄托天道,等于取得了成圣的門票,日后水磨墨的功夫,自然可以證就圣位!”楊三陽抱著腦地,滿是無奈的縮成一團。

    搜狗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