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大荒第一噴帝 玄月三聲泣

第190章:氣勢的碰撞

    在天空上與太上老君交手的西王母看到楊戩鼻孔流血,震驚道:“你在干什么呢!”

    “我……我沒辦法冷靜下來了……真特么……刺激!”楊戩一直捂著褲襠,有種難以隱忍的沖動。

    西王母喝道:“給我冷靜一下!”

    他心跳劇烈,渾身直冒汗。

    冷靜?

    怎么冷靜得下來。

    被蘇鶴那么搞,眼前如今全是那種不堪入目的畫面,意識被奪走了,楊戩現在也收不回去,只能默默地享受著那視覺沖擊。

    不過,怎么說楊戩也是一方神仙,這種粗俗的畫面在他釋放般的怒吼一聲過后,隨之變得風輕云淡,猶如過往云煙,不過如此。

    “蘇鶴,就讓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隨之,楊戩開始運起神威秘典,再次釋放更強的威壓,不斷沖擊著蘇鶴的心神,直接干擾了他的思維控制。

    蘇鶴受到了更強的沖擊,那些由自己思維創造的畫面瞬間戛然而止,無比震驚。

    “該死,這家伙居然還能釋放更強的力量!”

    雙方不斷對峙,力量與力量碰撞而排斥,使得蘇鶴身體不斷顫抖,突然噴出一口鮮血來。

    “這……”

    天上的太上老君見狀,愕然道:“蘇鶴與二郎真君的差距實在太大了,僅此一記眼神,足以讓他陷入垂死掙扎之險境!”

    “可惡,想要與之對抗,必須得提升自己的生命層次才行,不然的話,雙方境界差距太大,根本沒辦法抵抗啊!”

    蘇鶴說著,二話不說立即開始呼喚心劍,并且開啟終極統治。

    “誅神之劍,速來助我!”

    昏天黑地,黑暗無邊,整個冷寒宮開始隨著蘇鶴暴漲的氣勢而暗沉下來,黑云壓天,別天宮天色大變,風涌云起,仿佛即將迎來一場磅礴的大雨。

    “迎接浩劫吧!”

    在開啟了終極統治之后,所有人的心中都響起了個無比威嚴的聲音。

    在黑暗元素的作用下,蘇鶴的本體變得極為可怕,被黑色顆粒環繞,宛如魔王再世,虎視天下!

    無比的狂傲!

    這讓二郎真君來了興趣,他渾身氣勢綻放,更為銳利的威壓朝著蘇鶴壓去。

    他倒要看看,這小小的地仙境究竟有什么能耐,膽敢孤闖別天宮。

    此時,楊戩展現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神情。

    這種神情似乎在表達,他找到了渴望已久的強者。

    轟隆隆!

    隨著楊戩再度發力,蘇鶴渾身一震,整個身體都開始麻木起來,屆時,眼前哪里還像地獄,簡直就是一片黑暗。

    什么也看不見,什么也聽不見,就如同被卷入浩瀚寬廣的宇宙黑洞里,整個人都化為了虛無,仿佛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了。

    那種無比強大的扭曲之力死死充斥著蘇鶴的全身,將其死死壓制。

    “這個家伙有點東西啊!”蘇鶴咬牙頂住,全力運起心劍,更多的劍被蘇鶴呼喚到心境之中,玄傲驚九天直接擺出了萬劍大陣,形成了億萬光芒,幫助蘇鶴不斷抵御威壓的入侵。

    不過,抵抗了很久,無論蘇鶴再怎么賣力,始終擺脫不了當前的困境。

    四周蕩起一陣陣波瀾,不斷的扭曲著,絞殺著蘇鶴的身體。

    那種感覺真的很糟糕,若是再拖延片刻,唯恐蘇鶴的人格會被直接碾碎。

    天庭第一神將,楊戩,簡直強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那驚世駭俗的修為釋放出來的威壓,簡直讓人難以抵抗。

    外加,楊戩乃是封神榜肉身成圣第一人,根本不怕蘇鶴以純粹的力量反擊,故而,萬劍歸宗的力量對楊戩根本造成不了傷害或者影響。

    僅僅是強者的一記藐視,足以陷入永無輪回之境。

    這些都是最純粹的氣勢上所造成的現象。

    在外界,蘇鶴的本體依然站在冷寒宮與之西王母他們對峙,但是,楊戩的境界高出蘇鶴太多太多,第三只通天之眼所散發出來的威壓,直接讓蘇鶴的本體失去了意識。

    所以,蘇鶴才感覺自己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其實只是自己的意識被天眼鎮壓了而已。

    “可惡可惡!”蘇鶴明知道強行抵抗是毫無用功的,但他還是不肯放棄,直接開啟了第一段歸刃!

    轟隆隆!

    蘇鶴的身體雖然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是整個人的氣勢再度暴漲,金色的光芒像是吞噬大地般迅猛擴張。

    那股靈壓是暴躁的,是充滿了戰意的,歸刃在黑暗元素的融合下,直接打破了地仙境的枷鎖,超乎了身體的極限。

    當那不可思議的力量被激活,以一道道詭異的黑色光點呈現在人們的視野前。

    甚至,那可怕的靈壓在與空氣沖撞的過程中,燃起了黑色的火焰,空間動蕩,仿佛任何不可逆轉的局勢,在此時都將變得可能!

    楊戩渾身一震,無比驚訝:“居然還隱藏著這種級別的力量!”

    西王母被靈壓沖擊,險些被震飛,連忙施展御守之術抵抗。

    “這家伙真的是地仙境?”

    區區地仙境,怎能在釋放靈力之后對真仙造成威脅?

    這根本不可能!

    但在座的各位都很明顯的感受到,蘇鶴所釋放出來的力量對他們是可以造成致命威脅的。

    破陣子二話不說立即布陣:“森羅萬象!”

    眼前的一切都足以用不可思議來形容,在蘇鶴歸刃之際,無數道黑色的影子在空中亂舞,人們的身軀被磅礴的能量波動無限拉長,眼花繚亂又好像不存在,不一會兒,道道漣漪再次重疊。

    二郎神可以感受到,在這一瞬間,蘇鶴變得極為可怕,他洞悉著蘇鶴體內竟然隱藏著堪比天地般的浩瀚威能,永無止境的釋放了出來。

    一時之間,整個冷寒宮仿佛要坍塌那般。

    無與倫比的力量,碾壓一切的魄力。

    這,就是蘇鶴釋放的力量!

    轟隆隆!

    區區地仙境,如今給予真仙們的威壓,竟然讓他們驚出了一身冷汗。

    在眾人搖搖欲墜之時,楊戩不敢怠慢,立即全力運起神功,與蘇鶴展開一場激烈的碰撞。

    虎魄,龍咆,至剛至陽。

    自在者,能與高手匹敵,剛猛者,能與萬獸匹敵,無極者,可與世界匹敵!

    好久沒有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威脅,這使得楊戩必須全力以赴,怒吼震天,竭盡全力!

    楊戩與蘇鶴在心境之中的較量還未停息,天空的激斗也是越來越激烈。

    先前好不容易收集的牌,被蘇鶴打亂了,使得西王母氣急敗壞。

    而太上老君自然也不肯錯過這個機會,他神色堅定,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立即趁勝追擊!

    現在該著急的人是他們,故而,此時的太上老君打法極為凌厲,大開大合,頗為奔放。

    寒光掠影,在麻將中殺進殺出,小老頭兇狠的表現與他弱不禁風的外貌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沒有人敢小瞧他,西王母也從未敢小覷,故而,也全力運起神功大法,與太上老君開始連對數掌。

    轟轟轟!

    磅礴的威能將冷寒宮窗沿震碎,石壁破裂,大柱坍塌。

    太上老君怒吼一聲:“老夫這條命,就豁出去了!”

    手持拂塵一揮,身法迅捷,如同一道白光,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兇悍之中蘊含無窮的奧義,僅僅是一息之間,便將西王母給擊退。

    “切,該我了!”西王母退后數步,雙手大開,易發風飛塵飛揚,渾身散發著強烈的虹光,宛如七彩絢爛,天神降世。

    以手為刃,破空而出。

    勢大力沉,劃出一道駭人的波瀾,仿佛撕裂了空間。

    這一刀下去,大有萬物皆為虛無的氣魄。

    太上老君凌空一躍,手中的拂塵白毛綻放,不偏不倚與掌法對上。

    西王母宛如孤傲的母雞,昂首道:“膽敢與老娘對招,不自量力!”

    只見她雙手蘊含了天地之威,仿佛颶風凝聚,更為狂暴的威壓充斥著整個冷寒宮。

    “給我死!”

    太上老君瞳孔緊縮,情急之下,猛地一甩手中拂塵,空氣蕩漾,沖破了空間,一道道充滿了磅礴之威的皺褶拍打著空間曾。

    氣勁十足,雙方一閃而逝。

    與此同時,西王母見機會來了,立即奪取空中的棋牌。

    天上的兩人在浴血奮戰,濃郁的殺氣填滿了整個戰場,使得氣氛無比沸騰。

    西王母與太上老君都在全力廝殺,破陣子觀望戰場,只見蘇鶴還在原地一動不動。

    楊戩與蘇鶴的暗面較量也還未停息,氣勢的對拼,無形的廝殺。

    讓破陣子難以想象的是,雙方一時之間竟然不分勝負。

    雙方在氣勢的碰撞上,已經大戰了不下數百回合。

    突然,心中有一把古老的劍在呼喚著蘇鶴。

    蘇鶴好奇之余,朝它摸索。

    發現,是若刃青紅。

    隨著戰意不斷暴漲,此時的若刃青紅劍刃中的能量條早已達到滿頂。

    “它怎么也進來了?”

    蘇鶴沒有猶豫,直接握住了若刃青紅。

    看來他也受到我心劍的呼喚,來助我一臂之力了吧!

    當握住若刃青紅的一瞬間,就好像頓悟出了更深層面的東西。

    氣勢的較量,無形無意,全憑意志力。

    自信之人往往更具備主動權。

    自信的本身就是強大的體現,而當蘇鶴握住若刃青紅以后,那股自信仿佛又重新回來了。

    依稀記得,自從蘇鶴變強了之后,就再也沒有什么可以威脅到他,但突然有天面對了一個比自己強太多的人,仿佛又會失去這股自信。

    特別是在面對如此困境之中。

    而現在,若刃青紅引導著他,將他帶到了一片曙光,他的意識也朝著光芒走去。

    很快渾身都被刺眼的白光給吞沒,四周在不斷變化,如同一個支離破碎的記憶,倒影出許多不同的場景。

    “我是誰。”

    “我是蘇鶴。”

    “現在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

    “嗯?”

    “我只知道不能輸。”

    “因為,我沒有輸的理由!”

    蘇鶴深吸一口氣,握緊了若刃青紅的他,重拾自我,奪回了自主意識掌控權。

    就算李奈奈不在身邊,但一直以來,不管面對何等困難,都沒有屈服過。

    他再次呼喚所有心劍,心神之中擺出萬劍大陣,齊心協力,共同撼敵。

    經脈蓬勃,能量充盈,一股磅礴的威壓瞬間綻放開來,沖撞著壓制自身的力量。

    楊戩頓時感受到了無比強大的排斥力,整個人的神色劇變,他縮放的威壓仿佛被猛虎拍打,被狂龍撕裂。

    不甘心,我乃仙宮真仙,怎能輸給區區地仙之境!

    雙方的博弈一升再升,很快,兩個所釋放出來的威壓對四周都造成了影響。

    破陣子衣衫縹緲,被威壓所震退,放眼望去,只見楊戩雙手合十,凝神聚氣,所釋放的氣勢居然扭曲了空間,仿佛高溫灼燒著一切,蕩起片片皺褶,冷寒宮起伏不斷,波動不止。

    楊戩有多強,他最了解不過了。

    那是不敗的神話。

    當年面對大羅金仙都不弱下風的戰神。

    風暴越吹越烈,天空雷云聚集,仿佛暴雨即將來襲時那樣漆黑,殺氣投射上出青。

    無形之中,火涌繽紛。

    黑暗。

    空洞。

    一無是處。

    那是之前!

    蘇鶴在面臨楊戩的全力壓制,勃然大怒。

    “別以為神仙就可以為所欲為!”

    此時,在心境的幫助下,不斷成長,不斷擴張,激流勇進。

    他就像一個勇往直前絕不退縮的大山,不可撼動,無法動搖,與不敗戰神硬碰硬!

    縱使嘴角已經流出了鮮血,縱使身體已經開始產生了強烈的負荷,但他絕不能輸!

    黑暗氣息纏繞著蘇鶴的全身,心劍全力運轉,隨著境界的提升威壓一同涌開。

    楊戩大驚,這蘇鶴居然成長了!

    有種隱隱突破境界之勢!

    “這怎么可能!明明被壓制的是他!”

    雙方都沒有選擇退步,你強,我就比你更強!

    氣勢的比拼正在急劇上升,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這使得楊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突然感覺身子一沉,似乎頂不住了。

    “該死!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死撐!

    一定要撐過去!

    這個地仙境恐怕只是在做最后的抵抗罷了,只要熬過這一陣子,那么蘇鶴的力量一定會消耗殆盡的!

    楊戩咬咬牙,身為仙宮最強悍將,他的高傲決不允許任何人打破,須得竭盡全力!

    兩邊威壓有來有回,不斷擠壓著對方的氣勢,無形之中場面異常激烈。

    在暗面的戰斗中,絲毫不遜色與天空上的太上老君與西王母戰斗場面。

    屆時,蘇鶴體內的虛突然出現,一只手扶在蘇鶴的肩膀上,笑道:“好嘛,既然你如此倔強,我來助你。”

    與此同時,若刃青紅也開始發力,使得蘇鶴的氣勢更為澎湃。

    所有的威能全都聚集在一起,威力無窮,碾壓八方!

    楊戩雙手合十,四周的場景竟然開始并裂開來,心神劇烈跳動,渾身顫抖。

    體內的經脈竭盡全力的提取內勁,企圖釋放更多更強的浩瀚之力。

    頓時,蘇鶴、虛紛紛吐血。

    “臥槽,你究竟在面對著什么,這家伙的實力究竟到達了何等地步!”

    饒是體內的虛都驚住了。

    咚咚……

    咚咚……

    咚咚……

    是蘇鶴的心跳聲!

    他似乎有所改變!

    屆時,蘇鶴免然一笑,跨出了一步,道:“謝了,剩下的就交給我了!”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