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網游動漫 -> 魔法學渣 正北方

第一百一十二章 格林主教

    有兩位天使站在自己這一邊,那還有什么好畏懼的?

    雖然泰特斯神甫知道雙胞胎天使聲明自己是殿堂騎士,代表不會使用自己真正的力量,但她們帶起的節奏讓祈禱室內所有人都必須面臨一個選擇。

    兩把劍擺在桌子上,泰特斯神甫知道自己只要能把握住這個機會,就能獲得支持自己的武力。有了武力才具備與格林斗一斗的資格……

    泰特斯神甫在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感謝朱利安騎士和朱麗葉騎士……剛剛我還在想著是不是接受自己的命運,自己是不是被光明神拋棄了。但此刻我意識到,這或許是光明神對我,對我們的考驗。

    神教導我們善待每一個人,公平的對待每一個人。

    而當我們面對不公的時候,被人惡意的剝奪我們所擁有榮譽的時候,我們應該怎么做?

    如果我們要忍受這種不公,看著榮譽丟失而不做任何事情,我們又有什么資格去向世人宣揚神的公正,有什么資格自稱神的仆人和戰士?

    至善教廷對格林的任命并不代表這是神的意志,這只是長老會的一個命令,而我絕對相信并不是所有長老都認為格林才是湛藍大教堂主教的最佳人選。羅蘭長老了解這里,他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的。

    神在看著我們如何做出決定。

    看我們在神和一部分教廷長老之間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朱利安騎士和朱麗葉騎士知道自己該做什么,她們的眼中神在教廷之上,而且沒有任何的猶豫。這也是她們為什么會受神青睞的原因……至善教廷只是信仰光明神的教會,長老會只能代表教廷,沒有資格代表神。

    我會履行神賦予我的職責,守衛公平、守衛榮譽,我愿意為這座偉大的教堂做出任何犧牲,任何想要玷污這座教堂榮譽的人……都是我的敵人。”

    在泰特斯神甫說完之后,祈禱室內又一次變的安靜。

    只是不同于剛剛氣氛中渙散著猶豫和迷茫,這次的安靜中則都透著堅毅和決斷。

    菲爾頓圣騎士拔出自己的劍,說道:“沒有任何人能剝奪神賦予我們的榮譽。作為神的戰士,我的職責讓我的劍為公平而戰,如果不公降臨到我的身上,那么我就用我的劍尋求公平。

    今天,沒有人能從我們手中搶走湛藍大教堂,我將誓死捍衛它。”

    跟隨菲爾頓圣騎士,所有殿堂騎士一起拔出自己的劍;所有神甫向光明神像念誦禱言。

    這個時候,一位教士敲響祈禱室的房門,并說道:“諸位神甫和騎士們,格林主教的加冕儀式已經準備好了。所有薩羅揚教區的高級教士和騎士都已經到達,請諸位大人們盡快到神殿,儀式馬上就要進行了。”

    泰特斯神甫向房門走去,同時說道:“我們走吧……想要阻止格林,還需要獲得薩羅揚教區其他教堂的支持。

    希望今天能夠和平解決。”

    菲爾頓圣騎士把騎士劍插回劍鞘,帶著所有殿堂騎士跟在泰特斯神甫的身后走出祈禱室,鎧甲摩擦發出鏗鏘的金屬聲。

    神甫們也一起跟上。

    這次他們不僅僅是為了支持泰特斯,更是為了捍衛神賦予他們的權力和榮譽。

    湛藍大教堂神殿內,至善教廷在薩羅揚教區的所有高級教士和騎士齊聚一堂。教士們穿著整潔的神袍,騎士們穿著嶄亮的鎧甲,大部分教眾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討論著教廷這次突然的任命,分析格林主教上任后會為薩羅揚教區帶來什么樣的變化。

    還有神騎士弗雷德大人……教廷把一位14階頂級武力放在薩羅揚,又有什么目的?

    而當一隊殿堂騎士簇擁著一位穿著主教神袍的主教和一位穿著淡金色鎧甲的神騎士走上神壇上時,整個大殿瞬間安靜下來。

    格林來了,他有一頭紅色的短卷發,消瘦的臉頰讓鷹鉤鼻格外的顯眼。十位殿堂騎士分列在神壇兩側,神騎士弗雷特站在他的身后,更加凸顯格林的氣勢逼人。

    站在光明神的神像之下,格林的眼睛掃過湛藍大教堂教眾站立的地方。

    此時此刻,所有殿堂騎士、圣騎士都應該來到神壇上,站在神騎士弗雷特的身后,這代表湛藍大教堂軍事力量指揮權的交接。只有兵權拿到手,得到殿堂騎士們的擁護,主教加冕儀式才能進行下去。

    湛藍大教堂殿堂騎士沒有任何動作也被其他教堂的教眾們發現了,看著神騎士弗雷特的面色越來越不好,所有人都知道了……這次主教加冕儀式,絕對不會順利。

    “菲爾頓圣騎士。”神騎士費雷特率先質問的菲爾頓,收回湛藍大教堂軍事的指揮權是他的職責,湛藍大教堂殿堂騎士的不配合行為,明顯是在挑戰教廷最高級騎士的威嚴。“作為教廷的高級騎士,你應該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么……立即帶著你下屬的騎士們站在你們該站的位置上,讓格林主教的加冕儀式進行下去。”

    菲爾頓圣騎士站出來對費雷特說道:“費雷特神騎士大人,我和湛藍大教堂所有殿堂騎士都質疑長老會這次任命的公允性。

    湛藍大教堂一切正常,沒有犯下嚴重的錯誤,我們也有合適的主教繼承者。長老會在這個時候沒有任何前兆的委派格林教士為湛藍大教堂的主教,是對我們所有湛藍大教堂教士和騎士們為教廷所做貢獻的無視。

    作為湛藍大教堂的圣騎士,我必須捍衛這座教堂的榮譽。

    如果長老會不給我們一個能說服我們的理由,我們不會接受這次任命!”

    費雷特見到菲爾頓竟然敢頂撞自己,他氣急的要繼續訓斥,卻被格林攔住了。格林看了一遍神殿內眾多教士和騎士們的表情,知道自己這個在薩羅揚沒有任何根基的人來擔任他們的主教,已經遭到了他們的抗拒。

    這本來也在意料之中。

    否則教廷不會拖到這個時候才宣布對主教的任命,為的就是不給薩羅揚教區反應的時間。神騎士費雷特也是為現在這個局面準備的……不過能動嘴解決,就最好不用武力。

    格林說道:“菲爾頓圣騎士,你說湛藍大教堂沒有犯下錯誤?那么異教派凝視深淵為什么能夠在薩羅揚地區內猖獗的活動?甚至被他們襲擊了這座教堂,打碎了大天使像……并引發了一系列的危機?

    當時湛藍大教堂有羅蘭主教管理,教廷不便對這次事件深究,也相信湛藍大教堂能把這件事處理好。

    但羅蘭主教已經是教廷的長老,而他挑選的繼承者,恰恰是薩羅揚教務危機期間代為管理大教堂的泰特斯神甫。

    現在因為馬賽勒斯,整個秩序大陸東部局勢動蕩,一場能影響未來世界幾百年格局的戰爭可能會爆發。而這場大戰一定會讓異教派活躍起來,尤其對恐怖、死亡有特殊癖好的邪惡異端,必會趁機挑戰至善教廷在秩序大陸上的信仰統治。

    教廷對泰特斯神甫的能力有很大的質疑。如果是和平時期,教廷愿意尊重羅蘭長老,尊重薩羅揚教區,任命泰特斯為湛藍大教堂的主教。

    但現在不行,他不具備在戰亂中管理薩羅揚教區的能力。”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