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352、世界很溫柔,做個貪財好色的俗人吧(上)

    當天晚上,陳漢升先在大涼山住一宿,準備第二天早上離開。

    小阿寧也知道陳漢升過來的意義,這預示著又得6個月甚至更長時間見不到阿姐了,吃晚飯時有一種很明顯的離別情緒縈繞,阿寧也一直依偎在沈幼楚懷里。

    婆婆還是那副古井無波的神情,干巴瘦的胳膊拄著拐杖,瞇噓著皺褶下的渾濁眼睛,衰老而安詳。

    大貓像往常那樣蹲在婆婆腳下,不時輕輕的沖著沈幼楚“喵”的一聲。

    陳漢升坐在土灶旁邊填柴火,另一只手按著小土狗的脖頸,狗子已經習慣被陳漢升蹂躪,認命的趴在地上,連形式上的掙扎都沒有。

    “阿姐,我好舍不得你啊。”

    小阿寧越想越難過,反手抱住沈幼楚,小腦袋一直往懷里鉆。

    “莫哭莫哭,明天早上阿姐再幫你扎一次頭發,在家要聽婆婆的話呀,阿姐寫給你的加減法口訣要熟讀······”

    沈幼楚溫柔的摟住妹妹,嘴里在輕聲叮囑。

    小阿寧淚眼朦朧的應下,然后又跑到陳漢升面前:“阿哥,我也舍不得你。”

    陳漢升咧嘴笑了笑,伸手幫阿寧擦擦眼淚。

    他手上沾著木柴上的灰塵,阿寧小臉上馬上出現兩道灰不溜秋的泥印,眼淚沖刷之下,越擦越臟。

    最后陳漢升都笑起來了,小阿寧不知道原因,不過阿哥笑了,她也跟著笑。

    傻土狗難得逃脫魔爪,它也不懂離開,繼續呆在陳漢升腳下。

    “山里的狗都這么淳樸。”

    陳漢升心里感嘆一聲,阿寧這個小丫頭聽話又聰明,當然還有些敏感和自卑,她甚至已經意識到陳漢升才是以后當家做主那個人了,相處時總帶著崇拜和一點點小意討好。

    有時候再聯想到堅韌又柔弱的沈幼楚,就連陳漢升這種沒心沒肺的人,無端都會多心疼幾分阿寧。

    “陳嵐和姜雨佳,這兩人就應該來這里變形記一下。”

    陳漢升心里想著自己的兩個妹妹,嘴上逗弄著阿寧:“你真的舍不得阿姐啊?”

    “嗯。”

    阿寧點點小腦袋。

    “那今年下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阿哥就把和你婆婆一起接出去建鄴吧。”

    陳漢升突然認真起來:“這樣你每周都能見到阿姐了,就是你以后三五年都未必回來一次,你答應不?”

    阿寧吸了兩下鼻子,搖了搖頭。

    年前陳漢升在這里的時候,他說過相同的話,當時阿寧都被嚇哭了,因為一旦出去就見不到阿媽了,雖然她已經改嫁他人。

    沒想到現在阿哥再次說起,還是當著婆婆的面。

    陳漢升笑了笑:“你剛剛還說舍不得阿姐呢,現在又不答應,你是小騙子嗎?”

    “阿寧不是騙子。”

    小阿寧傻愣愣的眨著眼睛,她絕對想不到,自己尊敬的阿哥說話還喜歡挖坑,一不留神就跌進去了。

    這時,陳漢升轉身對著婆婆說道:“阿寧要上小學,我聽沈幼楚講過,她以前上學要走很長的山路,腳下就是懸崖,實在太危險了。”

    “婆婆你看這樣好不好,最遲明年我手里的事情安穩下來,干脆在建鄴買一套房子把您和阿寧接過去,那邊醫療條件和教育資源比山里好太多了。”

    陳漢升停頓一下,看著沈幼楚說道:“幼楚也答應了。”

    “我······”

    沈幼楚其實之前也只聽過一次,至于答應更是無稽之談,她剛想說話,一抬頭發現陳漢升正炯炯有神的盯著自己,沈幼楚又默默垂下頭。

    兩人相處一年半了,沈幼楚什么性格陳漢升最了解,她是寧愿自己委屈,也不會反對自己決定的。

    尤其這個決定,從長遠來看是絕對正確的。

    婆婆年紀大,經歷的事情也多了,她聽到陳漢升的想法后,沒有一點驚訝,只是原來耷拉著的眼皮稍微睜開一點。

    婆婆在觀察陳漢升,老人家可能對事情本身的利弊未必有什么判斷,不過她能感覺出陳漢升的本心。

    陳漢升坐在木凳上,舒展的伸著兩條腿,神情坦蕩不羈,王梓博以前覺得婆婆是個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那陳漢升就像一個毫無畏懼的江湖新秀。

    小廚房里突然很安靜,除了小阿默默寧抽泣的聲音。

    “啪啦,啪啦。”

    這是土灶里柴火爆裂開來的聲音,陳漢升隨之站起來,一把推開了小廚房的柴門。

    凜冽的冷風倒卷著寒流涌進來,廚房里的溫度立刻下降很多,沈幼楚趕緊把小阿寧拉過來幫她穿上棉襖。

    “阿姐,我不想走,走了就見不到阿媽了。”

    小阿寧的眼淚好像不值錢似的斷斷續續摔在地上,小土狗好奇的舔了一口,發現咸咸的。

    沈幼楚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把小阿寧摟在懷里。

    “婆婆。”

    陳漢升不是神經病,突然打開廚房不是為了裝逼,他指著遙遠的天空,大聲說道:“外面的世界發展的很快了,而且也在不斷的擴大,村子不會一直這樣蔽塞的。2010年之前肯定會有第一根電話線通起來的,那時這個村子就藏不住了,阿寧也藏不住了。”

    “那時阿寧才多大,最多也就是13歲吧,還在上初中的年紀。”

    陳漢升本來也脫掉了羽絨服,身上只穿著一件毛衣,沈幼楚這邊幫小阿寧穿好了衣服,那邊趕緊拿著羽絨服要去幫陳漢升穿上。

    陳漢升不耐煩的擺擺手,繼續說道:“與其被動的適應,不如主動應對,沈幼楚已經低頭二十年了,小阿寧不應該再消極的面對。”

    “婆婆,我告訴你一個自己從不外傳的秘密。”

    陳漢升慢慢走近蹲下身子,手掌覆在婆婆膝蓋上:“其實只要兇狠一點,世界就是個溫柔的小姑娘,有我這樣的壞人保護你們呢。”

    婆婆看著對面的沈幼楚和小阿寧。

    一個已經是長開的絕色,一個還是幾歲的孩子,自己已經年邁,她再瞧著眼前的陳漢升,滿臉的混不吝和無所顧忌。

    “如果走了。”

    很少說話的婆婆開口了,但是直指問題的核心:“那就就全部依賴你了。”

    的確如此啊,如果真的離開山里去到外面,以后的一切就完全仰仗陳漢升了。

    婆婆不知道“舒適圈”這個單詞,不過她肯定會這樣形容:離開大山里的舒適圈,去到人生地不熟的建鄴,一切都是未知數。

    陳漢升對她們好,那她們就好。

    陳漢升對她們差,那她們就差。

    關鍵,陳漢升值得信任嗎?

    “婆婆,我真的就是個俗人,貪財好色。”

    陳漢升聽懂了意思,但是沒有給出泛濫的賭咒,只是語氣特別真誠的說道:“您知道嗎,沈幼楚光靠這張臉,就可以讓我喜歡一輩子了。”

    不過這句吊兒郎當,渾然不像保證的保證,婆婆居然點點頭。

    “哇······”

    這是小阿寧的哭聲,當婆婆也同意以后,那自己真的要出去了,大概再也見不到阿媽了。

    “哭什么!”

    陳漢升摸摸阿寧的腦袋:“跟婆婆去睡覺吧,阿哥有話和阿姐說。”

    “婆婆,阿寧牽著你去睡覺。”

    小阿寧哭歸哭,但是很聽話,而且也細心的攙著婆婆的手臂,走到小廚房門口的時候,還知道轉身和阿哥阿姐告別,縱然小臉上全是眼淚。

    “阿哥晚安,阿姐晚安。”

    陳漢升突然有點理解“別人家孩子”那種感覺了,自己的妹妹陳嵐和姜雨佳,一個比一個調皮,哪里有阿寧這樣又乖又聰明的。

    “以后,我也想生個閨女。”

    沒頭沒腦的,陳漢升突然說了一句。

    ······

    推本書老王的《重生野性時代》,這本書熱度很高,其實不用我推,不過老王幫我推了,我也要回一個。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