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345、女人背后的男人(謝謝冬天翻天覆地的盟主打賞。)

    “咋滴,還要碰瓷我啊?”

    陳漢升看著孫棠棠:“你知道不知道,這車上有攝像頭呢,如果我把視頻拿給孫教授,她肯定會慢慢喜歡你的。”

    孫棠棠很怕這個嚴肅古樸的外婆,陳漢升這樣一說,她馬上松開了手。

    “可以不把視頻給外婆嗎?”

    孫棠棠說道:“剛才你摸了剛才那個女生大腿,又給了她8000塊錢,其實我也可以的。”

    “噢,原來你想學習啊。”

    陳漢升恍然大悟,沖著孫棠棠眨眨眼睛:“這不是隨便能學的,我和她關系不一樣。”

    “你們什么關系?”

    孫棠棠堅持著問道:“我可以試試嗎?”

    “你?”

    陳漢升打量著孫棠棠:“外形條件是達標了,但是智商還不夠,這車昨天剛買的,別說攝像頭,牌照都是臨時的。”

    說完他就拿著餃子下車了,孫棠棠趕緊追上去:“今天的事,你不要和外婆還有媽媽說。”

    “我知道,你才17歲,思想上難免有些不成熟。”

    陳漢升拍了拍自己胸口:“放心吧,我誰都不會透露的,吃完飯我再給你點錢,有空自己去買點衣服,我們中國大學生很有友好的,從小就是助人為樂的紅領巾。”

    孫棠棠晃動著藍幽幽的眼睛,默默點頭。

    不過她絕對不知道,“蘇A”地區最壞學生真不是隨便亂說的。

    陳漢升在陽臺抽煙時趁機把蕭容魚叫過來,直接把孫棠棠要錢的事情講出去了,只是省略了商妍妍還有摸大腿這些不怎么重要的花邊小新聞。

    “棠棠會沒錢嗎?”

    蕭容魚聽完有些吃驚,孫教授各種項目評審,還有出版一些法律書籍和獲獎費用,老太太存款是不會少的。

    “有錢那也是孫教授自己的。”

    陳漢升想了想:“我一會還要告訴孫教授。”

    “還是不要吧,棠棠不是讓你保密的嘛。”

    蕭容魚看得出孫教授對這個混血外孫女感官一般,至少表現出來是這個樣子,她擔心說出去,孫教授對這個外孫女印象更差。

    “這不行。”

    陳漢升搖搖頭說道:“萬一孫棠棠主動說了呢,孫教授知道了,她會不會覺得我們故意隱瞞,進而影響對你的看法。”

    “小陳,孫教授不是這樣的人。”

    小魚兒爭辯一句。

    “疏不間親啊,這個事你明白就行了,我來處理。”

    陳漢升悠哉的吐出一口煙:“我這邊和孫教授匯報,那邊照樣給孫棠棠零花錢,兩邊都不得罪。”

    “至于答應孫棠棠的話嘛。”

    陳漢升瞅了瞅身邊的蕭容魚,心想哪有你的未來重要。

    “看什么看!”

    這是在別人家里,蕭容魚有些不好意思:“你和孫棠棠出去一個多小時,一會仔細說說,什么餃子需要買這么久?”

    “你這吃什么什么飛醋。”

    陳漢升笑嘻嘻說道:“孫棠棠都沒你漂亮,換句話說她要是你比漂亮,我能這么輕易的出賣她嗎?”

    蕭容魚愣了一下:“怎么感覺不像是好話呢。”

    ······

    以孫壁妤老教授的為人,她知道孫棠棠剛才的所作所為之后,“啪”的一聲放下老花鏡,馬上準備把她叫進來質問。

    “老太太,你這樣一招呼,那就違背初衷了。”

    陳漢升攔住孫教授,誠懇的說道:“要是讓吳姐知道,還以為我來挑撥離間的,她對我有看法不打緊,別連帶著對小魚兒也有怨言。”

    孫教授一聽的確如此,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好好一個孩子,生生給他們教育成這樣,我就是故意不給錢的,舊衣服難道不能穿嗎,我們當知青的時候,破洞的棉襖可以穿整整一個冬天。”

    “時代不同了嘛。”

    陳漢升笑著說道:“我覺得既然棠棠和我開口了,那首先不能瞞著您,否則就太不懂事了。”

    孫教授“嗯”了一聲,這個態度就說明陳漢升選擇是正確的。

    “其次呢。”

    陳漢升繼續說道:“我也不能一點不表示,否則棠棠就覺得小陳哥哥不值得信任。”

    “需要你表示什么?”

    孫教授搖著白花花的頭發:“也怪我一直在她們面前夸你大學生創業,身價已經不匪,結果孫棠棠就想到和你借錢了,這事我得和你道個歉。”

    “為啥道歉啊。”

    陳漢升一臉驚喜的說道:“其實我賺了啊,要不是棠棠開口引出這個事,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老太太心中評價這么高呢,快過年還聽到這樣一個好消息,我要是不表示一下,這個年都過的不踏實!”

    “哎,漢升真是會說話。”

    書房臺燈下的孫教授默默注視著陳漢升,半響后問道:“你打算怎么辦?”

    陳漢升笑了笑:“錢還是我給,人情就給小魚兒吧,拉動一下吳姐和小魚兒之間的關系。”

    ······

    中午飯就是下了點餃子和湯圓,孫棠棠不太會用筷子,蕭容魚還教了她很久。

    時鐘指到3點的時候,陳漢升和蕭容魚站起來告辭。

    孫棠棠看了一眼陳漢升。

    陳漢升假裝沒看到,反而是蕭容魚從包里掏出1000塊現金:“棠棠是第一次來中國過春節,哥哥和姐姐也沒有準備什么禮物,就用最傳統的壓歲錢代替吧,祝你2004年越來越漂亮。”

    “啊?”

    最吃驚的其實是吳亦敏,她一開始還覺得陳漢升和蕭容魚就帶著福字貼和水果過來,禮物似乎太單薄了,不過想到自己母親很喜歡蕭容魚,她也就沒說什么。

    “不行不行。”

    吳亦敏馬上推辭:“壓歲錢是長輩給晚輩的,你們年紀一般大,而且還在上學讀書,棠棠能怎么收你們的壓歲錢呢?”

    “吳姐。”

    蕭容魚笑容可掬的說道:“你也說了啊,壓歲錢是長輩給晚輩的,別忘了我們其實比棠棠大一輩呢。”

    “這······”

    吳亦敏被噎的說不出話,她轉頭看了一眼孫壁妤,孫老教授面無表情:“既然小魚兒這樣說了,那就收下吧。”

    孫棠棠聽到外婆首肯,馬上走過來接下壓歲錢,吳亦敏不知道說什么好。

    錢是不多,但是這種接納的態度讓她很感動

    “小魚兒,謝謝你呀。”

    “吳姐太客氣了,你有機會去港城做客,我和小陳好好接待您。”

    “沒問題。”

    吳亦敏也客氣的說道:“你以后要是去美國進修法律,我有不少關系在那邊的。”

    “不了不了。”

    陳漢升馬上拉起蕭容魚下樓:“她不去國外的,絕對不會。”

    小魚兒其實也沒想出國,不過她看到陳漢升這樣為自己緊張,驕傲的甩著馬尾辮,抿著淺淺的梨渦:“這可說不定,以后有人再惹我哭,那我就去了!”

    “你說的這個人,一定是蕭叔了。”

    “呸,我爸心疼我還來不及了。”

    陳漢升和蕭容魚吵吵鬧鬧離開后,吳亦敏關起門忍不住和孫教授說道:“蕭容魚這么好的女孩,怎么找了陳漢升這樣的男朋友。”

    “他很差嗎?”

    孫教授冷笑一聲,看了看孫棠棠手里的壓歲錢:“這是女人背后的男人。”

    ······

    (作家說里解釋了孫棠棠和吳亦敏的故事,盜版看不到,只對正版讀者解釋。)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