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343、借錢(謝謝東城村長的盟主打賞))

    第二天就是大年二十八了,換成正常日歷就是2004年1月19日,陳漢升早上是被外面皮孩子放鞭炮的聲音吵醒。

    看了看時間,才早上6點。

    “現在的中小學怎么回事,寒假作業就這么少嘛。”

    陳漢升罵了一句,凍嗖嗖穿衣洗漱,梁美娟其實也被鞭炮吵到了,聽到客廳動靜就起來問道:“這么早起來?”

    “昂。”

    陳漢升彎腰穿鞋子:“今天我有點事,估計一天都不在家,不用等我吃飯。”

    “我和你爸今天都上班呢,沒空伺候你,原來想叫你去外婆家吃飯的。”

    梁美娟看到陳漢升就穿著三件,保暖內衣、連帽衫和羽絨服,關鍵羽絨服他還故意敞著懷,梁美娟趕緊找一件棉襖出來:“我們家的神仙,今天外面零下了知道嗎?”

    “我不冷。”

    陳漢升其實是有點冷的,不過想想羽絨服里夾個棉襖,還怎么在混血小姐姐面前展示中國男大學生的雄姿英發。

    “那你先帶著,等到熱的地方再脫下來,你現在還年輕,等你到我這個年紀就會后悔的······”

    梁美娟這句名言重復了很多年,當然陳漢升也從來沒聽過。

    下樓后陳漢升見到了摔鞭炮的幾個小鬼,本來他都沒想那么多,不過現在的熊孩子就是有點飄,只聽“啪”的一聲,當著陳漢升的面摔了一個。

    “嘶~”

    陳漢升扭了扭脖子走過去,小朋友們玩的都是那種摔炮,就是用力摔在地上會爆炸的那種。

    “啥玩意啊,這么好玩。”

    陳漢升走過去捏起一個,“啪”的一聲摔個脆響。

    ······

    “嘿,還真挺好玩的。”

    “啪”的一聲,又摔了一個。

    ······

    “我靠,從小到大沒玩過這么好玩的東西。”

    “啪。”

    ······

    “有趣有趣。”

    “啪。”

    ······

    一盒小摔炮也就10個,陳漢升雙手開工,兩下就捯飭完了,幾個小鬼都沒反應過來。

    陳漢升看到他們還有一盒,猶豫了一下覺得還是留點情吧,他們零花錢本來就不多,裹了裹羽絨服繼續向前走。

    這時,有個小孩認出陳漢升,在背后大聲說道:“我一會去告訴梁奶奶,就說陳叔叔故意摔我們的鞭炮!”

    “梁奶奶,陳叔叔?”

    陳漢升霍然轉頭,沒多久再次聽到“噼里啪啦”的摔炮聲,中間還夾雜著小孩“不要摔了、給我留一個、我要告訴梁奶奶······”的哭喊。

    當他帶著一股濃烈的硝煙味來到小魚兒家里時,她正坐在飯桌上,皺了皺圓潤的鼻翼說道:“你在哪里放爆竹的嗎?”

    “沒有,有人結婚了放的鞭炮,我剛走過那里。”

    陳漢升走到廚房和蕭奶奶打個招呼,然后不客氣的坐下來吃早餐。

    大概因為蕭奶奶在,有人做飯給小魚兒吃,所以蕭宏偉和呂玉清還沒有起床。

    陳漢升比蕭容魚吃的遲,不過吃的比蕭容魚快,他放下筷子瞅著蕭容魚小口小口的吃饅頭,于是問道:“你吃完飯,是不是還要化妝和換衣服。”

    “嗯。”

    蕭容魚喝了一口粥:“這是肯定的啊。”

    “總之我7點半準時出發,否則來回8個小時,還得開夜車。”

    陳漢升看了看墻上的掛鐘,現在才6點50,按理說是絕對趕得上的,沒想到蕭容魚馬上就把饅頭和粥放下,穿著拖鞋就跑回臥室。

    蕭奶奶很不滿意:“你催她做什么啊,飯都沒吃完。”

    “這事能怪我嗎,不是應該責怪她化妝和換衣服需要太長時間了嗎?”

    陳漢升滿臉無奈的說道。

    “哼哼。”

    蕭奶奶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說道:“你這個男生太沒耐心了,要不是咱們家小魚兒,你等著打一輩子光棍吧。”

    “光棍就光棍。”

    陳漢升心想我自己倒是沒意見,就怕到時急的您孫女啊。

    7點25分,小魚兒終于急匆匆的出來。

    陳漢升瞅了瞅,白色的針織連衣裙搭配一件卡其色呢子大衣,小腿穿著厚厚的保暖絲襪,背著咖啡色系的包包,一套復古的學院風打扮。

    她都來不及詢問陳漢升“好不好看”,趕緊推著他下樓,蕭容魚生怕呂玉清突然醒來,強迫自己穿更厚的衣服。

    ······

    大年二十八高速路上來往的車輛有些多,7點半從港城出發,快12點才到建鄴。

    進城以后路反而更好走了,往日堵塞的主干道幾乎看不到什么車,不過超市商場比更加熱鬧。

    陳漢升和蕭容魚昨天已經把禮物買好,直接驅車來到東大,這個時間段學校很安靜,幾乎見不到什么學生了,以前熱鬧的文瀾路上也是一眼看到頭,只有幾盞紅綠燈不知疲倦的閃爍,也不管前面到底有沒有車。

    孫壁妤、吳亦敏,還有孫棠棠對突然出現的陳漢升和蕭容魚很驚訝,等到小魚兒解釋清楚原因后,孫教授果然很感動,拉住小魚兒左看看右看看,一臉欣慰的說道:“我看到你呀,滿眼是自己二十歲的回憶啊。”

    蕭容魚甜甜的一笑:“我的目標也是成為孫教授這樣的教授導師呀。”

    吳亦敏也跟著笑,只是沒有那么發自內心。

    孫棠棠還是像上一次那樣,晃動著幽藍的眼珠,傻傻的看著而已。

    孫教授再看到陳漢升手上的福字貼和對聯:“漢升辛苦了,謝謝你們,亦敏你帶著人一起幫忙貼上,小魚兒去書房幫我點忙。”

    陳漢升聽了很感慨,一是孫教授對時間的利用率很高,快春節了還不給自己放假;其次她好像很介懷孫棠棠這個外孫女,居然都不想直呼她的名字。

    小魚兒剛到就被拉進去了,陳漢升和吳亦敏直接面對有些尷尬,他打開冰箱看了看說道:“吳姐,冰箱里沒有餃子和湯圓,我開車去商場買一點。”

    吳亦敏點點頭,指揮孫棠棠說道:“你也跟著去幫幫忙。”

    “不用,我自己快去快回。”

    陳漢升其實就想在外面晃蕩晃蕩,帶著個累贅很不方便。

    “沒事,她在家也是看電視,跟著熟悉一下建鄴也好。”

    吳亦敏用英文和孫棠棠說了一些話,孫棠棠果然站起來跟著陳漢升下樓了。

    陳漢升沒辦法,他正準備發動車輛時,一直沉默的孫棠棠說話了。

    “你能給我點錢嗎?”

    “嗯?”

    陳漢升抬頭看著孫棠棠,其實這個混血妹子挺漂亮的,就算看慣了沈幼楚和蕭容魚這樣的顏值,陳漢升也覺得孫棠棠有自己獨特的優點。

    比如藍幽幽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深邃立體的面龐,還有高挑豐滿的身材······

    這樣的女生原來很有距離感的才對,不過一談到錢,距離感馬上消失了。

    女孩子只要經常把“錢”掛在嘴邊,在陳漢升就等同于“非常好追”了。

    世界上,居然有女孩子敢和渣男要錢。

    “你媽不給你嗎?”

    陳漢升不動聲色的打聽。

    “她沒錢。”

    孫棠棠搖搖頭。

    “孫教授呢,她收入不低的。”

    陳漢升繼續問道。

    “外婆不喜歡我。”

    孫棠棠也是直接,什么話都敢說。

    陳漢升點點頭:“那你要錢做什么?”

    “我想買新衣服。”

    孫棠棠指著自己身上穿的外套:“已經舊了,我不喜歡。”

    陳漢升前后左右看了看,發現四周都沒人:“你怎么會想到和我要?”

    “外婆說過,你有錢。”

    孫棠棠眨著湛藍的眼眸,她的思維還是“美國式的直接”,不懂中國人委婉含蓄那一套。

    “直接好啊。”

    陳漢升就喜歡直接點,大家公平交易,各取所需。

    “你多大了?”

    陳漢升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17。”

    孫棠棠答道。

    17歲啊,陳漢升腦袋里飛快的轉動。

    三年血賺的那條標準線,到底是16歲還是18歲啊?

    ······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