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311、《亮劍》的啟示

    黃慧聽到陳漢升自爆“秘聞”,臉上的表情直接僵住了,不過在陳漢升的炯炯注視下,她最后居然忍了下來,勉強笑了兩聲:“沒事,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其實,她以前在金捷上班最舒服,工資穩定還有宿舍,領導重視還有培養機會。

    有些大學生找工作,永遠覺得下一份工作是最合適自己的,也有人恰恰相反,永遠覺得第一份工作是最合適自己的。

    “那就好。”

    陳漢升舉起茶杯和黃慧碰了一下:“雖然那件事不是我的錯,但是我也和你道個歉。”

    “呵呵。”

    黃慧抿了一口酒坐下來,陳漢升估計她原來是準備喝一整杯的,結果心態現在有些炸裂,只肯喝一口,而且這頓飯以后都沒說什么話,只是默默坐在那里思考人生。

    面對這種情況,王梓博也不知道怎么辦,他本來想努力緩和這種關系的,但是陳漢升不樂意啊。

    吃完飯,陳漢升嘻嘻哈哈的離開,留下王梓博和黃慧兩人在包廂里面面相覷。

    “小慧姐,小陳這人心里藏不住話,純粹的耿直的性子,所以他有什么就說什么,其實人還是不錯的······”

    這說到最后,王梓博都開始這樣圓話了。

    “不就是一個警告嘛。”

    黃慧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現在曉得了,陳漢升我是惹不起的,他覺得心里不爽,能夠一個電話改變我的人生。”

    “也沒有那么厲害,他也只是個大二學生。”

    王梓博猶豫一下問道:“你會恨小陳嗎?”

    黃慧沒吱聲,半響后突然問道:“陳漢升現在有多少錢?”

    “可能一百多萬吧。”

    王梓博想了想答道。

    具體多少他也不清楚,但是自己一個學生總代理,這個月的提成就過萬了,陳漢升的收入只怕會更高,聽說他還有和新世紀電子廠的合作業務。

    再加上還有些吹噓的成分,畢竟兄弟牛逼了,自己臉上也好看,于是100多萬就這樣來了。

    “一百多萬。”

    黃慧倒是沒懷疑,她心想趙政他家在建鄴的房子也不過80多萬,還整天吹噓在一線城市有房,瞧不起自己這些外來打工的,結果人家大二的學生就超過了。

    這樣一比較,黃慧的氣突然就消了,她拎起小包說道:“走吧,我不生氣了,他有錢,就有道理。”

    “嗯?”

    王梓博心想這是什么邏輯啊,小陳有錢是不錯,可是真理應該是恒定的。

    要是放以前,他大概都想和黃慧爭論一下這種錯誤的三觀問題,然后通過辯論,體現自己高尚的人格。

    這就是鋼鐵直男吸引女生的方式,他們也想表現,也想看到異性崇拜的眼神,可惜切入點找錯了。

    所以說經歷一些事情還是比較好啊,這種話在王梓博腸子里繞了幾回,在喉嚨又改頭換面,最后說出來已經變成:“你不生氣就好,生氣傷肝。”

    雖然離著陳漢升的境界還差著很多,但王梓博相比以前,這樣已經有所進步了。

    “嗯啊。”

    黃慧主動王梓博的手腕,一起陪他回學校,偶爾在路上碰到兼職大學生,他們都會笑著喊道:“嫂子好。”

    黃慧嬌羞的低著頭,王梓博也不自覺地的挺了挺胸膛,陳漢升這一關過了,王梓博覺得沒有太多顧慮了,心情也十分舒暢,關鍵還是要謝謝沈幼楚啊。

    沒有她,陳漢升沒這么好說話的。

    “梓博。”

    走著走著,黃慧突然叫了一聲。

    “什么事?”

    王梓博答道,兩人并肩走路,手指時不時的觸碰到一起,他多少次鼓起勇氣想握住黃慧的手掌,心臟都“嘭嘭嘭”都跳動起來了,就是沒有那一握的勇氣

    不過,黃慧突然主動握住了王梓博。

    “我想把手機還給趙政,這手機是他給我買的,現在我看到就覺得惡心。”

    “應該還,我,我們不要欠人家東西!”

    王梓博握著黃慧的手心,人生第一次牽女孩子,以前只有在軍訓時不小心蹭到。

    軟軟滑滑的,好像沒有骨頭,王梓博說話都開始打結。

    “可是,我還了就沒手機用了。”

    這時,黃慧才說出心里話。

    要是陳漢升在這,在黃慧說出要還手機的時候,他就能洞悉下面的操作,說不定還要諷刺幾句。

    “您來啦?”

    “不就是想換手機嗎?”

    “理由倒是冠冕堂皇。”

    ······

    不過這是王梓博啊,他臉皮沒陳漢升厚,尤其這個時候還有種不想被趙政比下去的念頭,縱然一部手機就要幾千塊錢。

    “那就買個新的吧。”

    王梓博一咬牙,還是說出這句話。

    黃慧搖了搖頭:“我剛換工作,哪有什么錢啊。”

    “沒事,我給你買。”

    “那這算我借你的,等我錢攢夠了,到時還給你。”

    “不用還了,我們這種關系還客氣什么。”

    王梓博想大氣的揮揮手,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不過幾千塊錢對他來說真的很心疼,所以最后只是勉強的笑了笑作罷。

    “真的嗎,謝謝梓博!”

    黃慧聽了很開心,其實王梓博這句回答在她意料之內。

    這種沒談過戀愛的男生都很好面子,稍微拿話刺激一下,他就覺得自尊心受不了。

    晚上回宿舍,王梓博覺得這種肉疼的感覺依然沒有消退,他自己都舍不得換手機,一部小靈通還當成寶。

    他默默在椅子上坐了會,然后拿出一張紙開始計算月收入和月支出。

    王梓博這種做法很常見,比如說不小心花了一大筆錢,后來回想的時候,他心里很后悔,然后思考如何在其他地方開源節流,把這筆錢節省出來。

    如果最后發現能夠節省成功,就會覺得那道坎過去了,這筆消費還算值得;

    如果發現漏洞太大,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節省出來,心里要難受很長時間。

    不過,真實情況就是即使精打算細算能夠填補這個漏洞,最后也不會實施的,三天熱度安慰一下自己,浪起來就忘記了。

    “原來寒假要給自己買臺電腦,再給父母春節紅包,還有婆婆和阿寧的紅包,還有請小陳和小魚兒吃飯聚會的錢。”

    王梓博看著清單列表:“買了手機,電腦是肯定買不起了。”

    王梓博嘆一口氣,只能刪掉電腦那一欄。

    “父母的紅包,這個要給的。”

    王梓博在這一欄打個勾。

    “婆婆和阿寧的紅包,這個也要給的。”

    在這一欄,王梓博也毫不猶豫打個勾。

    “春節請小陳和小魚兒吃飯的錢,要不還是讓他付吧,我在他們面前還是不要裝逼了。”

    王梓博在這一欄打個叉,不過他心里還是抑郁,又忍不住又給陳漢升打個電話。

    說起來也怪,本來這件事沒暴露之前,王梓博都不敢和陳漢升打電話,生怕陳漢升突然來門店察看。

    不過當陳漢升明白前因后果之后,王梓博的包袱就放下了,又能像以前那樣沒有芥蒂的聊天了,包括毫無顧忌的吐槽。

    陳漢升很快接通:“干嘛,我正在復習功課。”

    “放屁,我聽到你那邊打牌的聲音了。”

    王梓博在電話里罵道。

    “那你有事快說。”

    陳漢升一看瞞不過,就一邊打牌一邊聊天了。

    “今天,黃慧和我要錢買手機,她說想把舊手機還給趙政,這樣就沒新手機用了。”王梓博說道。

    “給她搞部小靈通就完事了,這就是想換新手機的理由。”

    陳漢升一眼看穿。

    王梓博沉默一會:“我已經答應給她買新手機了。”

    “牛逼,有錢人。”

    陳漢升“夸贊”道:“那你都答應了,還打電話給老子做什么?”

    王梓博嘆一口氣:“我就是覺得難受,一部手機就這樣沒了,這事換作是你,你會答應嗎?”

    “會!”

    陳漢升干脆利落的說道。

    “你也會啊。”

    這下王梓博心里舒服一點了。

    “那我沒事了,小陳你好好復習功課,別到時候又考了12分,氣的梁姨要打你。”

    傻吊王梓博本來是打電話尋求建議的,不過聽說陳漢升也會這樣做,他心里突然舒服多了。

    陳漢升這種渣男都可以,我這樣也不算被騙。

    “但是呢······”

    陳漢升拉長音調:“手機雖然會買,我同時還會有后續動作。”

    “什么后續動作?”

    王梓博問道。

    陳漢升想了想:“都梁老師寫的《亮劍》你看過沒,2001年出版的,我們學校圖書館有這套書,你們學校應該有。中間有一段攻打平安縣城,李云龍團長的口號很經典,我的后續動作就在里面。”

    王梓博一聽,馬上屁顛顛的去圖書館借了《亮劍》,趴在床上打著臺燈看到1點多,很快就被情節所吸引,不過也終于看到了陳漢升說的那段場景了。

    【李云龍一腳踹倒和尚,兩眼冒火,大吼道:“聽我命令,預備開炮!”??】

    王梓博盯著“開炮”這個詞許久,然后“吧嗒”一聲關掉臺燈。

    “色胚陳漢升!”

    王梓博罵了一句,不過他怎么也睡不著了,腦海里總是浮現黃慧嬌小玲瓏的身段。

    同時,陳漢升還在旁邊大聲的吆喝。

    開炮!

    開炮!!

    開炮!!!

    ······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