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26、想當寶藏女孩的胡林語

    不知道幾點的時候,陳漢升在睡夢中被凍醒,一睜眼外面是朦朧黑的天空,宿舍里安安靜靜沒有人,就連戴振友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陽臺的對拉門開著縫,外面的冷風“呼呼”吹進來,這就是陳漢升被凍醒的原因。

    “操,出去都不知道把陽臺關起來。”

    陳漢升摸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差不多傍晚6點半了,這個時候的天氣有迷惑性,像天黑又像天亮。

    他就穿著短褲從床上爬下去,大力推開玻璃門走到陽臺,疊著胳膊趴在冰涼的鐵欄桿上。

    冷風吹過毛孔一陣收縮,雞皮疙瘩也明顯立起來。

    陳漢升不管不顧,悠悠然點上煙,自己抽一半,風也抽一半,看著樓下宿管站阿姨在罵人。

    “在宿舍使用高功率電熱水壺很危險的啦,你們怎么就不聽話呢,下次可千萬別再犯了呀······”

    阿姨是吳中口音,說話喜歡帶“啊,啦,呀”這種語氣詞,站在她身前老老實實挨訓的肯定是大一新生了,大二和大三的男生都是老油條了,哪里會這么聽話。

    “咻,咻~”

    陳漢升吹了個響亮的口哨,在風聲的鼓動下順利傳到樓下。

    阿姨正訓斥的過癮呢,突然聽到有人在挑釁,她生氣的尋找聲音來源,結果一抬頭在六樓陽臺看到個白花花的身子,大冷天就穿個褲衩站在陽臺耍流氓。

    “陳漢升,是不是你?”

    阿姨舉起手電筒晃了晃,看著身形有點像,主要是膽子更像。

    陳漢升笑嘻嘻說道:“我叫金洋明,陳漢升是我室友,阿姨你今天好漂亮啊。”

    周圍路過的男生聽到有人在調戲阿姨,一起跟著在笑,阿姨也沒辦法教育下去了,把電熱水壺塞到大一新生懷里,警告道:“以后再用的話,你就要寫檢討啦。”

    大一新生拿著電熱水壺就往宿舍里跑,也沒好意思多感謝“救命恩人”,陳漢升風騷的把煙抽完才回宿舍,拿起手機撥給沈幼楚:“喂,在干嘛?”

    “在,在你茶店。”

    沈幼楚聲音永遠那么的溫順,一開口就能想起她低頭嘟臉的小表情。

    “你吃飯沒?”

    “吃了。”

    “我還在宿舍,你幫我在食堂打份飯菜送到樓下,記得加飯,順便再帶一罐啤酒,剛起床胃口不好。”

    “喔,好呀。”

    掛了電話后陳漢升開始換衣服,大學里女朋友給男朋友送飯太正常了,再說愿意給陳漢升送飯的女孩子都不止一個了。

    沈幼楚動作很快,應該是剛接到任務就馬上執行的,陳漢升匆匆忙忙下樓,還碰到了站在宿舍門口的阿姨。

    “陳漢升,剛才那個不是金洋明吧?”

    “阿姨眼力真好,的確不是金洋明,他是楊世超,記得狠狠扣他操行分。”

    ······

    沈幼楚拎著個小布包,站在男生宿舍旁邊的梧桐樹下,這個位置燈光照射不到,她比較有安全感。

    偶爾也有路過的男生發現這里有身材高挑,雙腿筆直的女生,眼睛下意識的就想去看臉,結果卻發現她低著頭,目光一直盯著小白鞋的腳尖。

    “你怎么在這里等,那我還不如去食堂吃呢。”

    陳漢升太了解沈幼楚,所以沒怎么費事就找到她了,只是對距離有些不滿。

    “下次我近點。”

    沈幼楚抬起頭,小聲說道。

    陳漢升扒開袋子看了看,發現不僅僅有飯菜,還有瓶瓶罐罐一大堆,撇撇嘴說道:“送一份飯而已,你怎么搞得像野炊一樣。”

    沈幼楚不善于爭辯,只能憨憨的說道:“先吃飯吧,一會要涼了。”

    “樓下沒位置,你陪我去籃球場吃吧。”

    陳漢升帶頭走向籃球場,沈幼楚亦步亦趨的跟在后面,懷里緊緊抱著陳漢升的晚飯。

    財院有好幾個籃球場,不過秋冬天時經常不能滿場,這種精神很明顯和高中不一樣。

    高中時別管什么天氣,在學校只要想打籃球,必須要提前占場子。

    陳漢升挑了個臺階坐下,看著打球學生的身影,努努嘴示意沈幼楚把飯拿出來。

    沈幼楚聽話的開始布置,要不陳漢升怎么嫌棄說是野炊呢。

    只見沈幼楚先從包里先要出一疊報紙墊在地上,然后拿出一盒米飯和一盒肉菜,接著掏出啤酒,還有自己喝水的保溫杯,當然沒忘記她親手腌制的芥菜辣子。

    “啤酒怎么不買冰的。”

    陳漢升把啤酒拿過來,一摸居然是常溫的。

    “天氣太冷了,莫喝冰的。”

    沈幼楚從保溫杯里倒了點開水,放在嘴邊輕輕吹了吹,水波泛起漣漪,輕輕沾染到溫柔的唇線上,她也沒有察覺。

    直到開水慢慢涼下來,她才小心翼翼遞過來:“先,先喝點熱水。”

    陳漢升有些感觸的笑了笑,拿過開水一飲而盡,端起米飯和一次性筷子吃起來。

    沈幼楚和陳漢升認識快一年半了,早就知道他的口味,打的都是陳漢升愛吃的菜,什么油燜茄子,辣椒小炒肉,還加了煎蛋。

    陳漢升果然吃的很開心,只是經常彎腰夾菜不太舒服。

    沈幼楚本來蹲在旁邊,雙手抱住膝蓋看著陳漢升大快朵頤,于是挪動過去把菜盒端起來,方便他不用彎腰就能夾到。

    陳漢升詫異的看了一眼沈幼楚,心想親媽也沒對我這樣啊,沈幼楚覺得不好意思,低下頭看著報紙上的內容。

    “我問你個事啊,你立刻回答不能猶豫。”

    陳漢升嘴里塞著菜,嘟噥著說道:“如果今晚帶你去酒店,你去嗎?”

    沈幼楚懵懵懂懂的答應。

    “你知道去酒店意味著什么嗎?”陳漢升端起啤酒喝了一口。

    沈幼楚老實的搖搖頭。

    陳漢升看了她一眼:“不知道還隨便答應?”

    沈幼楚有些忐忑:“你說不能猶豫的,我就······”

    “你就一口答應了?”

    陳漢升摸著沈幼楚的頭發:“就這么相信我啊。”

    “嗯。”

    沈幼楚雖然低著脖頸,不過陳漢升能夠感覺她在輕輕點頭。

    氣氛慢慢安靜下來,其實是陳漢升沉默了,沈幼楚在忐忑自己是不是又說錯話。

    不遠處,打籃球喧囂的聲音清晰可聞。

    “快點傳球,你以為是科比啊。”

    “犯規,打手犯規。”

    “操,怎么是個三不沾!”

    ······

    陳漢升突然打個飽嗝,站起來說道:“吃飽喝足啦,準備回去。”

    沈幼楚趕緊把地上的報紙和一次性餐具收拾干凈,然后丟在垃圾桶里。

    晚上回宿舍,沈幼楚悄悄的問胡林語:“林語,去酒店休息是什么意思呀?”

    胡林語很警惕的看著她:“陳漢升和你說的?”

    沈幼楚點點頭。

    “這個渣男!”

    胡林語罵了一句,又給了沈幼楚支了招:“只要他提去酒店,你馬上就說身體不太舒服,新聞預測我們國家光棍會越來越多,以后每個女生都是寶藏女孩呢。”

    ······

    (一二三群都滿了,不如來四群當老柳的寶藏男孩吧,群號870284714。)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