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王令我來巡山 屋外風吹涼

第三百七十五章 “蠱惑”

    聚義堂上,田五娘讓林寧坐了正座。

    論武力,武圣侯萬千離去后,田五娘當為第一,盡管朱雀為宗師巔峰,但論爆發戰力,田五娘其實在朱雀之上。

    “有一事,不知道林公子、大當家如何安排……”

    最先開口的,卻是智海方丈。

    林寧與田五娘對視一眼后,問道:“什么事?”

    智海方丈緩緩道:“龍髓米,山寨可有種植龍髓米之法?”

    林寧有些不大明白,問道:“有沒有,有什么關系?”

    智海方丈苦笑一聲,搖頭道:“三大圣地,還有鄙寺和星月庵,之所以約束門下宗師長老,等閑不可下山,不只是因為宗師威力太甚,已為陸地仙人,若是生出歹念,為禍甚重。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一旦宗師高手出手,尤其對手也是宗師級高手,一旦打出真火來,消耗實在太大……”

    林寧隱約明白了智海言下之意,不過他還是不大理解,皺眉道:“一旦入了宗師,修練成不漏身,體內真氣自成周天,生生不息,縱然耗盡,也能修練回來,方丈所言消耗太大,指的是……”

    智海正色道:“宗師修練成無漏身,真氣的確可自成周天循環,生生不息,可卻有個度哪……正常趕路,或是簡單出手,都不算什么。可一旦消耗速度大于回復速度,尤其是爆發破力,將體內真氣耗干耗盡,那么想要恢復本源,就必須要有龍髓米補充精氣血力,單憑自身恢復,往往需要極長時間。這段時間對宗師來說,十分虛弱,也十分危險。而想要恢復本源,就要消耗龍髓米,便是三大圣地,也無法敞開提供珍貴的龍髓米啊!修行門中常言:所謂修行,無外乎財侶法地四樣。其中財居于首,此財,非金銀浮財,而是龍血米和龍髓米。如今圣人既然遠游,青云想要防范強敵來襲,此財不可不備。”

    林寧聞言,實在有些無法理解。

    打消耗戰,打爆發戰,他們又不是沒打過。

    田五娘、朱雀、皇鴻兒,哪個沒有爆發過?

    也沒見她們事后拼命磕龍髓米啊……

    不過,這個疑問還未出口,就被田五娘有些急的用目光制止住了,皇鴻兒同樣瞪他一眼,讓他不要胡亂說話。

    見此,林寧心里有數了。

    看來陰陽大道,果真不負大道二字,的確了得啊!

    會意的與二人眨了眨眼后,林寧干咳了聲,問智海方丈道:“金剛寺存了多少龍髓米?”

    “……”

    智海方丈看著理直氣壯的林寧,一時間有些不會說話了。

    替青云寨防御外敵,莫非還要自備干糧不成?

    可金剛寺的龍髓米,都得自歷代祖師圓寂時用自身真元乃至精血所化,是金剛寺最貴重的底蘊,哪里能輕易消耗?

    見智海方丈一臉不舍的模樣,林寧“嘖”了聲,道:“方丈,你莫非忘了我起家的本事?”

    智海方丈聞言先是一怔,隨即一雙老眼猛然圓睜,失聲道:“藥王谷,《百草經》?”

    其他人也紛紛側眼看了過來。

    當年天下第一杏林圣地藥王谷,便是因為在《百草經》中推衍龍血米、龍髓米的培植法,才引來滅門慘禍。

    林寧為藥王谷真傳,一身杏林本領高絕,難道,他也有了探索龍血米之秘的能力?

    林寧沒有否認,他呵呵笑道:“目前還沒有太大的進展,不過等從姜太虛手里得了下半部《百草經》,想來就能有極大的突破。方丈,你可以懷疑我的武功,但應該不至于懷疑我的醫術吧?你若拿不準主意,可以回頭和普泓神僧商議商議。”

    智海方丈聞言,面色連連變幻,沉吟了好一陣后,方道:“若如此,金剛寺可不用林公子和大當家準備龍髓米。”

    這已經是智海的底線了,他不可能將歷代高僧連舍利子金身都舍棄才換取的龍髓米,去支援外人……

    林寧哈哈笑道:“好!能自力更生就好,我也在這當著諸位表個態,待山寨度過了這一波劫難,必將《金剛不壞神功》送還佛門。”

    智海方丈聞言,苦笑點頭。

    他今日才算見識到了,什么叫做不見兔子不撒鷹……

    看到林寧目光瞧來,素仁師太誦了聲佛號,道:“山門亦不需公子與大當家支援。”

    林寧笑道:“好!師太也請放心,待度過這一波麻煩,我也能清閑下來,好好為神尼療傷,必讓她恢復不可!”

    安頓完佛門,林寧看著燕仲,道:“燕大叔,你的任務,依舊是帶領土行旗,幫助百姓開辟水利,另外,你看能不能想辦法,將牧場上的牛,送入蜀地?”

    燕仲聞言,皺眉道:“這個時候,還要幫那些百姓?”

    林寧呵呵笑道:“一些跳梁小丑,只要不是對面圣人不要臉親自出手,他們奈何不了我們的。所以,該過日子還是要過日子,該做的事,也還要做。”

    燕仲深深的看了林寧一眼,見他面色不變,輕輕一嘆,道:“既然公子這般說,我便這般做就是。只是如今廣元郡仍在秦國手里,送牛入蜀怕是很難。”

    林寧想了想,忽然看向素仁師太,道:“師太,星月庵佛門凈地,弟子多不善廝殺,強讓你們御敵怕也不美。除了留下一些高手保護山寨內眷外,其她人可以不可以幫忙將牧場上的牛,送入蜀中?蜀地百姓受難久矣,生靈涂炭,民不聊生。如今百廢待興,若能有耕牛相助,必可活人無數,功德無量啊!”

    素仁師太有些懵,道:“非貧尼不愿積德行善,只是實不知該如何運牛入蜀。”

    林寧笑道:“這好辦啊,區區一頭牛,對常人來說很沉,可對宗師高手來說,背負一頭牛行事,不算難事吧?”

    “背……背負一頭牛?”

    素仁師太下巴差點沒驚掉,她做夢都沒想過,有人會讓宗師做這等事。

    林寧眼睛清明的看著素仁師太道:“當初中原戰爭,流民遭難流落青云,為了讓他們能養好身子,我親自帶人去草原,扛回了一桶桶奶,我甚至每天早晨背負著一座如山高的奶山回來,所求者非名非利,只因我有這份能力,能做到我所能做到之事,幫助他們。我不懂佛門,只聽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也聽說過普度眾生四字,或許我學識不夠,不能理解這些話,師太,你……”

    “罷了罷了,老尼去便是……”

    不等林寧將經念完,素仁師太就苦笑點頭道。

    從來都是佛門“蠱惑”眾生,可在林寧這里,真不好使。

    不是他能說,關鍵他真的在做這些讓人看起來完全無法理解的事。

    佛門從前只是嘴炮口功,告訴信徒們多行善積德,至于他們自己,誦經就是做善事。

    可沒想到,青云寨這邊來真格的。

    被頂到墻角里,她若再不答應,佛門又成什么了?

    待智海方丈和素仁師太領命下去后,林寧長呼出口氣,扯了扯領口,看著侯玉春道:“大哥,我們不能坐以待斃,等著敵人上門來圍剿山寨,那太被動了。從來只有千日做賊的,哪有千日防賊的?”

    侯玉春呵呵笑道:“小寧,事已至此,你有什么計謀只管說便是,再壞,情況又能壞到哪去?”

    林寧沉聲道:“最好的防守,便是進攻!只有讓秦、楚二國如齊國那樣內亂起來,才能減輕我們的壓力。大哥你交友廣闊,尤其是在秦國,看看能不能尋點機會,讓一些不甘就死的世家,揭竿而起。”

    ……

    PS:身子被掏空的感覺,讓老婆發現我寫后宮文的代價……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