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道觀養成系統 憐黛佳人

第34章 憶往昔

    飯好吃,西紅柿也好吃,豆角也好吃。

    不過西紅柿和豆角,都是普通的種子,雖然經過靈土滋養,但和靈米相比,差的還是太遠了。

    一碗飯吃完,陳陽正要起身,終于看見一旁快扭成麻花的老黑。

    “你也想吃?”

    “老黑你清醒一點啊,你是蛇啊!”

    陳陽無語了,一條蛇居然告訴自己,它想吃白米飯?

    老黑舔著他的褲腿,苦苦哀求。

    陳陽受不了一條公蛇在自己面前發騷,道:“給你吃給你吃,別舔我。”

    沒一會兒,陳陽盛了兩碗飯。

    又給它倒了一些菜和湯汁,便不管它,自己開吃。

    吃飽喝足,陳陽指著碗筷,道:“洗碗。”

    老黑低頭看看自己沒手沒腳,怎么洗?

    “那我不管,以后還想吃,就把碗筷洗干凈了,我告訴你,別用舌頭舔,我看的出來。”

    丟下老黑,也不管他怎么洗,陳陽看了一眼大水缸,提著扁擔和木桶,準備去山下挑點水來。

    山上沒水,自來水也沒接,平常想喝水,只能去半山腰用桶去提。

    那里有一個小水潭,潭水清澈、甘甜,常年不枯。

    剛提著桶出門,迎面就撞上了兩個正往山上來的中年男女。

    “小道士。”中年男人喊道,向他走去。

    陳陽放下木桶,這男人看上去有些眼熟。

    “小道士,你好,我叫郭志山,郭旭的爸爸。”

    “施主你好。”難怪眼熟,這男人和郭旭,眉眼太像了。

    郭志山道:“是這樣的,昨天我家小旭對小道長多有冒犯,希望小道長千萬別和小孩子一般見識。”

    陳陽搖搖頭:“施主說笑了,來往皆是香客,談不上冒犯。”

    “哼!”中年婦女道:“小道士,你是修道之人,怎么說話也不誠實?我可是聽說了,昨天我兒子從山上下來,摔了不知道多少次,還被一頭野狼追,去醫院檢查,身上骨頭都裂了好幾處。”

    “靜華,不要無禮。”郭志山皺皺眉。

    他這個老婆,劉靜華,從小就出生大家庭,被父母長輩慣的很嬌氣。

    本來他就打算一個人過來,老婆非要跟著。

    果不其然,還沒說幾句,就懟上了。

    不過他也理解,畢竟自己兒子昨天回去,那模樣太慘了。

    陳陽笑笑,道:“施主的兒子摔了,與貧道何干?施主的兒子被狼追,又與貧道何干?這陵山是一座野山,山上多野獸,難道施主覺得,貧道能指使一頭狼去追施主的兒子?還是覺得,石頭會聽貧道的話,去絆施主兒子的腳?”

    搖了搖頭,陳陽挑起木桶,道:“施主若是沒別的事情,還請讓一讓,貧道要下山去挑水了。”

    “小道士你站住!”

    “靜華!”郭志山瞪她一眼,道:“不是和你說了,叫你別亂說話嗎?這事兒和人家道長沒關系,叫你平常慣著他,看看都慣成什么樣了!”

    昨天舒念勛雖然沒說太多,但只言片語,他也猜得到自家兒子,肯定是給人家道觀添麻煩了。

    知子莫若父,郭旭那點性子,他比誰都清楚。

    要是一般的事情,他也懶得管,兒子那性子多吃點虧是好事。

    可這次的事情,他不管都不行。

    郭旭昨天回去之后,就開始發高燒。

    退燒藥,打點滴,全都沒用。

    晚上的時候,燒又退了,可今天一早,又繼續燒。

    最高的時候,燒到39度,接近40度。

    “郭志山,你和我喊上了?這都是小道士弄的鬼,你吼我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嗎?你這個沒良心的,當年要不是我爸給你錢創業,你能混成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有點錢就開始嫌棄我了?你說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你說啊!”劉靜華兩句話一說,眼睛都紅了。

    陳陽看的目瞪口呆,這女人,聯想能力能去做國家二級編劇了。

    都什么事兒啊,居然能扯這么遠?

    女人,真特么可怕。

    郭志山嘴角抽抽,忍著怒氣道:“你瞎說什么?別讓道長看笑話。”

    “好啊,現在覺得我是個笑話了?行,郭志山有你的,你這個白眼狼,我早就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了,肯定是外面有了小三小四,覺得我黃臉婆丟你人了。”

    劉靜華捂著眼睛,直接就哭了。

    這一哭,陳陽也有點懵。

    您倆要吵架,外面去啊。

    “小道長,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郭志山心里嘆著氣,有苦說不出。

    陳陽道:“二位施主,進道觀坐一坐吧。”

    說來也奇怪,走進道觀后,劉靜華眼淚漸漸就止住了,心里那股怨氣也得到了釋放,心情好了許多。

    郭志山也覺得,自己心里的郁氣,一下子就消散了。

    “道長,我上柱香。”

    郭志山走到大殿,看見一個木牌,上面寫著“香200元”。

    這是陳陽剛掛上去的,免得遇見郭旭那種白癡,還得和他解釋。

    陳陽才沒那閑工夫。

    郭志山拿出一疊錢,塞進功德箱,接過香點燃,對著土地神拜了拜。

    原本是想解決兒子的事情,可是這一拜,他就想起了自己這二十多年的婚姻。

    他原本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窮小子,那個時代他是全縣城少數幾個考上中專的。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中專文憑,比現在的大學文憑,含金量還要高。

    他文采斐然,工作時期遇見了劉靜華,劉靜華被這個能寫能說,還有一把好嗓子的男人吸引了。

    兩個人迅速墮入愛河。

    那時候的劉靜華,活潑可愛,雖然有些小刁蠻,小任性,但卻對他極好極好。

    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郭志山也坐上了工廠的組長,但與劉靜華的家庭相比,依舊差了太遠。

    第一次去劉靜華家里,郭志山是自卑的。

    但是劉靜華的父母,卻絲毫沒有瞧不起他,相反,很喜歡踏實的他。

    婚后,劉靜華父親和他一起談過以后的規劃,建議他下海闖蕩,并拿出一筆錢給他。

    郭志山看著面前的土地神木雕,香煙梟梟,眼眶不知道怎么就紅了。

    眼淚也不爭氣的從眼角跑了出來。

    “施主,可要求簽?”陳陽問了一句。

    他看得出來,這位中年男人,似乎有些迷惘。

    郭志山把香插進香爐里,點了點頭,接過簽筒。

    輕輕搖晃幾下,一根竹簽掉了出來。

    他拿起竹簽,看著上面的簽文。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