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地下城玩家 藍白的天

第541章 內亂(第一更)

    黑色的石塊鋪在昏暗的地下通道之中,這里是前往十字路口據點的必經之路,為了不讓那些虎視眈眈的玩家狙擊自己,亞瑟他們沒有選擇做甲蟲獸,而是自行騎成雙足鳥,通過偏僻的道路經過了充滿了野怪的通道,前往十字路口據點。

    因為亞瑟他們的小心翼翼,這一路上也非常的安全,沒有遇到任何的敵人,僅僅只有一些恐狼和蜘蛛,突然間冒出來,不過這并不能對身經百戰的他們造成任何的傷害,隨行的人員雖然只有十幾個,但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更不用說,他們還安排了大量的人員在周圍充當斥候排查危險,他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才終于走過了永恒國度地下城到十字路口據點的這一段路程,從這里再往后走的話,就沒有任何的岔路口,而是一條直直的通道直接前往黑暗之門了。

    一般情況下來說,這一條道路就會非常的危險了,但亞瑟他們也不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在經過一陣的深思熟慮之后,他們決定進行一些偽裝。

    “每個人都把面罩拿好,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從臨冬城那邊購買過來的。”

    梅川酷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面罩發給了每一個人,這是一種用魔力制作出來的偽裝面罩,能夠將人的長相短時間內的改變,就好像武俠里的易容術一樣,但比起武俠里的易容術要更加的神奇,因為他改變的并不僅僅是長相,甚至連他的身材和身上的氣味以及其他的特征都進行了改變,

    “你發給我的是地精版的吧?”

    燃燒的胸毛拿著手中的面罩對著梅川酷子問道,他將自己的面罩戴在了臉上,很快變成了一個地精,原本野獸人的龐大體型也被掩蓋了起來。

    其他的人也跟燃燒的胸毛差不多,將手中的面罩戴在臉上之后,立馬變成了面罩所設定的種族面貌等等,就連小妖精帶上之后,喝過啦,也一下子變成了高大的野獸人,原本龐大的身軀完全看不出來原本是小妖精。

    不僅如此,那些多出來的身體也并不是空虛的空氣,手摸上去之后,能夠感覺到柔軟的身體觸感,而這一切都是魔力所營造出來的效果。

    “這個面罩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們要在一個小時之內穿過黑暗之門,不然等到時間效果結束之后,我們就要暴露了。”

    說話的是,已經變成了地精的梅川酷子,之所以能認得出來他是梅川酷子,因為他頭頂上綠色的字符。

    “才一個小時的時間?怎么能夠嗎!”

    燃燒的胸毛立馬說道,邊上的鋤禾跟著說到:

    “還是可以做到的,如果我們坐班車的話。”

    “班車?什么班車?”

    問話的是小妖精。

    “就是甲蟲獸,往返于黑暗之門和十字路口據點的,每10分鐘一班,如果我們坐甲蟲獸的話,30分鐘就能趕到黑暗之門了,比我們自己過去要快得多。”

    希爾瓦娜斯這樣說道,而一直跟著玩家們的雞蛋花,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什么,實際上自從走出了永恒國度地下城之后,雞蛋花就沒有說什么話了,看上去就好像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不打算和玩家們交流一樣,反倒是小妖精,有問不完的話。

    計劃既然已經決定下來,接下來就是實施的問題了,亞瑟帶著已經完成偽裝的眾人很快朝著十字路口據點前進,至于他們頭頂上的綠色字符也非常的好解決,就是每個人都戴上一頂高腳帽,就能夠完美的將綠色字符給遮擋住了,這樣還能夠掩藏小妖精和雞蛋花頭頂上沒有綠色字符的問題。

    只不過這么多人都帶著高腳帽,看上去就有點奇怪,而奇怪的玩家并不止他們幾個人,穿著其裝衣服的還是很多的,不少的玩家都還挺追求外觀的,如果沒有什么好看的衣服,甚至會用顏料將自己的武器鎧甲涂抹一下。

    計劃非常的完美,進入十字路口據點都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到他們來到了甲蟲獸的站點。

    在甲蟲獸的班車站點,站著數百個玩家,他們每一個人都全副武裝,眼神警惕的看著往來的其他玩家,他們也不會對玩家們做什么特殊的事情,只是看到有任何可疑的人員或者頭頂頂著,先驅者聯盟公會以及同盟公會的字樣,就會上去詢問一番,在十字路口據點他們沒有辦法攻擊其他的人員,但是不代表他們就沒有任何的辦法了,如果看到可疑的人士的話,他們會安排人手跟著一起上甲蟲獸的班車。

    有時候一輛班車上甚至能擠滿他們的人,班車上當然也是安全區域,不過等到他們來到黑暗之門下車的時候,就可以立即發起進攻,不管對方是否是無辜的,也不管他在車上如何辯解,只要是有可能參與到這次奇遇任務之中,他們就會無差別的進行攻擊。

    這樣的行為當然也引起了某些其他公會或者散人玩家的反感,但以長安城為首的幾個跟先驅者聯盟敵對的公會,從來都不會顧及其他玩家的感受,他們的會長和幕后的老板據說都非常的有錢,這種有錢人的話根本就不需要理會普通人的感覺,他們只要用錢就能夠買到大量的工會成員,不管是什么網游都是這樣。

    先驅者聯盟倒是沒有做出什么反制的措施,畢竟在安全區跟他們也沒得什么,好打的也打不起來先驅者聯盟的大部分成員和他們的同盟公會,現在都在黑暗之門接應著亞瑟他們,因為真正的硬仗肯定是穿越黑暗之門的那一場,其他的都只要慢慢的潛行過來就可以了。

    靠在墻后的亞瑟看了一眼車站的情況,隨后轉過身,對著身后的人說道:

    “我們恐怕要分開走了,這么多人一起去的話,很可能要被這些人給攔在甲蟲獸的身上。”

    確實如同亞瑟所說的那樣,他們每個人都戴著高腳帽,看上去肯定比一般的玩家要可惜的多,這些守在甲蟲獸車站的人一定會盤問他們,如果他們不愿意摘下帽子亮出名字的話,很可能就會被他們給盯上了,而亞瑟現在身邊的人手并不是很多,想要呼叫援助的話,也會在這里被暴露,等在黑暗之門那邊的敵人肯定會更加的有所防備的。

    如果可能的話,亞瑟還是希望能夠盡量避免戰斗,神不知鬼不覺的穿越黑暗之門。

    計劃決定之后,亞瑟將隊伍分成了兩組,自己只帶著梅川酷子,鋤禾,希爾瓦娜斯,燃燒的胸毛,還有雨茶,以及這次任務的目標烏龜雞蛋花以及小妖精的公主殿下一起坐一輛班車。

    而其他的人則先一步前進,坐另外一輛班車,這些人的目的就是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堅決不摘掉自己的帽子,讓更多的人被他們吸引走,這樣亞瑟他們所面臨的壓力就要小得多了,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在車站就弄出一些大動靜。

    而這些玩家們也非常好的完成了任務,當他們帶著高腳帽出現在車站的時候,立馬吸引了那些敵對審查玩家的注意,他們圍攏了過去,雙方人手發生了爭吵,但因為是安全區的問題,他們沒有辦法進行戰斗,一群爭吵的人手很快沖上了甲蟲獸的班車,那輛甲蟲獸擠滿了人,然后浩浩蕩蕩的離開了。

    原本圍攏了數百人的車站,一下子就空蕩了起來,除了看熱鬧的人員之外,長安城公會以及其他敵對公會的玩家數量都大為減少,趁著這個時候,亞瑟他們很快走了出去打算搭乘另外一輛班車。

    就像亞瑟所設想的一樣,因為前一輛班車的原因,第2輛班車的人并不是很多,大部分的玩家現在都聚集在黑暗之門,要么準備戰斗,要么在看熱鬧,在十字路口據點的數量實在不算多。

    所以跟亞瑟他們同一輛班車的玩家數目不超過二十個,這輛甲蟲獸看上去空空蕩蕩的,亞瑟他們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但在駕駛室值班的一個玩家卻眼睛瞇了起來,在他的頭頂寫著長安城三個字,這是長安城的工會成員。

    黑暗之門。

    “亞瑟他們真的會從這邊走嗎?”

    “我好激動啊,今天要搞大事情,人好多呀,待會打起來裝備能搶嗎?”

    “賣裝備賣裝備全部都是聲望等級,要求10級以上的藍色精品裝備,想要裝備的快點看過來啊,各種族體型的都有接受定制接受定制!”

    “小葵花牌打金幣工作室正式開張了,請認準小葵花牌工作室,我們的金幣完全手打完全手打,不存在封號的可能性!”

    “你在逗我玩呢,難道這游戲還能外掛打金幣嗎?”

    “金幣怎么賣啊?現在什么價格?你賣魔石嗎?我想要魔石啊!”

    “兄弟你要魔石?你要多少啊?我這里有10個魔石,”

    在十字路口去點那些聚集的玩家們,像往常一樣的大聲吆喝著,做著生意,做著買賣,或者就其人手,準備等到熱鬧看完之后去下副本。

    這已經是玩家們的日常了,不足為奇。

    在黑暗之門的也并不僅僅只有玩家,還有不少的NPPC都是地下世界的其他地下城的觀察員,或者臨冬城那邊過來的志愿者。

    之前的戰斗已經讓永恒國度地下城的名聲在外,除了其他地下城的觀察員之外,還有很多愿意幫助永恒國度地下城一起抗擊地面世界怪物的志愿者,這些都是心懷著這一感為了地下世界的和平而自愿獻出生命的勇士。

    話雖如此,但是玩家們對他們也并沒有太多的敬意,在玩家們看來這些都只是可以提供奇遇任務的NPC,實際上也確實有不少的任務是由這些志愿者們提供的,畢竟這些志愿者來到黑暗之門之后并沒有非常完善的補給設施,夏洛克也不可能為這些自己過來的地下城的居民準備食物,住所或者干凈的水源什么的,而這一切都需要由玩家們來提供,當然他們獲得的報酬就是魔石。

    魔石有多么珍貴,就不用我多說了吧,這些玩家們一看到有魔石可以拿,恨不得把這些志愿者們當皇帝一般的伺候,好吃好喝好住全部送上,甚至有人在黑暗中為他們搭建房屋,讓他們能夠永久的居住下來,至于那些地面世界的玩家們,因為黑暗之門已經在永恒國度地下城的控制之中,還有一座聯通者永恒國度地下城的傳送門,所以地面世界的玩家想要通過黑暗之門往返兩個世界,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只能先傳送到十字路口據點,從十字路口據點出發,探索地下世界。

    也就是說在第2次戰爭之后,整個黑暗之門已經被永恒國度地下城的玩家所占領了。

    在這里已經聚集了很多的先驅者聯盟,以及其他同盟公會的玩家,還有以長安城為首的敵對公會的玩家們,他們在這里零零星星的發生了數次的戰斗,但都沒有完全的打起來,雙方都表現得非常的克制,主要原因是大家都沒有一下子認識對方的把握,而亞瑟他們還并沒有出現,如果現在發生大規模的戰斗的話,很難講,亞瑟不會趁著戰斗的空隙帶著小妖精和雞蛋花穿過黑暗之門。

    長安城玩家們的策略是非常正確的,這也是讓亞瑟他們所忌憚的地方。

    但亞瑟他們掌握著主動權,什么時候到黑暗之門還是亞瑟他們說的算,所以只有在他們抵達黑暗之門之前,讓工會的成員和長安城的玩家發生戰斗,將長安城和他們的同盟工會的玩家清理一番,亞瑟抵達之后就可以輕松地穿過黑暗之門了。

    當然前提是不能被長安城的玩家所掌握到亞瑟他們的動向。

    當亞瑟他們接近黑暗之門的時候,先驅者聯盟的工會成員已經開始準備對長安城公會的玩家進行騷擾和挑釁,但是讓先驅者聯盟這邊感到意外的是,長安城公會的玩家無論如何都沒有接受先驅者聯盟這邊的挑釁,甚至主動退讓出原本占領的地方,讓先驅者聯盟的人將黑暗之門給占住。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先驅者聯盟的動向,已經對長安城的人給掌握住了一樣。

    “難道我們已經暴露了嗎?”

    當得知了這一消息之后,希爾瓦納斯在甲蟲獸的背上,小聲的對著同伴們問道。

    鋤禾搖了搖頭,他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有亞瑟沉默的想了想,隨后站了起來,走到駕駛員的位置一下子打,駕駛員和乘客們之間的隔板,然后看到了正在駕駛室中睡覺的玩家。

    準確來說是處于下線狀態的玩家,而玩家在這個時間點下線只能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去和其他的玩家進行聯絡,這個下線的玩家,頭頂上也頂著三個字,長安城.

    這是長安城工會的成員.

    “我們暴露了,通知其他的人員準備進行戰斗!“

    亞瑟不在隱藏自己,對著身后的人喊道,而在甲蟲獸身上的其他玩家們聽到亞瑟的喊話之后,也都奇怪的互相望了起來,反而等到看到亞瑟他們將頭頂的帽子摘掉,露出綠色字符的名字之后,那些人一下子興奮了起來:

    “我是來看熱鬧的,沒想到熱鬧就在我身邊!”

    “等下打起來能不能別殺我,我不拿你們裝備我就看看!”

    “亞瑟大哥,我是你的粉絲啊,我一定幫你加油!”

    那些在甲蟲獸身上的玩家們紛紛呼喊了起來,但是亞瑟現在哪有功夫理他們呀,再發現了駕駛員就是長安城工會成員之后,亞瑟往后一倒下線去通知其他的公會成員做好準備了,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那些在黑暗之門等候著的長安城的玩家們一定有所準備。

    他們應該已經猜到他們用偽裝的方式隱藏自己的行蹤了,不然怎么能夠解釋兩波頭戴著高腳帽的玩家鬼鬼祟祟的離開十字路口據點呢?

    而在黑暗之門那邊指揮者戰斗的先驅者聯盟公會的一個成員,在收到了亞瑟的通知之后,立馬收攏了自己的玩家,并且優先占領了甲蟲獸的站點,而在先驅者聯盟工會的成員占領了甲蟲獸據點之后,那些原本后退的長安城的玩家也一下子圍攏了過來,他們也不對先驅者聯盟公會的成員發起進攻,而是包圍著他們,在靜靜的等待著甲蟲獸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而那些在黑暗之門充當著觀察員身份的地下世界的居民們也一下子注意到了這里不尋常的氛圍。

    很多的NPC都直接詢問身邊的玩家發生了什么,而那些玩家也都興奮的將他們所知道的事情告訴了別的人。

    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亞瑟那些人接到奇遇任務,要帶上小妖精離開地下世界,而另外一撥人不同意,亞瑟帶著小妖精離開,在這里狙擊他們。

    也就是說,永恒國度地下城發生了不得了的內亂。

    (第一更,今天爆更!半夜三點之前寫完,盡量多更)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