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特種歲月 嚴七官

第756章 暴發戶許胖子

    “哎呀!我可是吃了一半的飯局就趕回來了!”

    夾著路易威登老板包的莊不平剛進門就大聲嚷嚷:“小弟,你可真夠面子的,爸在電話里可是說了,我要是趕不回來,他要親自去飯店把我抓俘虜一樣抓回來。”

    站在門口,莊不平換完拖鞋,徑直朝著飯桌走了過去,掃了一眼上面的菜,伸手捏起一塊烤鴨肉,塞進嘴里,一邊埋怨道:“還是家里的飯菜飽肚子,在外面光喝酒,菜都來不及吃了。”

    王曉蘭上前,手在莊不平的手背上一拍:“你說你,都多少歲的人了?還小嗎?偷吃?你弟還沒吃飯呢。”

    五歲的小侄女小豆子抬頭看著爸爸莊不平,手指在臉上比劃了了兩下,脆生生地說:“爸爸偷吃,羞羞!”

    “你爸我從不偷吃!”莊不平意味深長的對女兒說著,一邊朝妻子汪玲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一把抱起女兒,走到沙發旁,一屁股坐下。

    “小弟,你之前不是在集訓嗎?怎么有空回來了?”莊不平打量了一下莊嚴:“是不是落選了?沒事!有錢你還怕出不了國?以前出過是新鮮事,這幾年,去國外玩玩也不難。要不,反正落選了,趕緊退伍回來算了,這都12月份了,開始退伍了吧?”

    莊嚴不想跟莊不平再解釋一次,只是簡單說道:“我選上了,因為距離出國集訓還有10天,所以隊里給了假,讓回來看看。”

    莊不平怔了一下,臉上的眉飛色舞頓時落幕。

    “都過來吃飯了!”擺好碗筷的王曉蘭招呼家人過來坐下,給每人盛了一碗湯。

    莊不平呷了口湯,一邊抱著女兒小豆子,一邊又將注意力轉移到莊嚴身上,說:“小弟,其實我就搞不懂你了,咱們家又不缺吃不缺穿的,又不是非得靠當兵找出路,你說你留在部隊里,圖個什么?”

    莊嚴聽了莊不平這話,頓時有些不悅,但還是沒吭聲。

    莊不平繼續道:“你說說,現在你現在一個月拿多少錢?”

    莊嚴說:“這不是錢能衡量的。”

    莊不平冷冷笑了笑道:“不用錢衡量,用什么衡量?用情懷?說奉獻?說奉獻也要吃飯不是?”

    莊嚴忍不住說:“都不去當兵,這國家沒人站崗放哨,每人保家衛國,你們經商的哪來的好環境?沒人奉獻,這國家要是沒了,你逃命都逃不過來,哪還有今天這副光鮮的樣子,拿著路易威登包穿著老人頭皮鞋然后鄙視我們當兵的奉獻?”

    “我鄙視你,我只不過提醒你,你當了三年,要奉獻,要犧牲,都足夠了,何況,咱爸當了半輩子的兵,打了幾年的仗,咱老莊家不欠誰的!”莊不平越說越憤憤不平。

    突然莊振國的筷子重重拍在了桌子上,隨著一聲脆響,從中間折斷。

    小豆子嚇得頓時哇一聲哭了起來。

    王曉蘭趕緊從中調停,先是責怪老公:“你看看你看看,發什么脾氣?那么多年了,臭脾氣是一點沒變,拍什么筷子?嚇著小豆子了。”

    汪玲趕緊把女兒摟在懷里,哄著。

    王曉蘭又轉向莊不平:“你弟弟剛回來,你就在這里慫恿他退伍,他是成年人,有自己打算,你當哥哥的也沒權阻止。”

    莊不平討了個沒趣,只能賭氣道:“行行行,他愛怎么著就怎么著,往后他的事我不管了。”

    回來的第一頓飯吃得并不愉快,莊不平吃了半小時,推脫說自己還有事也要處理,腳步匆匆地走了。

    莊振國和兒子坐在沙發上聊了一會兒天,茶幾上的座機就響了起來。

    拿起來一聽,然后遞給莊嚴。

    “找你的。”

    “找我的?”莊嚴感到意外。

    怎么會是找自己的?

    從下火車到現在,回來前后四小時多點,居然電話打到了家里的座機上。

    難道是部隊有事?

    想到這里,莊嚴趕緊問道:“爸,是部隊的人嗎?”

    莊振國搖頭道:“不是部隊的,是你同學,那個許信。”

    莊嚴恍然大悟。

    原來是許胖子啊。

    問題來了,許胖子怎么知道自己回來了?

    這次回來,自己練父母都沒通知。

    轉念一想,他頓時明白過來。

    除了大哥莊不平,實在想不出第二個嫌疑人來。

    這么積極將自己的行蹤告訴許胖子,莊嚴用腳指頭想想頭知道莊不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莊嚴本想借口推了許胖子。

    可想想還是覺得不行,這次回來畢竟要待好幾天,今天推掉了,人家約明天,你咋辦?

    何況還有莊不平這個內奸在,許胖子肯定對自己行蹤怕了如指掌。

    更重要是,莊嚴忽然想起一件事。

    這事還是有必要和許胖子談談。

    三年沒見了,又是老同學,以前荷爾蒙飛揚時期的鐵哥們,見見敘敘舊倒也沒什么。

    “許胖子?”

    莊嚴拿起電話,直接喊了許信的外號。

    倆人當年可以說是鐵得可以穿同一條內褲的哥們,所以沒必要見外。

    “你可真的比特務都厲害,我剛回來幾小時你就知道了,怕不是在我身邊安插了特務吧?”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自己那位老同學熟悉的腔調,不過,聽起來語氣似乎也沉穩了些,沒以前讀書那時候的吊兒郎當氣息。

    “莊哥,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回來濱海也不吱一聲,在部隊上高升了吧?把我這個不成器的老同學給忘了吧?”

    許胖子一開口就滿嘴虛偽的謙虛。

    他現在的情況,莊不平來京郊看自己的時候早跟說過了。

    好歹也是身價幾千萬的老板,卻自謙說“不成器”。

    明里是謙虛,實則是高調。

    “行了,廢話別說了,你找我啥事?”

    許胖子也不繞圈子了,直接開門見山道:“沒什么,就是聽說你回來了,這不,我親自過來找你,咱們出去找個地方,坐坐,聊聊,這都三年沒見了,我也得看到我的鐵哥們現在是個啥樣了不是?”

    “成,半小時后,你到我樓下。”莊嚴也不客氣。

    反正許胖子有豪車,自己也趁機會享受享受許胖子這個“新興資本家”的福利。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