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古代媒體大亨 八碗女俠

第265章 妾與妻平

    林掌門回花城,這對于整個花城來說都是一件大事。手機端 全城大小老少聚集在林府施工地,一時擁擠無比。甚至連小河里的船上都站滿了人。

    而與河邊聚集人數之擁擠差不多的,是林見秋所住的富貴樓。樓下若不是門徒一直守著,這些看熱鬧的小民能把整條街都擠爆。

    “城里的富貴樓,被林掌門買了下來,你聽說了嗎?好貴呢。”

    “再昂貴,在林掌門眼里也只是毛毛細雨吧,說起來那個時候他在河邊挑水的時候,我還跟他說過話呢。”

    小民們紛紛抬起頭,希望林見秋能偶爾在窗口露個臉,好看上一眼。

    富貴樓里,雀兒帶著的管家辦事很是利索,這會子帶著奴和媒婆子,一同來到林見秋的房間,聽候命令。

    “一切都按照正妻的規格來做。”林見秋看了眾人一眼,道。

    這話一出,整個房間都安靜了。

    “這……”那管家有些猶豫,小心翼翼地看了林掌門一眼。雖然他在雀兒身邊做事已經很是熟絡,可畢竟是第一次與掌門打交道,心里還是很發怵的。

    通常來說,一個罪官之后,而且是在花樓長大的女孩,能伺候大府的主子,已經是幸運之極。說白了,能當個暖床的貼身奴,就很不錯了。

    而雀兒卻成了妾,這本就是超過了常規。

    不過,這個身份納妾,倒也有,所以還可以接受。可這個身份,當正妻……

    “這……不妥吧。”發怵是發怵,管家還是說出了心里的想法,他深深彎腰:“按照規矩,雀兒姑娘的身份能為妾,已經是突破常規了。”

    “有何不妥?我說妥當就妥當。我府邸女人,除了姬之外,無大小,有何不可?”林見秋皺了皺眉頭。

    這話一出,更是震驚了眾人。

    “無大小?”

    “妻妾奴無大小,豈不是亂套了?”

    這個世界非常講究等級。可在林見秋的心里面,雀兒就是妻,她不會比任何人低人一等。

    入鄉隨俗,林見秋雖然不足以對抗這個世界早已墨守成規的規矩,但是他卻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對雀兒盡可能的好。

    天下人都可說雀兒是妾,但在林見秋的心里,他給雀兒的都是妻所擁有的。

    妾與妻平。

    妻子該怎么迎娶,就怎么迎娶雀兒,一個子兒都不能少。

    “師傅這怕是不好吧,不成體統啊。”

    “對啊,師傅,日后正妻入門,會不會有意見?”

    “這會被人稱為妖女吧,怕是不妥。”

    老道的門徒連忙上前拱手提醒,而一旁經驗豐富的老婆子,對這種安排更是聞所未聞。老媒婆,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她想說點什么,可是又怕得罪了,這高高在上的林掌門。

    被人稱之為妖女?

    旁的話,什么體統不體統,林見秋都沒有放心上,這句話卻聽到了心里。畢竟這個世界的規矩早已形成,他不可能改變每一個人的想法。

    若是如此辦,本是好心,卻讓雀兒背地里被人稱之為妖女,那就不妥了。

    “老婆婆,你倒是說說,若我按照正妻迎娶,有何更穩妥的法子?”林見秋看了眼老媒婆,問道。

    各行有各行的規矩,婚嫁儀式,還是老婆子最為穩妥。

    “林掌門的想法,老婆子心里明白,這天下,多的是情種。”說到這,老婆子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了眼林見秋。

    很顯然,在這媒婆的眼里,這林大掌門,顯然是一個情種。

    “不知掌門可聽說過王琴婚娶之事?”老婆子問道。

    林見秋搖了搖頭。

    “以前呢,王大官人家里的大公子對琴姑娘情深意重,這琴姑娘身份卑微,卻生得極其漂亮,可是礙于身份,只能為妾,而大官人的公子,則想納她為妻。”老婆子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頭發,笑了笑:“此乃情種,世間罕見。”

    喜歡對方,想納妻不是很正常嗎?這就罕見了?

    林見秋心中震了震。

    “可身份就是身份,這變不得,那琴姑娘不過是城西賣豆腐的女兒,再漂亮,那也是賣豆腐的女兒,怎么可能允許琴姑娘成王府的妻呢?所以,最終還是以妾的身份入了府。

    林見秋細細聽著,看了看房間內的人,看他們的表情,看來對這事都有所耳聞。

    “不過,這王公子確實是情種,說來也巧,王老爺子一下病死了,王公子成為王府掌舵人后,將琴姑娘以正妻的規格硬娶進來。”

    林見秋聽了后挑了挑眉,心里暗中對這王公子很是佩服。他的做法與自己的做法倒如出一轍。

    “不過后來,君王賜封李府小姐嫁入王家府邸,因為當年,這琴姑娘風頭太甚,迫于權威,無奈,唯有自縊,以保其子,一生無憂。”

    林見秋愣了愣。

    這個世界的規矩之嚴厲程度,超過了他的想象。

    自縊?

    這應該是賜死吧。

    “不是賜死,是自縊。琴姑娘心甘情愿自縊而亡。因為她愛王公子,怕自己當年風頭太盛,對夫君不好,所以自縊。”

    這一席話,讓林見秋只覺得一陣膽寒,從頭涼到了腳。

    不知怎的,他突然意識到,雀兒只會比那琴姑娘更深愛夫君,更為夫君著想。他是現代人,不喜歡妾的稱呼,可雀兒不是,她發自內心能接受妾的身份。

    而且,搞不好,她更覺得妾的身份讓自己自在。

    若是真一切以正妻的規格,或者強行以妻子的身份迎娶,對雀兒來說,恐怕不是好事。

    老婆子說動了林見秋。

    “大哥,我覺得這老婆子說的有理。雀兒姑娘十分剛烈,對大哥你也是忠貞之極,若是旁人閑言閑語,她覺得會有損大哥的名聲,恐怕真會做出決絕之事。”莊三斧一聽,有些極了。

    這些日子的相處下來,他看得清清楚楚。

    這雀兒,把林見秋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

    房間內的這些門徒都有些不明白,為什么林掌門會對正妻和妾這么糾結,在他們看來,這有什么好糾結的?

    林見秋來回踱步。

    這些人的不理解,他明白。若是這些人突然來到現代,一看,什么?!一夫一妻?!女生在婚前還能談戀愛,還能主動分手?!

    婚前還有人跟別的男人上床?!

    還不止一次?!

    還不止一個?!

    ……

    還能休夫?!

    ……

    恐怕他們會更糾結,更難以接受。搞不好分分鐘會崩潰。

    這是世界的不同所造成的價值觀的不同,從而對事物理解不同。而這不同,很難以一己之力改變。

    “看來,我的思想還沒有完全融入。”林見秋沒有崩潰,卻也很無奈地嘆了口氣,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們說的沒錯,站在雀兒的角度,的確……”

    人或可勝天,卻很難以一己之力,在短時間內改變所有人已經形成的價值觀。

    聽上去似乎很是不可理解,難道一個女人會因為夫君的名聲,或前途,或因為自己身份造成的困境,而自殺嗎?

    會,在這,就會。

    尤其是南飛雀這種女人。

    林見秋都無需娶妻,隨著林府的壯大,搞不好會有風言風語。若她是正妻,是絕對會被人背地里說的。

    若是真有一天有這樣的事,她會,而且會毫不猶豫。

    若是妾,則無妨。

    林見秋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他的理智能理解,可情感卻波濤洶涌。甚至有些后怕,好在沒有好心辦壞事。

    可見,有時候不能完全順著自己心意來。

    “那……師傅,我們就按照妾的規格來辦吧?”莊三斧見林見秋松了口吻,連忙說道。

    以妾的規格,那便是正妻的規格減半。

    總覺得委屈了雀兒。

    不行,雖是妾,也以妾的禮儀來辦,在符合這個世界的規矩前提之下,也要與眾不同才行。

    林見秋想了想后,有了主意。

    古代媒體大亨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