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九星毒奶

510 奶出帝都,毒向全國

    “國家隊個人賽32強大名單新鮮出爐,其中是否有你的菜?”

    “國家隊選拔賽尚未公布視頻資料與具體細節,教師、學員們三緘其口,拒絕接受任何采訪。”

    “不愧為傳統豪強!帝都星武、魔都星武、湘南軍校三所高校推薦學員全部晉級!”

    “各地方星武大學遭遇寒冬,你喜愛的單挑王是否意外落選?”

    躺在酒店房間里的江曉,拿著手機刷著新聞,而在這標準二人間中,還有一個氣定神閑的趙文龍,此時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新聞。

    趙文龍是一個古老的人,接收外界信息的主要渠道是電視、廣播以及報紙。

    此時的趙文龍喝著茶,桌上還擺放著一份今早的《**紙》,上面也提到了32強的大名單。

    毫無疑問,帝都星武三人均在其中。

    “恭賀毒奶大王喜提32強!”電視里傳來了主持人的播音腔,最近這些年,央媽頻道的新聞主持人可謂是能人輩出,不似過去那般沉悶,偶爾還會編段子、講笑話。

    這是早間新聞直播間,也并沒有晚間新聞那般嚴肅。

    此時播放的是特別節目,全國各地很多人都在觀看,因為央媽新聞頻道早就通過各種渠道來預熱,他們會在今早上播放出獨家新聞,公布少部分比賽視頻。

    比賽視頻可是被賽方把控的嚴嚴實實,帶隊教師和學員們、工作人員們也被要求禁止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所以央媽這第一手獨家資料,當然獲得了超高的收視率,吸引了大批的觀眾。

    江曉一直聽著電視里的播報,但是在第一板塊過后,主持人突然話鋒一轉,特別提到了江曉的名字,這倒是讓江曉微微錯愕。

    “是的,你沒看錯,也沒聽錯。來自帝都星武大學的學員,外號毒奶大王的江小皮同學,在一片質疑聲中,強勢挺進32強。”男主持人帶著眼睛,模樣斯文,嘴角含笑,看向了一旁的女主持人。

    “如果他再接再厲,進入國家隊大名單,這可是一項不得了的成績,可是值得大書特書。”

    女主持人點頭微笑道:“哪怕是江小皮止步32強,未能入選國家隊,他也已經創造了歷史。自從我國參加世界杯以來,輔助選手獲得其所在高校的參賽資格者寥寥無幾。

    而在千禧年之后,由于世界杯個人賽的特點、以及最終的世界杯比賽成績,戰、法雙系包攬了各個高校所有的推薦名額,再沒有任何一所高校推薦過輔助學員了。”

    男主持看著鏡頭,聲音溫潤:“提起江小皮同學,相信大家并不陌生,這位擁只有九顆星槽、備受質疑的選手,自從覺醒了星圖的那一刻起,便踏上了一條通往圣堂的道路。

    北江省高中生聯賽冠軍、北江省二次開荒冠軍、全國高中生聯賽冠軍,以及總決賽最有價值學員。

    質疑、看衰,甚至是嘲諷與奚落,伴隨著江小皮同學的學生生涯,但他用一次次真刀真槍的戰斗、用每一階段的最高榮譽證明了自己。

    而現在,他顯然不想停下腳步,他想要踏入那至高殿堂。剛剛大一學年的他,作為一名輔助,帶著他的弓與刀,殺進了國家隊32強。”

    倚在床頭的江曉眉頭緊皺,坐直了身子,第一板塊花費15分鐘的時間,介紹了比賽概況和學員信息,江曉還能理解。

    但是這第二板塊,為什么把自己單獨拎出來大書特書?看這架勢,江曉怕是起碼要占據5分鐘的播報時間?

    一旁,趙文龍喝了口茶,說道:“有人在為你預熱。”

    江曉面色凝重,認可的點了點頭。

    趙文龍:“很顯然,有一些人非常看好你,他們應該是看了你的初賽表現,或者是他們看了你一路走來的所有歷程。”

    江曉也感覺到了這些,但是這也太看好自己了。

    具體看好到什么程度?

    江曉甚至連正式的國家隊尚未入選,這就已經開始為自己造勢了?

    又或者說,這不是造勢,這是在給觀眾們傳遞一些訊息?

    江曉獲得帝都星武推薦資格,這事所引起的反應并不小,別說外界了,單單說校內,就有很多學員頗有微詞。

    但是在校選拔賽過后,這樣的聲音少了很多,尤其是江曉那一場大雨澆下來,帝都星武的天之驕子們都老實了不少

    這個世界,到底還是用實力說話的。

    如果你說不出來話,

    那就,呃哭唄?

    趙文龍開口道:“有了這樣的信息傳遞,給人們做心理建設,如果你真的進入國家隊正式10人大名單,也許人們能更好的接受這些。”

    江曉開口道:“我覺得原因不應該是這么簡單的一層,也許還有別的原因,也許國家希望看到輔助們不要心安理得的當一個大爺,被戰、法星武者們高高的供起來。

    也許官方想要改變整體的輔助風氣。

    也許國家希望看到輔助們承擔更多的責任,不把自身定位成一個受人照顧的輔助角色,起碼在危機之時,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不去給隊友們添麻煩。

    我的進攻型星技少得可憐,只是用刀法等技藝來彌補,你注意到了么,我幾乎沒怎么使用弓箭,但主持人的話語中卻帶上了‘弓’這個字眼。”

    趙文龍卻是笑了,道:“那你這個榜樣可不怎么樣,新一代的輔助孩子們如果向你看齊,怕是都要去當戰士了。”

    江曉默默的點頭:“官方這樣去引導,當然是有其道理的,但我這樣的例子有些極端。

    輔助的本職千萬不能忘,那才是輔助站穩腳跟的法寶,可千萬別矯枉過正完了完了,我這是要誤人子弟了”

    我的確是毒奶,

    但我毒一毒敵人就得了啊!

    你這是讓我把華夏新一代的輔助孩子們統統毒一遍?

    奶出帝都,毒向全國?

    趙文龍轉頭看向了江曉,道:“倒也不用太擔心,沒幾個人擁有你這樣的刀法天賦,別說是羸弱的輔助了,就說敏戰,恐怕也很難達到你的天賦高度。”

    江曉:“”

    你是不是去后明明那里進修了?

    怎么越來越會說話了?

    趙文龍開口道:“別給自己太大壓力,上層遠比我們考慮的更加深遠,遠比你我更加智慧和理智。

    如果真的如你所想,你也許只是一發聲音響亮的炮彈,效果很好,適逢其會,可以引起大范圍的關注。官方隨后必然會有其他的跟進的動作。”

    江曉撓了撓頭,所以我就是那當頭一炮?

    趙文龍端起了茶水,道:“也許你不應該只考慮輔助,更應該考慮敏戰與盾戰。”

    江曉:“怎么?”

    趙文龍抿了一口茶:“你的成績越好,展現出來的技藝越精湛,對近戰系的星武者影響就越大。”

    江曉心中急轉,眼前一亮:“我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例子,我的成績在告訴世人,神奇的星技并非是星武者的唯一致勝法寶,自身的技藝也是星武者的強大武器,有時甚至要強于星技。”

    趙文龍與江曉似乎是在相互啟發,聽到這句,趙文龍也不將目光僅僅限定在近戰系了。

    趙文龍點了點頭,說著一口塑料普通話:“或許全職業的星武者對星技都太過于依賴了,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你的確是非常非常好的榜樣。”

    江曉沉吟半晌,最終輕輕的點了點頭。

    趙文龍卻是打開了話匣子:“你進入國家隊大名單、并且踏入世界杯賽場的意義,遠遠大于比賽本身。”

    趙文龍深深的嘆了口氣,目光明亮,看向了江曉:“無關名次,無關榮譽。你獨特的輔助職業,稀少的星槽與輔助星技,無限突出了你的戰斗技藝。”

    “咚!咚!咚!”

    門口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兩人話語一停,趙文龍起身前去開門。

    卻發現是方星云教師,以及兩個胸前掛牌的工作人員。

    方星云老師輕聲詢問道:“小皮呢?”

    趙文龍指了指里面,道:“在里面。”

    方星云邁步而入,剛好看到江曉急急忙忙的蓋上被子,因為他還沒起床,只穿了個小褲衩

    方星云站在客廳里,看著江曉說道:“10分鐘洗漱穿衣,你有個專訪。”

    江曉一臉懵逼。

    啥?

    專訪?

    你們這是玩什么呢?我明天就要參加32強比賽了,怎么還有專訪?

    另外,為什么現在才告訴?賽方不拿人當人呀?你請人吃飯也得提前打電話告訴一聲啊?

    哪有提前十分鐘通知你有專訪的?

    你真以為我乖乖的待在酒店里,等待你召喚呢?

    呃好像還真是,賽方不允許任何人離開酒店

    方星云明顯感覺到了江曉的情緒,無奈的說道:“上面安排下來的,我嘗試著拒絕了,也推托了。”

    江曉看著方星云,知道了她什么意思。

    方老師面色嚴肅的說道:“快起來吧,不會耽誤多長時間的,你是一名開荒學徒,把它當成一項必須完成的任務。”

    江曉抿了抿嘴。

    方星云面色嚴厲了起來:“快起來呀!”

    “啊。”江曉抓著被子,道,“你走開呀,我穿著小褲衩呢。”

    方星云面色一怔,忍不住瞪了江曉一眼,臉蛋微紅,轉身既走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