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1756章 財產該怎么分

    “這也太夸張了吧?加個班累昏了過去,還能有生命危險?”鐘錦亮覺得這事兒有些不可思議。

    “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覺得事情有些蹊蹺,琢磨著珊珊是不是沖撞了什么,所以才請葛大師過去瞧瞧……”陳濤道。

    “那醫生具體怎么說?”葛羽又問道。

    “醫生已經對珊珊進行了全身檢查,目前并沒有發現什么癥狀,我是專門請來的一個醫學專家給珊珊看病的,那醫生說,出現昏迷的狀況有兩種,一是全身性疾病,而是顱內病變兩大類,經過醫生仔細排查,已經排除各種腦血管病。比如腦出血、腦梗死、短暫性腦缺血……等,顱腦外傷也沒有,也沒有任何癲癇病史,那醫生說這可能是一種疑難雜癥,需要請幾個這方面的專家進行會診,可是今天下午的時候,珊珊病情急劇惡化,血壓降低,心跳也微弱了很多,那醫生說珊珊這種情況太不正常了,要我做好心理準備……我也是急的沒有辦法了,就想著不知道葛大師能不能幫上什么忙。”陳濤又道。

    葛羽回頭跟鐘錦亮對視了一眼,兩人還真覺得這事兒好像是有些蹊蹺,但是具體又說不出來哪里有問題。

    當下,葛羽點了點頭,示意陳濤開車開穩一點兒,說不定陳澤珊沒事兒,他們三人倒是落得一個車毀人亡了。

    從江城大學出門,陳濤就一路開的風馳電掣,兩個多小時之后,便來到了南江省立醫院,陳濤停下了車之后,便急匆匆的帶著他們二人上樓。

    陳澤珊住的是一處特護病房,單人間。

    當陳濤帶著他們二人來到陳澤珊的病房的時候,發現這邊只有陳澤珊的母親在,自己一個人坐在病床旁邊的一個沙發上抹眼淚,看到陳濤帶著葛羽他們過來,頓時起身,話還沒說,眼淚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陳澤珊的母親應該在四十多歲,不過保養的很好,看著也就三十出頭的模樣,可謂風韻猶存,只是這會兒哭的一雙眼睛都腫了,還沒有忘了朝著葛羽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葛羽不止一次去過陳家,陳澤珊的母親,葛羽也是見過的,只是沒有怎么說過話。

    “別哭了,我找葛大師過來了……我大哥二哥他們呢?”陳濤拍了拍陳澤珊母親的肩膀。

    她抹了一把眼淚,說道:“去隔壁病房看爹了……”

    陳濤點了點頭,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一時間,陳家的兩個頂梁柱都倒下了,心中那個郁悶自不必提。

    就在這時候,屋門突然推開,進來了兩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年紀都在五十歲上下,朝著陳澤珊的病床這邊走了過來。

    “醫生……我孩子怎么樣了?”陳濤連忙看向了那兩個醫生。

    其中一個戴眼鏡的醫生,推了推眼鏡,緊接著說道:“陳先生,陳小姐的情況十分特殊,之前我們醫院從來沒有接收過這樣的患者,就在一個小時前,從魔都來了幾個專家,針對陳小姐的情況進行了專門的研究,也是束手無策,關鍵是,現在陳小姐的情況是越來越不穩定,心率減緩,血壓偏低,就連體溫也在下降,我們建議你們轉院,最好去魔都和京城去瞧一瞧……只是……”

    說到這里,那戴眼鏡的醫生頓了一下,又道:“只是就陳小姐這個情況,估計來不及轉院,估計人就不在了,我個人建議,你們還是……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

    那醫生說著,還朝著陳濤微微鞠了一躬……

    陳濤如遭雷擊,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滾落了出來。

    而陳澤珊的母親更是嚎啕大哭。

    就在這時候,門口又傳來了腳步聲,站在那兩個醫生一側的葛羽甜頭看去,發現是陳家老大和老二他們走了過來,而且在他們的身后還跟著兩個年輕男子,其中一個葛羽還認識,是陳家老大的兒子陳澤兵。

    這些人一進來,那陳家老大很快就看向了陳濤,看到他雙眼通紅的樣子,好像明白了什么,便聲音低沉的問道:“老三,珊珊這邊什么情況?”

    “大哥……醫生說珊珊恐怕是救不活了……”陳濤說著,聲音已經哽咽了起來。

    “這到底弄的是什么事情!”陳老大恨恨的說了一句,緊接著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那兩個醫生,沉聲道:“我說醫生,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只要能把人治好,我們花多少錢都沒沒有問題。”

    那兩個一聲各自搖頭,表示很無奈。

    突然有人干咳了一聲,眾人循聲望去,但見那陳家老二突往前走了兩步,故作悲痛的說道:“今年咱們陳家可是流年不利,小侄女突然就成了這個樣子,老爹眼看著也不行了……爹最疼的就是珊珊,看到她這個樣子,當場就昏了過去,爹的身體一直都不好,萬一醒不過來咋辦?”

    “二哥,你怎么說話呢?爹只不過是昏迷了過去,醫生說身體沒有大礙的,修養兩天就能好的。”陳濤紅著眼睛道。

    “這事兒可說不準,爹畢竟是年紀大了,這一把年紀,真說不準什么時候走就走了,我想的是,等爹醒來之后,最好是讓爹立個遺囑,把家產分清楚的好,省的咱們兄弟三個因為財產的事情反目成仇。”陳家老二說道。

    “三哥,爹活的好好的,立什么遺囑,你是不是要咒爹死啊?你什么事情都不干,爹什么時候少了你的錢花?”陳濤怒聲道。

    “老三,你跟我發什么火,我說的不是事實嗎?萬一爹走了,一句話都沒有留下,這財產該怎么分?”陳家老二梗著脖子道。

    “老二,你少說兩句,無論什么事情,等爹醒了再說。”陳家老大沉聲道。

    “大哥二哥,本來爹就恨傷心,如果爹醒了,你們就跟他說立遺囑的事情,他還不得再次氣昏過去……”陳家老三急道。

    葛羽站在一個角落,被那兩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擋著,剛進來的這些人還沒有發現他。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