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1701章 終歸是徒勞

    吳九陰由于之前吞噬了那武隆的修為,身體恢復了大半,此時走過去,一把將提拉給抱了起來,跟隨著那紫金缽,朝著最外圍的方向移動。

    如果對方是個人的話,哪怕是白彌勒這樣的存在,大家伙努把力,拼著全軍覆沒的危險,也能跟對方干一架,可是對方是個魔頭,黑水圣凌的圖騰,人類在這魔王的面前簡直太過渺小了,不堪一擊,留在這里只能是等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今天這一戰,黑水圣凌主要實力基本上已經全軍覆沒了。

    將靈魂都獻祭給了魔王波旬的乍魯蓬,估計也無法存活。

    黑水圣凌的三大魔頭盡數死于此處,以后即便是黑水圣凌有心想要跟他們為敵,也沒有那個實力了。

    在花和尚的牽引之下,那紫金缽移動的速度很快,不多時就已經接近到了李半仙布置的法陣邊緣。

    但是黑水圣凌能夠活下來的人也不多了,一開始是十幾個人同時化作血霧,而后便是幾十個幾十個的全都同時爆裂開來,最后剩下的還有那十多個紫袍降頭師,還有為數不多的黑巫僧,一個個發出凄厲的哀嚎,他們怎么也不會想到,他們的大尊主竟然會用他們的性命獻祭魔王波旬。

    他們最為崇敬,每天都要頂禮膜拜的魔王,竟然要了他們的命。

    提拉被吳九陰抱著,周一陽也順勢抱起了吳思魯,朝著前面一起狂奔。

    這一次,是相隔十年之后,提拉第一次跟吳九陰離得那么近,能夠看清楚他的眉毛鼻子,能夠感受到他的呼吸。

    雖然剛才黑小色和千年蠱各自用手段控制了一下提拉的本命血降,幫著提拉續命了好幾個小時。

    但是跟黑水圣凌的一番大戰,也已經過去了很長一段時間,提拉剛才已經減緩的流血速度,經過這般一顛簸,那鮮血再次從口鼻之中緩緩流淌出來。

    溫熱的鮮血落在了吳九陰的身上,吳九陰甚至不敢去看提拉一眼,在抱著她跑的時候,不由得紅了眼眶。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吳九陰一直隱忍著,他不想讓自己的女人和孩子看到他的眼淚。

    一只手有些冰涼的手,撫摸著吳九陰的臉龐,有些虛弱的說道:“小九哥……你把我放下吧,我肯定不行了,你把小魯帶回去就好,他是你的兒子,你要好好待他。”

    吳九陰一直隱忍的眼淚,終于沒有再忍住,吧嗒吧嗒的大顆滾落下來。

    這個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女人,這些年一直默默的忍受著,要說感情,吳九陰之前對她并沒有什么感情,僅僅有時候會偶爾想起,僅此而已。

    可是此時此刻,再次看到提拉,聽著她說的話,葛羽就有些放不下這個女人了。

    有時候,愛恨情仇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何況這個女人還給自己生了一個兒子。

    吳九陰吸了吸鼻子,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不過眼淚還是出賣了他。

    “別說傻話了,我這就帶你回去,我認識兩個神醫,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他們就能救活,傳說中的肉白骨活死人一般的老神仙,相信我,提拉,不要死,我們有兒子,我們倆要一起照顧她,好不好?”

    提拉虛弱的一笑,沒有在說話,鮮血再次流淌,她那一雙美眸,一瞬不瞬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他離著自己這么近,好像又那么遠。

    其實在有了吳思魯那么多年,提拉曾經有過無數次的念頭,想要去華夏找吳九陰。

    盡管提拉知道,吳九陰的心里或許沒有他,也會看在兒子的面子上,收留他們的母子。

    可是提拉一直隱忍著,何苦讓一個不愛自己卻被自己深愛的男人受苦呢?

    提拉不敢去華夏,就怕自己陷入太深而無法自拔,最終害人害己。

    卦不敢算盡,只因世道無常,情不敢至深,恐大夢一場!

    可是提拉覺得自己,最終還是沒有逃出這個桎梏般的輪回。

    一行人在紫金缽的掩護之下,終于奔出了數百米的距離,穿越了之間李半仙之前布置下來的那道隔絕屏障。

    當出了這道隔絕屏障之后,眾人才稍稍感覺到安全了一些。

    然而,就當眾人走出那道隔絕屏障沒多久,突然一股澎湃的力量從那法陣之中滾滾而來,李半仙布置的那道隔絕法陣如同泡影一般,頃刻間就破滅了。

    就連他們身處的紫金缽籠罩的佛法屏障也蕩起了一陣兒漣漪,有種搖搖欲墜之感。

    李半仙停下了腳步,抬頭看天,不由得臉色大變,驚懼無比。

    眾人的腳步緊跟著李半仙也一同停了下來,抬頭看去,但見頭頂上好大一片天空,都好像是被血染的一般,一片赤紅。

    這一刻,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一件事情,乍魯蓬成功了,將那魔王波旬給召喚了過來。

    逃跑無望,一切終歸是徒勞。

    就在眾人剛剛停下沒有多久,從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兒地動山搖一般的聲響,整個大地都跟著震動不已。

    所有人的心,也跟著大地一般顫抖。

    吳九陰放下了提拉,轉身跟周一陽說道:“一陽,讓兩位老姑奶奶帶著他們逃,能逃多遠是多遠,只要他們能夠活下來就好。”

    周一陽張了張嘴,想說些什么,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其實,周一陽想說的是,在魔王波旬的面前,逃走的希望十分渺茫,做什么都是徒勞無益。

    不過周一陽還是將那兩只狐妖給放了出來,那兩個狐妖出來之后,默默的沒有言語,一人抱起了一個,朝著佛法屏障的邊緣走去。

    不多時,前面的林子傳來了一陣兒巨大的聲響,參天大樹紛紛傾倒在地。

    然后,眾人終于看到了那魔王波旬的模樣,竟然是一個身高數丈,瞠目獠牙的怪物,他的身上長著很多腦袋,表情各異,更多的是猙獰和痛苦,只是看著,便能夠從這魔王波旬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極致的邪惡力量,讓人連掙扎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