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1456章 血里紅

    那斷頭刀說起來也十分厲害了,竟然能夠躲開葛羽眉心處打出來的四把鳳魔刀。

    這鳳魔刀神出鬼沒,完全就是一種頂尖的暗器。

    然而,這家伙就是再強,也沒有想到鳳魔刀能夠接二連三的迸射出來,接連朝著他打出了五道。

    最后一道鳳魔刀從那斷頭刀的小腹處穿體而過,將其重傷。

    受傷之后,斷頭刀知道自己無力再戰,便想著脫身。

    這時候再想跑,葛羽哪里會讓他這般容易脫身,緊接著將睚眥這個大殺器給弄了出來。

    睚眥一落地,身形一晃,一下就朝著前面竄了出去,然后一張嘴,噴出了一團炙熱無比的火焰,朝著斷頭刀而去。

    那斷頭刀身形踉蹌,感受到了身后熱力滾滾,想要躲閃卻已經來不及了。

    炙熱無比的火焰頓時席卷到了他的全身,熊熊燃燒了起來。

    “師兄……”

    正在跟黎澤劍拼斗的那毒蝎娘子驚恐的大喊了一聲,脫離了黎澤劍的糾纏,奔向了那斷頭刀,還朝著他身上撒了一把粉末,想要將斷頭刀身上的火焰熄滅。

    然而,一切都來不及了,睚眥噴出來的火焰太過猛烈,瞬間的功夫,那斷頭刀就燒成了一塊焦炭,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身上冒著陣陣白煙,一股子肉香味兒四處飄散。

    就算是這般,那斷頭刀還沒有咽氣,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道:“任務失敗……撤……”

    這句話剛說完,那斷頭刀一倒頭,直接沒了性命。

    等那斷頭刀一死,那毒蝎娘子便回頭惡狠狠的瞪了葛羽一眼:“此仇不報,不共戴天,我殺你全家!”

    說著,毒蝎娘子招呼了其余的人,直接將那斷頭刀的尸體丟在了地上,轉頭就跑。

    其余二人,自然知道留在這里也不是他們幾個人的對手,緊隨在那毒蝎娘子的身后,也跟著飛速的逃竄而去。

    葛羽眼睛一瞇,那毒蝎娘子的話還一直縈繞在葛羽的耳中,要殺自己全家。

    這話聽起來著實兇狠,可是葛羽一想,我全家不就我一人么?

    幾個人來的快,去的更快,好像一切都是演練好的,連退路都想好了。

    他們這么一跑,幾個人都不敢追,因為黑小色還坐在地上呢。

    萬一他們幾個人都去追了,殺千里再來個回馬槍,黑小色鐵定性命不保。

    便是這么一猶豫,那三個人消失在了黑沉沉的夜幕之中,很快不見了蹤影。

    “看看老黑了怎么樣了,先救人再說。”黎澤劍道。

    幾個人再次湊到了黑小色的身邊,但見他臉色鐵青,頭頂之上有白色的霧氣蒸騰,雙手還掐著一個古怪的法決。

    只是看了一眼,黎澤劍便跟鐘錦亮道:“亮子,趕緊訂票,回紅葉谷薛家藥鋪。”

    當即,鐘錦亮便訂了最近一班回魯地的航班,葛羽一把將黑小色背了起來,讓睚眥將那斷頭刀的尸體給燒化了,奔出了這個黑漆漆的小巷子,來到了大路之上,直接去往機場。

    幾個人心中都擔憂不已,也不知道黑小色究竟是中的什么毒。

    黑哥也是夠倒霉的,基本上中毒中降頭的事情,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好黑哥有青元訣護體,不光能夠幫別人解毒,自己也能夠用青元訣對抗。

    上車之后,葛羽直接摸出了幾百塊錢,遞給了司機,讓他快些開。

    等到了機場才發現,飛機要過一兩個小時候之后才能起飛,怕是黑小色這個模樣,不好登機,葛羽只好再次跟邵小龍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幫忙。

    邵小龍也是無奈,這種事情竟然接連做了兩次,不過也幫著葛羽很快打通了關系。

    在路上,黑小色的情況稍微好轉了一些,臉色看起來好了很多。

    呼吸一直都有,只是十分微弱,但是他的頭頂上卻不斷的蒸騰出白色的霧氣。

    在機場候機大廳里面,幾個人將黑小色放在了一張椅子上,讓他繼續用青元訣解毒。

    等快上飛機的時候,黑小色突然睜開了眼睛,口中吐出了一口血,都是黑色的血塊。

    這口黑色的血塊吐出來之后,黑小色看上去才稍微好了一些,艱難的說道:“媽的……黑哥竟然被那老太婆給暗算了……老太婆死了沒?”

    “四個殺千里的人,只留下了一個,其余三人全跑了,那老太婆還活著。”黎澤劍道。

    問出這句話之后,黑小色的身體一下軟了下來,直接昏死了過去。

    好不容易在邵小龍找的人幫助下登上了飛機,兩個小時之后才回到了魯地。

    等回到薛家藥鋪的時候,天都已經完全亮了起來。

    九陽花李白那些人都在,看到葛羽背著黑小色奔進了院子,一群人全都圍了上來,問黑小色是怎么一回事兒。

    鐘錦亮跟幾個人解釋了一下,薛小七和薛亞松老爺子很快將黑小色從葛羽的身上放了下來,開始幫他檢查傷勢。

    把脈之后,薛亞松老爺子用一把小刀從黑小色嘴角揩了一些黑色的血塊,湊在鼻端聞了一下,當即便是一愣,驚道:“血里紅!”

    “什么是血里紅?”葛羽忙道。

    “一種劇毒的毒藥,碰上一點兒,半分鐘之內就會被毒死,根本來不及施救,他怎么會中這樣的劇毒?”薛亞松老爺子道。

    “我們是被人暗算的,是殺千里的徒弟干的。”鐘錦亮道。

    “還好這小子懂得青元訣,在第一時間便用青元訣阻止毒素在體內擴散,而且將一部分毒素給逼了出來,不過他身體里面至少還殘留了至少三分之一的毒素,把他背到屋里吧,我將毒血給他放出來。”薛亞松道。

    葛羽連忙將黑小色背到了藥鋪里面,薛亞松和薛小七上去施救。

    這種事情,幾個人也幫不上什么忙,紛紛走出了院子,聚在了石桌旁邊。

    李半仙看向了葛羽道:“你們幾個人不是去津門找陳雨那丫頭了么,怎么還跟血千里的人交上手了?”

    葛羽嘆息了一聲,也十分無奈,當即將去荊門的事情跟眾人解釋了一遍。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