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995章 我出一個億

    原來,血靈老祖從神龍島越獄的事情,很多宗門都是不知道的,特調組也有意隱瞞這件事情,就是怕引發江湖震動,弄的人心惶惶,可是血靈老祖搞的這一出,天下各大宗門想不知道都難了,這事情鬧的太大了,一下死了好幾百修行者。或許,那血靈老祖也是有意為之,目的便是昭告天下,他血靈老祖出來了,以前得罪過他的人,都要掂量一下。

    這幾天以來,聽到消息的各大宗門也有的派出了人來,到了薛家藥鋪,找吳九陰他們打探消息,目的便是確認血靈老祖的事情,反正這事兒也已經隱瞞不住了,吳九陰也只好承認了下來。

    就連茅山那邊,掌教龍華真人,也跟葛羽用傳音符溝通了兩句,一是問葛羽的傷勢,而是問血靈老祖的情況,葛羽也都如實相告。

    只可惜這傳音符只能說上兩三句話,兩邊就失去了音訊。

    又過了幾天之后,鐘錦亮的傷勢又好了一些,走動完全不成問題,修為也差不多恢復了一半左右,而這時候,葛羽接到了一個來自于江城市的電話,而且這電話還是譚爺打過來的,問葛羽現在在哪,去了江城大學好幾次都沒有找到他,前幾天還一直打不通電話。

    那天在天鴻真人道觀的時候,葛羽的手機就已經徹底摔碎了,從身上拿出來的時候,直掉玻璃渣子。

    這兩天得空,讓薛小七的朋友從天南城又買了一個手機回來,將卡換了上去,剛開機不到半天,就接到了譚爺的電話。

    葛羽說自己魯地,找他有沒有什么事情。

    譚爺客氣的說也沒有什么大事兒,就是老些日子不見了,想找葛羽聚聚,順便自己的朋友那邊出了一點兒意外,想找葛羽幫幫忙,看看能不能解決了。

    葛羽知道譚爺這個人,若非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不會麻煩自己,他給自己打電話,說明確實是遇到了難處。

    在薛家藥鋪呆著也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自己身上本來就沒有傷,至于鐘錦亮那邊,傷勢好了大半,就只是修為沒有徹底恢復了,回去之后,自己就可以慢慢調養。

    所以,葛羽便決定會江城市一趟,看看譚爺那邊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于是,葛羽便跟黑小色和鐘錦亮說了一下,兩人也決定跟他一起回去,尤其是黑小色,早就在這里呆的不耐煩了。

    薛家藥鋪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個破落的村子,方圓十來里地都沒有什么人家,用黑小色一句話來說,這幾天他天天在村子里轉悠,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婦,他都能叫出名字來了,實在是沒有什么意思。

    大家伙一致同意,便跟吳九陰他們請了辭,買了回江城市的機票。

    黎澤劍之所以過來,是得到了葛羽他們幾個受了傷的消息,所以過來瞧瞧,現如今看他們都沒有什么事情了,便也打算直接回粵東,見自己的老婆孩子。

    至于九陽花李白其余人等,皆都繼續留在紅葉谷,靜觀事態的發展。

    不過眾人也都約定好了,一旦血靈教再有什么動靜,大家伙一呼百應,全都以最快的速度趕過去。

    在臨行之前,葛羽特意去了那法陣之中,去見了楊帆,不過這一次,葛羽沒有進去,就在門口跟楊帆知會了一聲,說是自己回江城市了,過段時間再回來看她,而且葛羽還跟楊帆說了那龍誕萬年珠的事情,說自己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找個那個東西。

    楊帆也沒有做過多的回應,只是讓葛羽保重,然后就沒有下文了。

    這讓葛羽的心情變的有些沉重起來,一行四人去往機場的路上,葛羽就將手機拿了出來,跟萬羅宗的金大管家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詢問了一下這龍誕萬年珠的事情。

    一開始的時候,金大管家也有些懵,說是讓葛羽等等,他先去問一下手底下的人,看看有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如此,在上飛機之前,葛羽終于再次等到了金大官家的電話,那金大官家說,江湖上確實有一些關于龍誕萬年珠的傳聞,不過十分縹緲,不能確定到底有沒有,不過如果葛羽需要的話,他會讓萬羅宗的人特意留心一下,仔細打探。

    葛羽十分肅然的跟金大管家說,不能留意,要全力以赴,這樣吧,我出一個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什么路徑,只要幫我打聽到了那龍誕萬年珠的消息,這一個億就算是我給萬羅宗的酬勞,你看怎么樣?

    頓了一下,葛羽又加了一句,還有我師父塵緣真人的消息,如果能夠打聽到的話,我也出一個億,不過消息要準確無誤,如果是誆騙我,我還要找你金大官家理論。

    至于這一個億,葛羽就還真不缺這些錢,且不說那次比武得來的一億多,還有拍賣會上的一億多,再加上從野人山弄來的七八千萬,葛羽身上至少有三個億,這些錢,葛羽基本上用不上,平時吃吃喝喝才能用的上幾個錢?一輩子都花不完。

    金大官家聽到葛羽報出了一個億的酬勞,禁不住只吸冷氣,這可是個大買賣啊,做這一筆生意就夠他們萬羅宗一個季度的開銷。

    隨后,那金大官家慎重的問道:“羽爺,有句話我不知道當不當問,聽說天鴻真人的孫女兒楊帆中了九頭蛇妖的劇毒,已經毀容了,您找這龍誕萬年珠,是不是給楊帆那妹子治傷的?”

    葛羽嚇了一跳,忙道:“這事兒你怎么知道的?”

    金大官家嘿嘿一笑,說道:“羽爺,您也不看我們萬羅宗是干什么的,消息最是靈通不過,這是我們吃飯的手段。”

    聽到金大官家這般說,葛羽對于萬羅宗又信任了幾分。

    那金胖子很快正色道:“羽爺,實不相瞞,楊帆妹子跟我金胖子也有些私交,白爺也是我們萬羅宗的股東之一,既然您這事兒是為了楊帆妹子,沒得說,我們萬羅宗一定盡力幫您打聽這龍誕萬年珠的下落。”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