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935章 懸壺濟世

    薛小七出來跟眾人報了一聲平安,讓所有人都放下心來。

    隨后,眾人在薛小七的帶領之下,朝著離著薛家藥鋪不遠的一處法陣走去。

    薛家有兩位老祖,一位叫薛懸壺,一位叫薛濟世,都是一百幾十歲的年紀,從清朝末年一直活到現在,一身醫術有起死回生之能,當之無愧的神醫,然而,這兩位薛家的老爺子年紀大了,十分喜歡清靜,便在薛家藥鋪不遠的地方,找人布置了一個法陣,有種類似于小洞天福地的存在,隔絕于世外,必須通過特殊的法門才能進入他們住的地方。

    白展和那些重傷號全都被送進了這處法陣之中,接受薛家人的救治。

    除了這兩位老爺子之外,還有薛小七的父親薛亞松,他爺爺薛滿堂,全都加入了救治這些重傷號的大軍之中。

    等薛小七帶著一行人來到一處荒山野嶺之后,由薛小七帶路,解開了法陣,然后一行人魚貫而入。

    上一次,黑小色跟著眾人來過薛家藥鋪,還是自己中了蝎王降那次,這才過了沒多久,沒想到自己又來了,不過這次進來感覺心情就不一樣了,有種物是人非之感。

    法陣之中白霧彌漫,進去還頗費一番功夫,好在眾人都是修行者,跟在薛小七身后,也都順利的走了進來,只是楊帆的父母好像什么都不會的樣子,還是被無為派的那幾個老道給帶了進來。

    出了白霧彌漫的法陣,不遠處有幾間茅草屋,遠遠的就看到那茅草屋之中有燭光閃爍不定。

    此處便是薛家那兩位老爺子的安身之所。

    薛小七一路帶著眾人來到了那個茅草屋旁邊,進去通稟了一聲,然后便招呼眾人魚貫而入。

    來得這茅草屋的廳堂,但見正堂的正中間掛著一幅畫,那畫面上有一個人,無為派的那幾個人一看到那副畫像,不由得都愣了一下,因為那幅畫上的人物跟吳九陰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不過裝束確是一個清朝道士的模樣,肩膀上還坐著一只黃毛猴子,后背上插著一把寶劍,嚇了眾人一跳,心想這薛家的老祖屋子里會掛著吳九陰的畫像。

    這事兒黑小色也十分納悶,不過后來的時候,他問過薛小七,那畫像上的人不是吳九陰,而是吳九陰的先祖爺,名字叫吳風。

    薛家的兩位老爺子,跟吳九陰的先祖爺頗有淵源,曾經救過兩位老人家的命,而且還是他的義子,所以便將吳九陰的先祖爺的畫像掛在了堂屋里面,以作緬懷。

    穿過了這個堂屋,薛小七帶著眾人來到了后院的一間茅草屋旁,還沒有進去,便從那茅草屋里傳來了一股濃濃的中藥味兒,進屋之后,就看到兩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家在忙活著,這兩位老人家都是一副老神仙的模樣,頭發、胡子,包括眉毛全都是白的,當眾人進來之后,那兩位老人家依舊沒有停下來手中的動作,在一旁鉆心的分揀著草藥。

    而在兩位老人家的身后,有一個很長的通鋪,那床鋪之上有五個人躺成了一排,分別是白展、鐘錦亮、上官天洛、許楓和楊帆,這些人,那幾個男子身上就只穿了一個底褲,身上扎滿了長短不一的銀針,而楊帆的身上則包裹著一層厚厚的紗布,只將一雙眼睛給露了出來。

    “高祖爺……人都來了。”薛小七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道。

    那兩位老人家這才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轉頭看向了來人。

    眾人一看到這仙風道骨的兩位老人家,是發自內心的崇敬,連忙紛紛朝著兩位老人家行禮。

    那年紀稍大一點兒的白發老者點了點頭,說道:“都來了……茅舍簡陋,沒有可以坐的地方,有些怠慢了。”

    “沒事兒,我們站著便好,無為派的幾個后生,多謝老人家出手相助了。”無為派的天寧真人再次拱手道。

    而楊帆的母親,一看到腦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楊帆,當即就撲了過去,趴在了楊帆的身邊,痛哭的起來,大喊著楊帆的乳名。

    楊帆的父親連忙過去將其拉了起來,有些不悅的說道:“這么多長輩在這里,你這樣成何體統?”

    “楊濤,這里躺著的是不是你女兒,你還有沒有一點兒良心,看到你女兒躺在這里,傷成這個樣子,你一點兒不難過嗎?”楊帆的母親帶著怒火道。

    楊濤只是無奈的搖頭,自己的女兒哪里能不心疼,可是這里根本不是哭哭啼啼的場合,他還是保留了幾分理智的。

    “好了,別哭了,人還活著,要哭出去哭,別在這里鬧騰,讓人笑話。”白展的爺爺白英杰站了出來,不悅道。

    對于這位老人家,楊帆的母親還是滿心敬畏的,雖然一直在抽泣,倒也沒有再多說些什么。

    這時候,白英杰朝著那兩位老人家一拱手,客氣的問道:“再下是無為真人的二徒弟白英杰,見過兩位老人家。”

    那兩個老道朝著白英杰看了一眼,其中那個叫薛濟世的老頭兒,笑著說道:“哦,我知道你小子,你是白展那孩子的爺爺吧,你且放心,這小子來我們這里不知道多少回了,都當自家孩子一般看待,白展并沒有什么大礙,筋脈損傷,靈力消耗過度,肋骨斷了幾根,在我們這里修養個一兩個月便可痊愈。”

    白英杰面上一喜,再次道謝,緊接著問道:“楊帆那丫頭的情況怎樣?”

    一問起這事兒來,兩位老爺子彼此看了一眼,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那薛懸壺緊接著道:“這丫頭送來的時候,全身已經開始腐爛流膿,不過之前被人清理出了一部分毒素,命是保住了,送來之后,我們兄弟二人將余毒都給清理了出來,用了許多名貴的去腐生肌的草藥及時救治,估計兩三天后便可蘇醒,只是這丫頭中的毒比較特殊,乃是洪荒異種,九頭蛇妖的劇毒,即便是恢復了身體,恐怕身上的疤痕也是去不掉的,我們二人已經盡力了……”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