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934-章 無為派和楊帆父母

    三位老道的臉色都差到了極點,不過面對吳九陰這些晚輩,還都是十分客氣的,一一還禮,隨后,白展的爺爺白英杰便十分激動的抓住了吳九陰的胳膊,上來便道:“白展那小子呢?傷的重不重?”

    “老爺子別擔心,已經送到法陣里面救治了,性命暫且無虞,中午的時候送過去的,現在還沒有傳來消息,整個薛家的人全體出動,都在救治那些重傷員。”吳九陰連忙道。

    “哎呀,我們無為派這次遭了大難,天鴻師弟連塊尸骨都沒有留下,人就這樣沒了……門下弟子也所剩無幾,這個天殺的血靈老祖,我無為派跟血靈教是不共戴天了!”天靈真人憤憤的說道。

    他們師兄弟四人,都是無為真人的弟子,這下天鴻真人死了,他們最小的一個師弟,一個個也都是痛心疾首。

    年紀最大個那個老道長,起碼有八十多歲的天寧真人也站了出來,問道:“聽說你們這里有一位目睹了整件事情經過的后生,是哪一位?”

    黑小色看到這幾位老道,一個個身上勁氣鼓蕩,由內而外散發著一股渾厚的力量,是比天鴻真人還要強大的存在,尤其是白展的爺爺白英杰,更是修為內斂,一雙眸子如同嬰兒一般明亮,應該是他們幾個人當中修為最高的一個。

    “是我,當時蛇姬帶著血靈教的人,圍攻天鴻真人的道觀的人,我就在場。”黑小色站出來道。

    那幾個老道的目光同時落在了黑小色的身上,當下幾個老道拉著黑小色再次問詢了一下當時的情況,這件事情雖然已經說了好幾遍,但是當著這幾個老道的面,只好不厭其煩的又跟他們幾個人說了一遍。

    說起當時的情形,那幾個老道神色各異,無不是又驚又怒,估計是沒有想到那蛇姬竟然強悍如斯,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師弟天鴻真人會死的如此凄慘和壯烈。

    幾個人聊的差不多了,此時跟著那幾個老道一起過來的那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還有一個中年貴婦一并走上了前來,臉色陰晴不定,湊在了白英杰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黑小色看那中年美婦人的時候,感覺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見過似的,看年紀好像也就三十幾歲的樣子,保養的很好。

    仔細一端詳,心頭頓時一跳,這中年美婦看著跟楊帆有幾分相像呢。

    莫不是這一對中年男女是楊帆的父母不成?

    那中年男子高高瘦瘦,帶著一副金絲金絲眼鏡,身上穿著得體的西裝,文質彬彬的模樣,看上去又不像是修行者。

    正在黑小色猜測這二人的身份的時候,那白英杰緊接著看向了吳九**:“小九啊,我聽說小帆那孩子好像也受傷了,是不是也在法陣之中,被那兩位老爺子救治?”

    一提起楊帆來,在場的所有人臉色都不太好看,吳九陰更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楊帆被毀容了,而且毀的十分徹底,是中了蛇毒,整張臉全都潰爛流膿,也不知道薛家的那兩位老爺子能不能醫治好,面容是一個女孩子最為珍貴的東西,甚至比命都重要,這件事情,吳九陰真的不敢告訴楊帆的父母,怕他們接受不了,畢竟他們就這一個女兒。

    看到葛羽遲疑不定,白英杰緊接著又道:“小九,那孩子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說啊。”

    吳九陰只好道:“白老爺子,楊帆的情況但是不怎么嚴重,性命肯定能保住,她是中了蛇毒,被這位黑小色兄弟用青元訣給清理出了大部分蛇毒,只是……”

    “只是什么?”那中年美婦忍不住問道,一臉的惶恐。

    吳九陰實在是瞞不住了,反正這事兒他們遲早是要知道的,只好咬牙道:“只是楊帆的臉中了蛇毒,傷的有些嚴重,看來是毀容了……”

    聽到吳九陰這般說,那中年美婦頓時嚎啕了起來,反倒是那中年男子比較淡定,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別哭了,人還活著就好,這比什么都重要。”

    “都怪你……我一直反對小帆學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個女孩子學什么不好,非要學那些打打殺殺的東西……現在都毀容了,她這輩子都毀了,我可憐的小帆啊……嗚嗚……”那女人傷心壞了,眼淚不住的流下來。

    雖然被她這般埋怨,楊帆的父親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陰沉著臉不說話。

    而黑小色也最終確定了下來,這一對中年夫婦就是楊帆的父母。

    好一會兒之后,楊帆的父親才看向了吳九**:“我們什么時候能夠看小帆一眼?”

    “這個……我還不清楚,楊帆妹子和其余的人已經送到里面好半天了,一直沒有傳來消息,估計正在加緊醫治,兩位請放心,薛家藥鋪的人都是神醫,或許他們能夠醫治好楊帆的情況,如果他們都解決不了的話,這世間恐怕沒有人能夠醫治好她了。”吳九陰寬慰道。

    “是啊,別擔心,現在醫學這么發達,實在不行,我們就將小帆送到米國做植皮手術,她肯定會沒事兒的,別擔心。”楊帆的父親安慰那女人道。

    那女人只是哭哭啼啼,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眾人正在這里聊著,突然門口處,再次傳來了一陣兒腳步聲,抬頭看時,薛小七有些疲憊的走了過來,一看到院子里站了這么多人,頓時提起了精神,過來跟眾人打招呼。

    薛小七一來,頓時被眾人團團圍住。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開始問詢那些受傷的人的情況,尤其是楊帆的父母,更是纏住薛小七不放。

    薛小七揮了揮手,說道:“大家伙別著急,現在所有人的傷勢都已經穩定了下來,包括受傷最重的許楓和上官天洛,也沒有了性命之憂,現在大家伙都可以去法陣之中看望那些傷員了,不過不要逗留太久,兩位老爺子喜歡清靜。”

    聽到薛小七這般說,眾人緊跟著都松了一口氣,命都能保住,這才是大家最希望看到的。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