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795章 黑小色來電

    “羽哥,你在哪?我現在去找你。”張意涵看來是真急了。

    “我正在往我住的地方趕,古蘭小區,你直接過來就好。”葛羽道。

    張意涵應了一聲,旋即掛掉了電話,看樣子是過來找葛羽了。

    現在葛羽別看著表面風輕云淡,其實心里也著急的不行,想來想去,在這偌大的江城市,也只有黑小色的小師侄張意涵能夠說上幾句話,幫自己想想辦法。

    回到古蘭小區,不到五分鐘,屋門就被敲響了,打開屋門之后,就看到一臉焦急的張意涵站在門口。

    “羽哥,到底怎么回事兒啊?”張意涵一看到葛羽,便抓住了他的胳膊道。

    “先進來,我慢慢跟你說。”葛羽閃開了一條道,讓張意涵進了屋子。

    兩人坐下之后,葛羽便將黑小色失蹤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張意涵說了一遍,聽的張意涵眉頭緊蹙,臉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

    “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師叔也太大意了一些,竟然能被人給下了藥。”張意涵郁悶道。

    “我之前就跟你師叔說過,他早晚會死在女人手里,他偏就是不聽,這也是有原因的,譚爺的場子,也算是咱們自己人的地方,黑哥便以為萬事大吉,放松了防備,所以才會中了招,我跟你打電話,是覺得你跟黑哥接觸的時間比較長,知不知道他有什么仇家,畢竟我跟黑哥認識才一年左右,對他不是特別了解。”葛羽正色道。

    張意涵撓了撓頭,說道:“說實話啊羽哥,我也不太了解我這個小師叔,他下山的時候,我還小,才十幾歲,自從他下山之后,就很少回去,我跟他接觸的也不是很多,哪里知道他有什么仇家,這事兒真的麻煩了。”

    聽聞此言,葛羽嘆息了一聲道:“唉,那我們別著急,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黑哥一時半會兒應該沒有性命之憂,如果對方是想殺他的話,當時給他下藥就是烈性毒藥,肯定不會將人帶走,對方也是有目的的,我們等消息吧。”

    張意涵點了點頭,說也只能如此了,這個師叔還真不讓人省心,他什么都好,就是一看見美女就拔不動腿,相當年在武當山的時候……

    話說到這里,張意涵可能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便停住了話頭,沒有再繼續往下說。

    葛羽心里卻能猜出一二,估計黑小色在武當山的時候,也不讓人省心,不是偷看哪位道姑洗澡,就是調戲了哪位真人的老婆,這種事情,黑小色肯定能干的出來。

    怪不得這小子不怎么回自己的山門,估計也是怕人家打斷他的腿。

    等這件事情了結了之后,肯定要跟黑小色好好說說,將這性子改一改。

    張意涵有些心煩意亂,不管怎么說都是自己的師叔,坐在葛羽家里,二人商議了許久,看看能用什么辦法將黑小色先找到再說。

    兩人正說著,大約深夜一點多鐘的時候,葛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當他將手機拿出來一看,頓時激動的不行,遞給了身旁的張意涵看了一眼。

    張意涵頓時也激動了起來,因為這電話是黑小色的號碼。

    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后,葛羽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很快接通了電話,故作平靜的說道:“喂,哪位,黑小色現在在什么地方?”

    “明天晚上12點,西河溝見面,到時候你自然會見到人。”對方傳來了一個略有些嘶啞的聲音。

    “你到底是誰?”葛羽怒聲問道。

    緊接著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陣兒嘈雜的盲音,對方把電話掛了。

    隨后,二人面面相覷,好一會兒之后,葛羽才道:“很明顯,對方是沖著我來的,看來是我拖累了黑哥。”

    “是人就有弱點,我師叔的弱點太明顯了,肯定要拿他下手,既然對方打電話過來了,那咱們明天一起去會會他們。”張意涵道。

    “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既然他們約好了我們,必然是布置好了天羅地網等著,你還是不要去了,我自己去就好,對方肯定對我們十分了解,你去了怕是丟了性命。”葛羽道。

    “這怎么可能,他是我師叔,我怎么可能坐視不管,羽哥,這事兒我必須出面。”張意涵堅定的說道。

    葛羽仍舊是搖了搖頭,說道:“你可是武當山未來的掌門,萬一丟了性命,我的罪過可就大了,對方是沖著我來的,你沒必要過去送死。”

    “羽哥,你別聽我小師叔瞎說,我哪里是什么掌門的料,我師叔你還不了解,嘴上沒個把門的,你不讓我去,難道是覺得我修為太低,沒資格跟你一起去戰斗?”張意涵道。

    “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想連累了你。”葛羽道。

    “我不怕連累,就這么定了。”張意涵斬釘截鐵的說道。

    葛羽也是無奈,知道勸不動便不再勸。

    兩人坐在沙發上又商議了一會兒,張意涵提議道:“羽哥,我是新面孔,剛來了江城市,對方肯定還不認識我,明天我一個人去那個西河溝瞧瞧,先過去探探虛實,怕不是對方在那里布置了什么法陣,咱們也好有個心理準備。”

    “這事兒有些不妥吧,萬一你再落在對方手里,我就更麻煩了。”葛羽擔憂道。

    “放心吧羽哥,我又不是傻子,肯定會小心的,萬一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我直接就閃了,絕對不會傻乎乎的跟對方拼命的。”張意涵道。

    葛羽覺得這小子的確是機靈,做事情也十分沉穩,于是就默認了下來。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張意涵便離開了此處,說是暫且回到江城大學,明天晚上就在江城大學碰面,然后一起去西河溝。

    等張意涵走了之后,葛羽也沒有心思修行了,腦子里就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人對黑小色下的手。

    最近這段時間仇家太多了,根本無法確定。

    馬來西亞的黑魔教、東南亞第一降頭師拉翁的幾個徒弟,還有失蹤了許久的北冥鬼叔,另外還有血靈教的十三門徒……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