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693章 罡風撕扯

    黑小色這家伙嘴臭脾氣賤,都這樣了還在那群龍虎山老道面前嘚瑟,剛說了沒幾句,也不知道被哪個老道給踢了一腳,正好踢在了穴位之,疼的這家伙躺在船直哼哼,再也不敢嘚瑟了。

    三人坐在船,只覺得這船在逆流而,無法用炁場感應,只能任由那些老道帶著順流而下。

    也不知道行了多久,船好像拐了幾個彎,突然停了下來,但聽得前面的幾個老道默念了幾聲咒語,即便是三人被捆仙繩束縛的情況之下,也能夠感受到那巨大的炁場波動。

    這般情況,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便是他們已經到了龍虎山的山門之前,那幾個老道在打開龍虎山的法陣結界。

    過了這個地方,便真正到了龍虎山的洞天福地之內,尋常人若是再想找進來,也是沒有辦法的。

    即便是九陽花李白前來,如果龍虎山的人不放他們進去,他們也是無可奈何。

    其實,葛羽和黑小色的心里也一直是惴惴不安的,畢竟二人這次鬧的陣仗不小。

    黑小色打傷了幾個小刑堂的高手,而葛羽更狠一些,直接將至善真人打成了重傷,他們兩人傷的更嚴重一些,連路都沒法走了,至于小刑堂的那些人,也被葛羽請來的那個強大的意識給斬斷了好幾個人的腳筋,其余的皆是重傷。

    龍虎山的人不會放過黎澤劍,至于葛羽自己,他們估計也很難全須全尾的離開這里。

    如果要讓自己山門的長輩來領的話,只能是黑小色的師父前來,而葛羽這邊,師父不知所蹤,或許是茅山掌教龍華真人來領人。

    像是這種事情,雙方皆有過錯,根本難以說的清楚,不過讓自己山門的人來領人,這本身是一件很丟面子的事情,少不了要遭受龍虎山的一番責難。

    不過這件事情龍虎山的人也十分丟人,堂堂大小刑堂的人,竟然被葛羽黑小色放翻了那么多,大刑堂最厲害的那個高手至善真人直接不能動彈了,被小輩打成了這樣子,這臉面也是無處可放。

    打開了法陣結界之后,三人被龍虎山的那些人直接帶了進去。

    葛羽也不知道接下來等待著自己的將會是什么,反而來到這里之后,心緒平靜了不少。

    現在腦子里想的是,一會兒他們該如何處置黎澤劍,他和黑小色肯定不會被龍虎山的人折騰死,但是黎澤劍不好說了,他無依無靠,孤身一人,即便是被龍虎山的人弄死,也不會有人給他出頭,自己和黑小色又成了這般模樣,自身都難保,哪里又能護的住黎澤劍。

    同時,葛羽也在想另外一件事情,是自己暈死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

    在自己的印象當,在自己暈死過去之前,好像是除了岳強之外,其余的人都倒下了,那岳強也沒有被帶到龍虎山來,他現在的情況又當如何呢?

    葛羽不免有些心驚,連岳強都攔不住這些大小刑堂的人,事情恐怕會愈加的麻煩。

    還有一件事情,葛羽的心也十分疑惑,是那天自己動用茅山神打術的時候,請來的那個強大的意識到底是何方神圣,不是厲害的鬼修,便是某一個神靈的一縷殘念,要不然也不會這么強悍,被那么多龍虎山的高手圍攻,最后還是將至善真人給傷成了那個樣子。

    在那強大的意識離開自己之前,曾經跟自己說了一句話,說是如果要感謝他的話,去給他柱香,這句話頗有深意,人家幫了自己這么大的忙,如果自己能夠出了這龍虎山,還是要想辦法好好感謝一番的。

    被龍虎山的人押著,走了許久的路,葛羽都有些撐不住了,身的傷勢太重,按說該躺在床修養,這會兒也不得不被龍虎山的人像是趕鴨子一樣往前攆著行走,行動起來也是深一腳淺一腳,好幾次差點兒跌倒在地。

    自從修行一來,葛羽覺得自己這是最為狼狽的一次,竟然成了別人的階下囚。

    走了不知道多久,那些人才停了下來,現在葛羽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但是這個地方卻有著刺骨的寒冷,四處還有呼嘯的寒風,鬼哭狼嚎一般。

    還沒有明白過來是怎么一回事兒,葛羽便被人推了一把,然后好像是被裝進了籠子里一樣,四處都是冰冷的鐵柵欄。

    然后葛羽腦袋黑色的頭套被打開,鐵柵欄被重新封閉。

    葛羽眨巴了好一會兒眼睛,才適應了這里面的光線,發現自己真的是被裝進了一個鐵籠子里面。

    不光如此,黑小色也在離著自己不遠的地方,跟自己一般模樣,也被鐵籠子給困住了。

    被關進鐵籠子里面之后,旁邊還有幾個龍虎山的道士,不知道觸動了什么機關,裝著葛羽的鐵籠子竟然緩緩的朝著空升去,一下竟然升了十幾米高的地方。

    此時,葛羽才發現,自己和黑小色不光是裝進了鐵籠子里面,還被吊在了一個懸崖的半山腰處。

    此處不知道是什么所在,四周漂浮的都是凌冽的罡風,而且還是那種能夠撕扯人神魂的罡風,被吊在懸崖半山腰處的兩人,被四周的罡風一吹,那刺骨的陰寒,頓時讓他們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這陰冷兩人還能夠承受,但是那罡風撕扯神魂的痛苦,卻是難以忍受,無時無刻,每分每秒,都能夠感受到那種靈魂被鞭笞和撕扯的痛苦,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

    如果兩個人沒有被捆仙繩束縛住的話,還能夠動用靈力抵擋一下這凌冽的罡風,可是現在卻不能,只能硬扛著。

    這種折磨,堪這世間任何痛苦的刑法,甚至于要凌遲還要痛苦。

    凌遲只不過是身體的的痛楚,遠沒有這靈魂被撕扯的感覺痛若心扉。

    這種痛只會對神魂造成一定的摧殘,但是效果卻是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當真是讓人無法忍受。

    葛羽只被那陰冷的罡風吹了片刻,便渾身冒出了冷汗,將身的衣服都浸透了。

    (本章完)

    /bk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