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461章 陰氣很重

    “聽您這么說,那些死掉的商戶都是跳樓死的,有沒有其它原因導致死亡的?”何為道也好奇道。

    凌俊豪仔細的一想,便道:“還真是……全都是跳樓死的,有的是從四樓,有的是從五樓,都是腦袋先著的地,當場死亡,很多人都傳言,說是藍山廣場生意不景氣,有些商家投資了全部家當,每天都在虧錢,一時想不開,才會跳樓的。”

    “按說不至于啊,人要逼的什么份兒上才會選擇這種死法,即便是想不開,也不能接連有這么多人跳樓而亡,這其中肯定有問題。”韓大師擺出了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

    可能是他這種高姿態擺習慣了,突然想到了一旁的正在啃著雞腿的葛羽,偷偷的瞄了一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此時,葛羽也差不多吃飽了,丟掉了手中的雞骨頭,打了一個飽嗝,然后拿餐巾擦了擦手,朝著外面一看,天都已經黑了下來,便問凌俊豪道:“藍山廣場什么時候關門?”

    “每天晚上10點下班,其實關不關門也都一樣,平常根本沒有什么人去……”凌俊豪有些郁悶的說道。

    “那好吧,吃飽喝足了,咱們去藍山廣場瞧瞧。”葛羽起身道。

    “走,咱們一起過去瞧瞧。”陳家老大他們也旋即起身,摩拳擦掌的說道。

    而葛羽卻道:“你們就不用去了,我覺得那地方可能有危險,你們跟著去影響我們發揮,就讓韓寅和何為道還有凌云,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吧,其余人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此話一出口,眾人都是一愣,陳家老大和陳家老二頓時有些不樂意了,陳家老二道:“我還想跟著葛大師過去瞧瞧,看您大展神威呢。”

    “這有什么好看的,弄不好會出人命的,這藍山廣場的事情不簡單,危險的很。”葛羽正色道。

    一旁的陳澤珊突然想到了那天他們家工地上發生的事情,挖出來了那么多口棺材出來,而且還從棺材里蹦出來了一具僵尸,看到那僵尸,陳澤珊嚇也嚇死了。

    于是便勸道:“大伯,二叔,我看我們還是不要跟著去添亂了,上次咱們工地上鬧鬼,都有僵尸跑了出來,我差一點兒也沒命,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

    一聽到‘僵尸’這兩個字,陳家老大和老二頓時變了臉色,哪里還敢跟著。

    不過那凌俊豪卻道:“葛大師,要不然我也跟著去瞧瞧吧,畢竟那藍山廣場是我的產業,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凌先生,有可能會遇到危險,一旦出了問題,我們可能都護不住你的周全,你可要想仔細了。”葛羽到。

    “師父,能遇到什么危險,每天那么多商戶住在那里,也沒見天天死人啊。”凌云有些大咧咧的說道。

    “凌少爺,這你就不懂了,風水之術,殺人損人,其禍慘烈,大至滅族,小至傷亡,不可兒戲!”韓大師正色道。

    “不管怎樣,我也要過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要不然我心里不踏實啊,這十幾個億,可不能砸在我的手里,做生意這么多年,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凌俊豪不死心的說道。

    “好吧,既然你堅持如此,那就跟著去吧。”葛羽終于松了口。

    凌俊豪見葛羽答應了下來,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隨后,葛羽看向了何為道,說道:“師侄兒,到時候你跟在凌先生的身邊,保護他的周全,千萬別讓他著了道。”

    “小師叔請放心,有我在,凌先生不會有問題的。”何為道拱手道。

    “好吧,現在就動身。”葛羽揮了揮手,便跟著眾人出了別墅。

    那邊,凌家的下人已經準備好了車子,是一輛七座的商務車。

    陳家的人則跟葛羽揮手告別,直接回江城市,走的時候,陳澤珊對葛羽十分不放心,特意跟葛羽說要小心一些。

    葛羽點了點頭,并沒有多言,只是一旁的凌家父子看了心里不是滋味。

    凌俊豪本來是想讓陳澤珊當自己兒媳婦的,這下看來全都要泡湯了,葛大師這么大的本事,自己哪有能力跟他去搶,明擺著是自討苦吃啊。

    有司機專門開車,帶著他們一行五人朝著藍山廣場的方向而去。

    那個藍山廣場在南江省的省會城市的一個高新開發區,也算是一個新城。

    這一片地方,聚集了整個南江省的高新技術人才,大部分都是知識分子,高收入人群,所以,凌俊豪便選擇在此處建造一個藍山廣場,生意應該十分火爆才是,沒想到卻落到了今天這步凄慘的境地。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到了藍山廣場。

    此時是晚上九點多鐘,正是夜間生活剛剛開始的時候,然而這藍山廣場卻是一片冷清,反觀藍山廣場周圍的地方卻十分火爆,這種情況十分讓人難以理解。

    而這個藍山廣場建造的規模也十分龐大,旁邊有兩棟高大的寫字樓,中間有一個商業娛樂中心,吃喝玩樂應有盡有,但是卻沒有什么人氣,抬頭去看那寫字樓的時候,上面也沒有幾個房間亮著燈,就連那娛樂中心也也是稀稀拉拉的有幾家商戶在亮著燈。

    如此之慘淡,的確是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這下凌俊豪鐵定是賠大了。

    眾人剛一下車,那港島的韓大師便凝起了眉頭,朝著那廣場的方向看去,好一會兒才道:“師爺……這地方陰氣很重啊,怪不得沒有人來。”

    葛羽沒有答話,轉頭看向了何為道,想讓他發表一下意見,何為道緊跟著說道:“這地方的陰氣的確不是一般的重,站在這里,就沒來由的感覺到一股陰森厭惡之感,根本不想踏入這大門的半步。”

    就連他們兩個有修為的人,陽氣都很足,都能感受到這股令人不舒服的炁場,更何況是普通人了。

    葛羽打開了天眼朝著前面的建筑一看,但見整個建筑的周圍被一片濃郁的黑色陰云籠罩,死氣沉沉,要說沒問題,那才真是邪了。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