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第271章 鮮血供養

    當周雅婷說這些話的時候,葛羽一直都默不作聲的聽著,對于周雅婷說的情況,葛羽也大體知道一些,養小鬼屬于東南亞的一種邪術,這種手段,茅山也有類似的術法,而東南亞的諸多邪術,都是由茅山術演變過去的,被東南亞的那些修行者發揚光大,變的愈加邪惡和陰狠起來,其實根源依舊在茅山這邊。

    茅山雖然懂得這種養小鬼的手段,但是沒有人會去修煉這種邪術,之所以懂,也是防患于未然,怕被人對自己施展這種邪術,也好有破解之法。

    而葛羽也知道,養小鬼這種手段,算是非常邪惡的術法了,這小鬼養到最后,都會反噬其主,只是時間長短而已,周雅婷養了這么長時間的小鬼,到現在才受到反噬,已經很不錯了,起碼命還在。

    養小鬼絕對是能夠提升自己的運勢和前程,但是只是將自己的好運氣和機遇全都提前發揮了出來,即便是現在順風順水,大紅大紫,等過上一段時間,便會走下坡路,到時候,各種霉運便會接踵而來,應接不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周雅婷真是腦子進水了,才會想到這種辦法讓自己提升運勢,其實完全是弊大于利的。

    葛羽心中想著,卻沒有言語,等著周雅婷繼續往下說。

    周雅婷說到這里,心中悲傷,兀自又哭了片刻,這才接著說道:“一開始,我以為是我供養的方法不對,或者是我給那小鬼供養的鮮血和牛奶不夠,于是便加大了劑量,多放出了一些血給他,可是情況好了沒兩天,晚上就又夢到了那個小鬼,趴在我耳邊說肚子餓,還不斷的大聲叫著我媽媽。”

    “每天都要放一些血給它,我的工作壓力又大,感覺有些支撐不住了,于是走了關系,托人從醫院的血庫里買了一些血回來,混合著牛奶繼續供養那個小鬼,哪知道,當天晚上,那個小鬼就發怒了,說媽媽你不愛我了,給我喝臟的東西,還沖著我齜出了尖牙。”

    “第二天……第二天一早,我醒來之后,感覺特別疲憊,胸口處火辣辣的疼,掀開被子一看,發現被子上面全都是血,胸口處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給咬破了,好疼……”

    “養小鬼必須用自己的血供養,你卻用別人的血給它喝,它不發怒才怪,你破壞了規矩,那小鬼肯定會瘋狂的反噬,將你纏死為止,但凡是被做成小鬼的尸體,生前肯定是橫死的,怨氣很大,是萬萬不能招惹的。”葛羽淡淡的說道。

    周雅婷連連點頭,苦著說道:“是啊,第二天一早,我完全嚇壞了,連忙給泰國的那個黑衣阿贊打電話,問他到底是什么情況,那個小鬼為什么會咬我?那黑衣阿贊問我有沒有給它喝別人的血,我承認了,說最近自己營養不良,每次放血都頭暈目眩,已經扛不住了,只好找了血庫里的血喂小鬼。”

    “那個黑衣阿贊聽了我說的話之后非常生氣,說我破壞了規矩,沒有按照他說的去做,已經完全激怒了小鬼的怨氣,這種只要是不按照規矩供養小鬼的人,他是不負責處理善后的,然后就掛掉了電話。”

    “我再去給那黑衣阿贊打電話的時候,那黑衣阿贊直接就不接我電話了,我嚇壞了,最近連著好多天,我都會夢到那個小鬼,很是兇狠的在我耳邊罵我是個壞媽媽,給它吃臟東西,還說不會放過我的。”

    “連續好多天,我起來之后,胸口處都會被咬的血肉模糊,然后工作起來也是連連不順,那天你也看到了,我只是唱了三首歌,情緒便無法控制了,自己就蹲在那里大哭了起來……”

    周雅婷說到這里,已經泣不成聲,突然伸出了白嫩的雙手,一把抓住了葛羽的手,握的緊緊的,激動的說道:“葛先生,救救我吧……我真的撐不下了,在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我肯定會被它給折磨瘋的。”

    葛羽緩緩的將手從她她有些冰涼的雙手之中掙脫出來,淡淡的說道:“好吧,我試試,不過也沒有絕對的把握,你坐在我前面,閉上眼睛,放空一切,你若是被它折磨瘋還是好的,就怕是被它給折磨死了。”

    周雅婷連連點頭,心中惶恐無比,按照葛羽的吩咐,盤腿坐在了葛羽的對面,緊接著葛羽也盤腿坐了下來,正對著周雅婷,然后伸出了一只手,放在了周雅婷的天靈蓋上,打開天眼之后,便看到周雅婷的身上飄散著一團濃郁的陰煞鬼氣,怨氣還真不是一般的重。

    現在周雅婷的情況有些特殊,葛羽只能試著用茅山術超度一下這個纏在周雅婷身上的小鬼,如果超度不了,只能再另外想辦法。

    將手放在周雅婷的天靈蓋上之后,葛羽手心處緊接著便有金芒浮動,他閉上了眼睛,開始默念起了超度的口訣:“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頭者超,無頭者生,槍殊刀殺,跳水懸繩,明死暗死,冤屈曲亡,債主冤家,叨命兒郎,跪吾臺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為男為女,自身承擔,富貴貧賤,由汝自招,敕就等眾,急急超生,敕就等眾,急急超生!”

    隨著葛羽的咒語聲,周雅婷身上的陰煞鬼氣頓時從身上散發了出來,十分濃郁,而周雅婷的眼睛上翻,露出了白色的眼仁,渾身顫抖不止,喉嚨里發出了奇怪的聲響,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

    陡然間,房間里的空氣一下陰冷了很多,從某個方向飄來了一個陰仄仄,無比怨毒的聲音:“媽媽……你不愛我了……你竟然讓人趕我走,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要讓你下來陪我!”

    葛羽睜開了眼睛,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但見在房間的一個角落之中,趴著一個黑乎乎的鬼物,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看來這外國的鬼,用茅山術還超度不了,必須滅掉才行。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