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至尊特工 8難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 三百米?還不錯……

    秦陽和陸天生坐在院子里,靜靜的等著。

    “轟!”

    空中仿佛悶雷響起,遠遠傳來。

    陸天生霍然回頭,神色略微有著兩分激動,旋即又歸于平靜:“打起來了。”

    秦陽眼光略微有著幾分擔憂:“對方有備而來,恐怕這是一場惡仗。”

    陸天生點頭:“惡戰肯定是難免,不過巔.峰強者之間的強者,誰想殺死誰,都不容易,不過我們留在這里喝茶,倒是未必穩妥啊。”

    秦陽眉頭微微挑起:“不至于吧?”

    陸天生哼道:“如你所說,對方有備而來,只要取得優勢,薩麥爾未必還會留下拼命,沒有了薩麥爾的混亂之城,拿什么抵擋被人?”

    秦陽驚訝的看著陸天生:“報復?血洗混亂之城?”

    陸天生點頭道:“我們端了涅的重要基地,涅想要報仇,血洗混亂之城也是很正常的嘛,到時候這里必然成為第一個目標……”

    秦陽一想,還真有道理,就算不為洗劫什么,單純的打臉報復,這里也是首要目標,涅為了自己的顏面,這行動也是非常有必要的,自己和陸天生在這里,還真的未必安全。

    秦陽瞟了一眼陸天生:“那你還這么悠閑?難道你就不怕?”

    陸天生笑笑:“這不還在打嗎,薩麥爾也未必輸嘛,再說薩麥爾也是個要面子的人,如果被人血洗,這可是狠狠打他的臉,他喜歡打別人的臉,可未必喜歡別人打他的臉,如果不是生死關頭,他可不會跑路,任由自己的老窩被人抄了的,哪怕這里實際上什么都沒有……”

    秦陽聽著空氣中那依舊如同悶雷一般不斷響起的聲響,笑道:“我說你這安穩如山的,這是對薩麥爾有信心啊。”

    陸天生笑笑,不說話。

    兩人就這么靜靜的等著,不多時,空氣中再度響起了一連串沉悶的響聲,然后空氣陡然一下子歸于了平靜。

    秦陽和陸天生兩人對視一眼,彼此都有著兩分隱約的緊張。

    戰局應該結束了,到底結果如何?

    兩人靜靜的等了一會兒,一條人影從遠處掠起,如同飛鷹一般掠過長長的距離,輕飄飄的落在了前方的院門口。

    陸天生和秦陽再度對視一眼,兩人都同時松了一口氣。

    薩麥爾。

    薩麥爾大踏步的走了回來,看著坐在院子里喝茶的兩人,直接轉頭走了過來:“你們倒是挺悠閑,就不怕我輸了直接跑了,人家打上門來?”

    陸天生笑道:“你這不是沒輸嘛。”

    薩麥爾搖頭,翻轉一個茶杯,倒了一杯茶水,一口氣喝了下去:“差點,這家伙實力好強,要不是我也有兩招壓箱底的絕技,恐怕今天就要栽了。”

    秦陽盯著薩麥爾:“真的是涅首領?”

    薩麥爾一屁.股坐了下來:“嗯,報仇不隔夜,這家伙應該用了什么基因修復液之類的東西,身體已經全部康復了,這次來是準備血洗混亂之城,不過交手一番,我吃了點虧,他也沒占到什么便宜,他看估計沒什么搞頭,便退走了。”

    稍微停了一下,薩麥爾補充道:“也幸好顧歡沒一起來,否則,我今天恐怕真的只有跑路了。”

    秦陽好奇的問道:“涅首領為何不帶著顧歡,否則,二打一,豈不贏定了?”

    薩麥爾笑道:“高手的尊嚴,顧歡雖然投靠了涅,但是他畢竟也是巔.峰強者,實力并不下于涅首領,他和涅首領之間更多是一種平等的交易,涅首領想要顧歡去干的事情,那也得顧歡自己愿意去干才行,像這樣二打一的事情,涅首領不在乎,他只在乎結果,但是顧歡卻在乎,高手嘛,都是比較注重臉面以及個人感受的。”

    秦陽哦了一聲,笑道:“這個顧歡好像挺有個性的,之前我被他抓了一次,他也沒拿我怎樣……”

    薩麥爾側臉看著秦陽:“嗯?”

    秦陽簡單解釋了一下自己和顧歡撞見的那一次,薩麥爾聽完笑道:“像是他干的事情,做這個事情固然是涅首領要求他去做的,但是這樣深入盤古去做某件很有挑戰性的事情對于顧歡這樣的人來說是很有興趣的,能人所不能挑戰自我才是他們感興趣的,你讓他們去濫殺一些實力低下的人,除開個別類似涅首領這樣只為目的不管手段的人,其他人都是不屑為之的。”

    秦陽笑道:“這就是高手的原則嗎?”

    薩麥爾哼道:“但求順心意而已,到了這個地步,還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夠脅迫我們去做什么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呢?”

    薩麥爾停頓了一下,手指了指秦陽:“好了,戲也看完了,你可以走了,走的時候小心點,別被那幫人給撞上了。”

    秦陽聳聳肩膀:“那我明天一早走好了,再住一晚上。”

    “隨便你。”

    薩麥爾站起身,對著陸天生道:“我這一戰有所領悟,可能要閉關一段時間,有啥事你幫著盯著點。”

    “好!”

    薩麥爾說完后便不再搭理兩人,站起身直接回到了屋子,身影消失在屋內。

    秦陽回過頭,看了◇零零看書網◆一眼薩麥爾消失的背影,眉頭微微皺起。

    閉關?

    總覺得薩麥爾的行為似乎有著兩分匆忙的感覺,難道是在剛才的戰斗中受傷了?

    秦陽轉過頭看向陸天生,卻發現陸天生也正好將頭轉回來,眼中若有所思的模樣。

    兩人眼光在空中對碰,然后又都有著兩分微妙的收回了目光。

    看來不止自己這么想呢?

    秦陽心中嘀咕了一句,站起了身子:“我去收拾下,準備走了,下次再見。”

    “嗯。”

    陸天生捧著手里的茶杯,恩了一聲,身子沒動。

    一直到秦陽都要走出視線了,陸天生冷不丁的忽然問道:“你晉級后,你的感知距離是多遠?”

    秦陽停下腳步,想了想道:“大約三百米吧,怎么?”

    三百米?

    陸天生的眼睛陡然睜大了兩分,眼光中充滿了震驚,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神情略微有著幾分迷惑的秦陽,神情恢復淡定,擺了擺手。

    “沒事,就隨便問問……三百米,還不錯……”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