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大王饒命 會說話的肘子

1275、吞天(第二更)

    李黑炭奪旗意外的讓整個將虎營都動了起來,李涼原意是只要讓將虎營成為一盤散沙就可以了,結果現在出了這種狀況,卻把整個將虎營都給扯了出來!

    而安東尼便帶著賈桑伊和主教開始了瘋狂的收割,城池里面追隨軍旗而動的將虎營士兵就如同麥子一般,一片一片的倒下。

    呂樹平靜的看著全城的殘骸說道:“端木皇啟被拋棄了,棋盤上沒有他的位置了。”

    這個時候幕后黑手都還未出現,恐怕是要旁觀著端木皇啟走上絕路,這滿城的殘垣斷壁與安靜的西都行宮相映起來,充滿了殘酷與冷血的味道。

    對方拋棄端木皇啟,就像是端木皇啟拋棄了那兩名大宗師與將虎營一樣,并無什么太大的區別。

    這世上的陰謀詭計者最終會被時間推往深淵,從無例外。

    此時內殿直圍困的大宗師也到了將要力竭的時候,將虎營已經成為歷史。

    那位西都大宗師身上的袍子忽然無風自動起來,張衛雨等人赫然發現那蟒服袍子上的黑蟒竟然動了,只不過與那十二名蟒服客卿不同,蟒服客卿的黑蟒凝聚了法相后碩大無朋,可吞人血肉。而這位大宗師身上的黑蟒卻鉆到他自己的手臂上一口咬下吸食鮮血,而后竟分解成了一枚枚極細的黑針!

    張衛雨在通訊頻道內大吼:“老小子要玩命了,小心!”

    他話音剛落,所有人便聽到叮的一聲,一枚黑針竟悄無聲息的飚射到了張衛雨的面門,還好張衛雨躲閃及時,那枚黑針僅僅在他頭盔上留下一道刻痕。

    然而撼山鎧多么堅固大家都心里有數,這黑針若是躲閃不及恐怕真的能當場殺人,而且黑針如牛毛,數量實在太多了!

    就在此時張衛雨等人竟聽到有人倒吸冷氣的聲音,他們尋著聲音望去赫然看到陳祖安已經拉開了面甲,長大了嘴巴朝黑針飛射的方向吸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那位西都大宗師在內!

    下一刻,那些黑針仿佛不受控制似的竟然全都被陳祖安吸進了大嘴巴里,就連西都大宗師的操控都不好使了!

    張衛雨都懵逼了,這又是個什么神仙天賦啊!?不是說陳祖安僅僅比較能吃嗎,這怎么什么都吃啊!

    旁邊的成秋巧急了:“你咋啥都吃呢,小心有毒!”

    陳祖安抹了抹嘴巴笑道:“放心,我的胃是個獨立的空間,根本不怕有毒!”

    西都大宗師愣在當場,他縱橫呂宙上千載,不知道和多少高手交鋒過,今天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古怪的功法,他喃喃道:“這是什么術法?”

    陳祖安洋洋得意道:“吞天!”

    他身旁的成秋巧聽了直翻白眼,真不要臉。然而那位西都大宗師卻信以為真了,張衛雨趁此機會在通訊頻道中低喝一聲:“動手!”

    那西都大宗師本就是強弩之末,被天下潮的潮汐碎片圍困當中動彈不得,現在失去了最后的搏命手段已經萬念俱灰!

    “來自趙慶勇的負面情緒值,+1000!”

    此間似乎已經塵埃落定,一場大戰終究會結束的,而結束之后戰場里面還有什么呢,只剩下倒塌的屋舍和婦孺的哭聲。

    將虎營的尸體鋪路,有些甚至扭曲的掛在斷墻上,也許生前還是個挺英武的漢子,現在卻只有亡魂了。

    只是此時呂樹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感覺到有一股能量猶如流星一般朝著呂小魚匯聚而去,那能量是無形的,只存在于呂樹的感知之中,其他人甚至壓根就沒察覺到這回事。

    這些能量從何而來?呂樹驚異間心想,這不會是戰場中的所有將虎營亡魂吧,也包括了那位西都大宗師的!

    呂樹低聲問道:“第五層主星上有了新的天賦嗎?”

    呂小魚默默的點點頭,卻沒解釋什么,呂樹也沒多問,這就是兩個人的默契。

    之前呂樹以為呂小魚的暗圖會在第六層主星時才有新的質變,因為他的星圖里第六層主星除穢就是一種質變,甚至凝聚了人形,更有了執掌心劫的白色火焰。

    只不過沒想到,呂小魚的暗圖竟然在對應扭頭葫蘆的第五層主星便有了新的天賦神通,想想也是,他的前四層都是劍:吞賊大劍、雀陰、伏矢、尸狗,到了葫蘆這里就變的不太一樣了。

    呂樹望向西都行宮,那里就是自己西州之戰的終點了。

    當然他很清楚,殺掉端木皇啟并不是什么終結,只不過是那場恩怨里的真正序曲而已。

    此時御龍班直站在戰場當中喘息著,這場戰斗的強度超乎想象,縱使是李黑炭、李涼他們這樣的一品高手也有點疲憊了,但是沒人坐下休息,僅僅是拉開面甲喘息而已。

    空氣中有些腥臭,那是血液在地上流淌又干涸后的味道,這座西都城池沒法住人了,就算勉強住下去恐怕也會生病。

    李黑炭抬頭發現呂樹正朝著自己飛來,他有點慌了,小聲嘀咕道:“怎么辦,大王恐怕是生氣了。”

    李涼沒好氣的說道:“你也知道自己剛才有多莽撞嗎,你還知道害怕?放心吧,大王也不會真給你訓到狗血淋頭,他知道你進步已經很大了,他說什么你就說自己可以繼續學,愿意繼續努力進步就好。”

    此時呂樹已經來到李黑炭的面前,他瞪著李黑炭沒好氣的說道:“挺能耐啊扛著人家西州的軍旗到處亂跑,號令將虎營是不是特別好玩,咋的,當御龍班直不過癮?你還想當西方天帝?你覺得你行嗎?”

    李黑炭愣了半晌說道:“我可以學。”

    呂樹:“???”

    李涼:“……”

    御龍班直全體:“……”

    “滾滾滾,”呂樹轉身就走:“打完仗老老實實跟我回地球,我單獨輔導你文化課!看著你寫作業!”

    “來自李黑炭的負面情緒值,+199……”

    說著,呂樹抬頭望去,西都行宮大門敞開,可主殿里一片黑暗。

    他慢慢的朝前走著,御龍班直與內殿直慢慢匯集在他身后,就像烏云一般壓向那座陰翳的行宮。

    ……

    今天兩更

    請記住本書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电子游戏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