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大王饒命 會說話的肘子

586、出發羅布泊(第一更)

    如果說各個甲級資質天才返校是聶廷與石學晉用來刺激普通道元班學生的手段,那么呂樹就是聶廷和石學晉想要用來刺激那些甲級資質天才的手段。

    當然,也有用那些甲級資質天才激勵呂樹的意思,此時此刻甲級資質天才們完成任務歸來,每個人身上都多了些許彪悍的氣息。

    這次任務可謂是九死一生,當他們真正直面生死之后必然會快速成長。

    當這80人回歸各自屬地的修行學院時還在普通道元班學生內引發了一場轟動,因為這群天才離開前與回歸后真的已經判若兩人,而且氣質由內到外都能被察覺到與眾不同之處。

    在聶廷和石學晉看來他們成長的很快,搞不好未來很快就有人能夠晉升B級,呂樹成長的比他們還快,但是如果呂樹松懈,搞不好什么時候就被對方超越了。

    橫豎呂樹現在是不會出去了,那就多加利用吧。

    聶廷掛掉電話之后石學晉笑道:“你說呂樹這次去了羅布泊,能不能和那些天才們相互激發斗志?我倒是有點疑惑,李弦一從未說呂樹是他的徒弟,可怎么好像是傾囊相授的樣子,劍閣的氣海雪山秘訣可不是誰都能傳承的。”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靈氣復蘇的時候他便一直是李弦一的鄰居,那個時候李弦一根基破敗肯定非常想傳承衣缽,估計是因為這個才會讓呂樹有了學劍的機會,只是不知道呂樹到底算不算李弦一的徒弟,李弦一又有沒有試圖拉攏呂樹進入基金會,”聶廷平靜道。

    “你指望呂樹去繼承基金會的偉大理想?算了吧,”石學晉笑道。

    兩個人有一茬沒一茬的聊著,忽然間聶廷的電話響了,聶廷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接起來:“李一笑?有事嗎?”

    電話里李一笑忽然問道:“我能不能也要一張特批入學的條子?我最近感覺自己在文化程度方面有點匱乏,所以想進學校再深造一下……等我文化程度高了一定可以更好的報效祖國。”

    聶廷深深的吸了口氣:“滾。”

    ……

    呂樹送走了李一笑就開始收拾東西,無非就是一些換洗衣服和在遺跡里可能會用到的東西,最多的還是一些食物儲備。

    他又隨便在網上看了一下關于羅布泊的信息,那里是典型的雅丹地貌,地勢古怪嶙峋。滿眼望去都是荒漠,植被稀少。水源是個大問題,但既然天羅地網帶著幾萬人挺進荒漠必然會在這方面做好準備,而且有陳百里在,陳百里身上是有天羅地網配給各個天羅的空間裝備的。

    具體的一些奇怪傳聞多以民間故事的形式存在著無法斷定真假,呂樹覺得在靈氣復蘇時代里修行者們可能很強了,甚至可以完全無視那里風沙等等外部環境的制約。

    但是既然那里能夠出現遺跡,恐怕危險就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他們要面對的對手可能不是自然環境,而是真正的古怪生靈與文明。

    呂樹從李一笑那里得知各個甲級資質天才們完成任務歸來一個個得到了蛻變,均是九死一生之后的化繭成蝶。

    現在又要把所有修行學院的學生拉到遺跡里面去練兵,不得不說天羅地網的節奏是越來越快了。

    鐘玉堂通知呂樹夜里出發,呂樹下午還專門去買防風眼鏡和沖鋒衣,他倒是不畏寒冷什么的,但是風沙太大導致睜不開眼鏡也很煩人,索性準備的齊全一些,這些付出跟探索遺跡可能獲得的收益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呂樹為了買這些東西,光是砍價就用了足足3個小時時間……

    等到鐘玉堂安排的車輛來接他時,呂樹還在商場里面呢……

    呂樹回家的時候竟然發現鐘玉堂親自等在他家門口,鐘玉堂沉默了很久:“你能告訴我你去干嘛了嗎,耽誤這么長時間?”

    呂樹沉吟了兩秒:“作為一個天羅地網的成員,我去跟本地的一些市民了解一下他們對于靈氣復蘇之后物價的看法。”

    “嗯,了解的結果呢?”鐘玉堂木然問道。

    “我發現靈氣復蘇后本地物價有點虛高,所以我糾正了他們這樣不正確的思想,”呂樹說道。

    “不就是在商場里面跟人家砍價,五雙襪子你砍了一個多小時,所以我真的是第一次見有人把砍價說的如此清新脫俗,”鐘玉堂面無表情的說道。

    “來自鐘玉堂的負面情緒值,+666!”

    “哈哈,這事鬧的,”呂樹禮貌而不失尷尬的笑了起來:“車在哪里呢,我們什么時候走。”

    按照原計劃,呂樹將搭乘專車前往位于三州交界處的道元班營地,然后從那里搭乘運兵車出發前往羅布泊。

    等呂樹到達營地的時候才被告知,其他道元班學生已經出發了一天多時間了,剩下的最后一批都是因為在實際對抗演習中受傷的學生,只有7個人。

    他們傷勢對于行動有影響,所以要先留下治療等待愈合才能上路。

    當他們八個人集合的時候,那7個人并沒有在營地里見過呂樹。而且其他人都是背著很整齊的裝備里面還有每個人自己的單兵口糧、帳篷等等,只有呂樹是雙手空空的。

    這種感覺就很怪異了,就好像其他人都是要全副武裝上戰場的,而呂樹則是要去旅游似的。

    七個人本身不是一個隊的,但是住在醫療所里早就熟悉了,有人小聲嘀咕:“這誰啊,膚白面嫩的一看就不像是經過集訓的學生,別是哪個開后門進來的吧?”

    這種情況在他們想象中也是正常的,畢竟以往上學的時候不就有些特權學生逃軍訓啊什么的。

    “我覺得差不多,你看他根本不像是被太陽曬過的,而且那些甲級天才比咱們還黑,他肯定也不是甲級天才,”有人小聲說道,他們是見過甲級資質天才的,基本上所有人經過集訓已經都被曬的黝黑,這種高強度的集訓就算是女生們天天抹防曬霜都不好使。
电子游戏软件